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瑞雪重伤
    ,!

    阿北因项瑞雪突然的尖叫分了神,被那俘虏避过,只伤了肩膀。他怒瞪瑞雪:“你闭嘴!”再次挥刀砍想俘虏,竟被暗器阻挡!他警惕地环顾四周,立即有人攻了上来,两人打斗了起来。

    项瑞雪还没看清楚来人,便被白发老者拉着跑了起来,不久,阿北也跟了上来,身上有些血腥味,刀只剩下半截,那满满一篓的药,也只剩下半篓。

    这迷雾森林,越到里面,雾气越是浓厚,方才慌不择路,等缓过神来已分不清方向,兜兜转转了好一阵才找到了方才的链子,沿着链子回到了出口。

    见了晋公子,阿北立即跪了下去,道:“主子,属下在林中遇见了皇郁国主帅的,还交了手,对方有两人,另一人为救俘虏,并未出手对付属下,但属下不敌那主帅,若不是雾气太重,属下没有把握逃脱。”将残刀递给晋公子,“属下这把刀也是一等一的兵器,能一剑将它断成这样,除了敌军主帅的那把长剑,属下想不到别的兵器。”

    小三爷看了看阿北的伤势,才拿起残刀:“好剑,那样的绝世好剑怕世间没有第二把,定是那人无疑!没想到一方主帅会在这儿,给了我们绝好的机会!”疑惑是有的,但想到军中那个身份不明的俘虏,心中有几分明了,看来这个人的身份不亚于那一位王爷。

    稍一停顿,一双犀利的眼看着项瑞雪:“你之前在林中有没有见过他们?你是怎么混进城的?”

    项瑞雪不自觉得后退了两步,还是被晋公子一把抓住,她紧张得摇头:“没见过的,之前这里都没见过人影啊!”见晋公子还瞪着自己,瑞雪着急得哭了,“真的没有见过,真的,真的,不然我也不跑那么远去找吃的了。”

    “你怎么混进城的?”小三爷再次问。

    “我,我,跟着兵大爷们进去的!”看着晋公子的眼睛,知道他没有相信,又说,“我没撒谎,我还记得旁边一个人脸上挨了刀,眼睛都瞎了,还有个人明明伤了胸口,却捂着脸,可奇怪了。”项瑞雪怕他不相信,边说还边在自己脸上比划着那人的伤势。

    这个方式太过冒险,倒却又成功的可能,说辞自然是白贤逸教过的,本以为昨日便会问起,没想到此时用上了。

    白发老者帮阿北包扎完毕,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说:“确有如此伤势的兵,我昨日见过。但是更在意那捂着脸的。”

    小丫头的虽是男子装扮,身形看上去就不像是个兵,连她都能混进城中,那……晋公子脸色铁黑,吩咐近侍:“立即回城通知主帅,一、有奸细混入军中,务必严查!二、派人去迷雾森林到焦桐堡的各个路口查探,有任何消息速速来报。三、派两千精锐于我,再派兵围住这迷雾森林,对方人手必定不多,我必将敌军主帅擒拿9有,让主帅莫要错过了对方主帅离营之机!”

    晋公子一松手,项瑞雪便找了个角落躲起来,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想伺机逃跑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直觉告诉她,若此时妄动,只有死路一条。

    偏偏不能如她所愿,晋公子服了药,拎了项瑞雪就往迷雾森林走。白发老者忙着制药,阿北重伤,林子里的人又不好对付,药材不足的部分只能由晋公子亲自出马,不过,认识那药材,又能进去的,只有项瑞雪了!

    项瑞雪不敢耍脾气,小心翼翼地跟着晋公子。晋公子带的人手脚利索,挖起树根来似乎熟练地很,速度且安静,项瑞雪找的还不够他们挖的。

    转了一圈回到他们挖过的地方,项瑞雪知错得抱着头蹲在一旁,晋公子听阿北提过这丫头不识路,也没把她怎么样,只叫她继续找!

    有动静!一个岗哨模拟两声鸟叫示警。这在别的林子中想来是好用的,在这冬天的迷雾森林中,是自我暴露的举动,因为这里根本没有鸟!

    不多时,他们便被围攻了。这次,项瑞雪看清楚了来人,是她的卓叔,褚勇也在,她真想飞奔过去,可她自知没能力保护自己,若像九皇子那般被抓了,反而坏事,她暗暗告戒自己,要忍耐!

    她躲在角落,哪一边也没来找她麻烦,她渐渐地退出战圈。眼看就要成功了,项瑞雪又被人拎了起来,转头一看,是晋公子!

    项瑞雪气闷,手中匕首迅速刺向晋公子,乘他吃痛脱手之际,一脚踹开他,跑向卓枫皓。

    晋公子根本没有防备项瑞雪,被匕首刺中,又被踹了一脚,但也让他清醒了,他立即拔出匕首,奋力投向项瑞雪!

    “丫头小心!”卓枫皓被人阻挡,没能及时施救,唯有出声提醒。

    项瑞雪听到声音,身体本能地往旁边躲,可还是晚了,匕首刺穿了她的肩膀!

    晋公子很想再补一刀,但已经没有机会了!他在属下的掩护下,独自一人逃了出去。

    褚勇赶忙去看项瑞雪,人已昏迷,将她轻轻抱了起来,点了几处大穴为她止血后仔细查看,确认没有伤到要害,可这样的伤势也非寻常军医可以医治,在卓枫皓的准许下,褚勇抱起项瑞雪,带四名护卫飞奔焦桐堡。

    焦桐堡正在紧张地备战,她一个宫女的伤势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褚勇将她带到了白贤逸的房间,并派人去通知白神医,却久等不来。宫女身份低微,通知过了也不好催促。

    一个时辰之后,白贤逸才得空来看一眼项瑞雪,才一眼,他便生出一丝悔意来:怎么就不早点回来呢,险些耽误了一条人命。待仔细把脉,白贤逸紧锁的眉头迅速舒展开来,随即又皱得更紧了。褚勇在一旁看着也随之忽喜忽忧,见白神医神情专注,不敢打扰,只能在一旁安静地帮忙。

    白贤逸使出浑身解数,忙了足足两个时辰,耗费了好些珍贵药材,才将项瑞雪从死亡边缘拉回来。此次行动,这丫头立了大功,要是在他手上没救回来,少不得被晟王一顿责罚,更不用说她对晟王来说还有更大的用处。

    此时,卓枫皓在迷雾森林奋战,功景天手持方天画戟,佯装成卓云在城门外应战,待对方几次佯攻,“确认”城中无主帅之后,大举进攻。此时,晟王殿下穿上主帅军装,手握龙吟剑,率众军迎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