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解毒之人
    ,!

    一直以来,我军在战术上略胜一筹,却在士气上略逊一些,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敌军只有在攻下城池以后才能吃上一顿饱饭,自然是拼尽全力,故而,将军一直僵持不下。

    此次,出战之前,主帅还命人彻查军中奸细,更让众将士心中忐忑,据说是乘皇郁国主帅离开大营之际大举进攻,对方主帅偏好生生得出来应战,别说是兵,就是将领的心中也有些动摇,这仗,自然是败了!

    晟王与卓枫皓按照计划追击,左右夹攻青桐城,葛清平更早便带数十名高手侵入城中,与城外里应外合,不出三个时辰便拿下了青桐城,只有零散敌军逃出城去。

    这一战,近十万阜羿军葬身,血流成河,皇郁国的军队也是死伤惨重,好在,赢了!晟王与卓枫皓还没有因战事结束而放下心来,卓枫皓忙着安排敌方残军的围剿,己方的布防,战场的清理等等,而晟王,忙着找寻九皇子段辰霖的下落。

    项瑞雪昏睡了一天一夜之后才转醒,一间小屋,一张简陋的床,尤其听着外头熟悉的言语,她安心地笑了。看见温婉儿,又感觉自己还在做梦,是肩膀上的疼痛让她清醒了些,她失血过多,这会儿还虚弱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听温婉儿说。

    那天她们分开以后,温婉儿被带去了安置伤员的地方,整天帮士兵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甚至刷马桶,辛苦了几日,几个时辰前,有人专门找了她来,她才知道瑞雪受了严重的伤,要她前来照顾。

    与死亡擦身而过,项瑞雪还是后怕的,听着温婉儿的抱怨,瑞雪想着,婉儿姐姐在皇陵时也鲜少干重活的,想必是累极了才有所抱怨,若是辛苦些便能把九皇子救出来就好了。她想问问婉儿战事如何?九皇子如何?偏偏说不出话来,手也麻得动不了。

    闻着药味越来越近,项瑞雪一看,是二哥项瑞阳端了药来,见瑞雪醒了,十分激动,一个大步来到瑞雪的床前嘘寒问暖。

    狱中昏暗,瑞雪此时才好好看了她二哥,比以前精壮了许多,可脸色的伤痕、惨白地脸色说明他自己的身子也未大好。

    项瑞阳见瑞雪一脸忧心,笑着说:“小妹放心,我军大胜,青桐城已收复,攻下石阳县指日可待,至于九殿下,他被敌军带走了,不过眼下敌军势弱,他们既然将人带走,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相信两位王爷和诸位将军会有办法救他的。”

    还是二哥了解她,项瑞雪听完松了口气,连喝药也不觉得那么苦了,吃完药安心地睡了。

    阜羿国损失了近十万将士,主帅战死,兵力大减,三日后便递了降书,表示愿意归还石阳县,并将罗县割让给皇郁国,但要求皇郁国释放战俘,他们愿以九皇子做交换。

    晟王与卓枫皓看到降书,没多犹豫就接受了,那阜羿国怎么说也还有十万多的士兵,若对方固守,也讨不到多大的好处,反而会让己方粮草、药材吃紧,或让对方有机可乘。

    但是,他们也绝不会便宜了对方,收下降书,却还让将士们每日在青桐城下操练,那处距离石阳县最近,敌军的探子必然能看到!

    又过了几日,瑜王到达青桐城与阜羿国使者洽谈投降事宜,救回九皇子的事情也一并交于瑜王。葛清石开始接管主帅事务,晟王与卓枫皓都回到了焦桐堡。

    卓枫皓这几战下来伤痕累累,到了此时才可安心休养一番。晟王外伤都不重,可连日的劳累触发了他体内的毒,仅靠丹药已无法压制,白贤逸每日为他行针治疗才好些。

    卓枫皓到了焦桐堡便去看过项瑞雪,不巧,项瑞雪正睡着,得知她无大碍也放心了。晟王只晓得她被白贤逸救了,并不多关心一下。

    待晟王身体稍好些,白贤逸就拉着他去看项瑞雪,还将温婉儿与项瑞阳都支开了。晟王本还疑惑,依着白贤逸给雪丫头把了脉之后,心中了然。他看着白贤逸问:“你打算用她?”

    “自然是,符合这年纪,这体质的女子实在难找,现如今遇上了,岂能错过!”见晟王沉默,白贤逸紧接着说,“她就一个犯了欺君之罪的宫女,能换你一命是她的福气,再说,还有一成的机会活下来。”

    他顿了顿,见晟王仍未下定决心,心中也有几分火气,“莫再说什么不妥的,半年前就生生放走了一个,那姑娘有点身份,是有些麻烦,所以我也不说什么,但今儿这个,你不同意我也照样动手!”

    晟王叹了口气:“我没说不同意,雪恋花之事,她也帮了我一个大忙,实在不想亏欠太多,该想想如何安置她,剩下的日子,总得好好待她。”

    白贤逸这才笑开了:“这个放心,她现在太虚弱了些,受不住药力,我们等合适的时候再着手,人不跑就行。”

    既然决定了,晟王自然要认真安排,宫里好说,段辰霖也好说,倒是卓枫皓那里得有个正经的交代。这丫头方才立了功,又是卓枫皓的故人,什么样的理由能够说得通呢?

    略想了想便作罢了,自家兄弟,直说又有何妨!大步走进卓枫皓的临时书房,见桌子上散落着几个小纸团,取笑道:“偷懒了这么些年,连个公文都不会写了?”

    卓枫皓抬头撇了他一眼,继续埋头写,刚写了两个字又讲纸揉成一团,再次抬头看下晟王,将纸展开递给他说:“你看怎么办合适?”

    晟王接过一看,一挑眉,一思索,说:“你此番回去自身难保,想要保一个宫女,怕是会火上浇油。这样的事,还是交给我来办比较妥当。”

    “你?!无利不起早,为何要帮这忙?别说是因为我。”卓枫皓有些意外,他竟然如此轻易答应帮忙,若是往常,必要讨点好处才是。

    “这么就不能是因为你啊,我们多好的兄弟是不是。”

    卓枫皓看着他,笑而不语。

    晟王坦白:“我帮她自然有我的私心,具体的,暂时还不想告诉你,能告诉你的是,是她帮我找到至关重要的雪恋花,我顺手帮一回也是应当的。你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你帮她又是什么目的?”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谁也别想打马虎眼。

    “一个不错的掩护,一枚听话的棋子,这样的回答,你满意么?”

    卓枫皓都那般说了,他能说不满意么,没想到时隔多年,两人的眼光还是惊人得一致,晟王试探着问:“怎么就看中她了,换个人不成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