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接头
    ,!

    日落西山,俘虏们被分批押解回来,一个个疲惫不堪,大多数人身上都有伤痕,最多的是鞭打的痕迹,更有些事被同伴架回来的,想必是伤势严重。在项瑞雪打量他们的同时,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她,碍于诸多的看守人员,谁都没有说话。

    项瑞雪的牢房门打开了,十几个人进来,牢房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随后,他们喊了瑞雪出去,让她给各个牢房分饭,说是饭,不过是水混着少量米糠,一些菜叶子,一人一片菜叶子都分不到,更别说吃饱了!

    项瑞雪见看守的人只守在门外,便悄悄将方才老者给的一个米糠大饼捏碎了混在其中,明知远远不够,也没别的办法。她用身子挡着,外面的人看不清楚她在做什么,里面的人看得明明白白。

    趁着分饭的时候,项瑞雪乘机仔细寻找九皇子,没想到,九皇子没有找到,却意外看到了亲人,她的“二哥”,项瑞阳,两人诧异地对视了一会儿,她鼻子酸了,眼睛红了,可现在,再多的话,再多的疑问都只能藏在肚子里。还有一个,是卓叔给她看的五个人之一,严禾木,就在隔壁的牢房。

    项瑞雪照旧分了饭,分完之后,便去门口敲了敲门,说:“分完了,大饼。”看守自然不会给项瑞雪大饼,倒也没难为她,将她丢进牢房里了事。

    项瑞阳暗暗看着瑞雪的举动,满脸疑惑,只是两人隔了一个牢房,无法交谈。严禾木也不露痕迹地观察着她,想着她会不会是敌军派来刺探消息,或者监视他们的。

    夜深人静,待门外看守昏昏欲睡之时,项瑞雪抓了地上的一颗石子,丢向严禾木,见他抬头,轻声说:“石头人开口。”

    严禾木本来就戒备着,闻言一惊,这是一句歇后语:石头人开口——说实话,这更是一句暗号!按项瑞雪的样子,连参军的年龄都不够,又岂会知道只有部分将领才知道的暗号?!莫非有人背叛?!他的疑虑更深了!沉默着并未开口。

    项瑞雪见对方凶巴巴地看着自己,小嘴不自觉地嘟了起来:“怎么偏偏遇上你这木头桩子,卓叔让我来传话的,你还凶我!”

    “木头桩子”是几个好友之间私下对他的称呼,恐怕没人会招供这个!卓叔?!莫不是……“禾木,她是我妹子,我信她,让她带话之人是卓云。”项瑞阳因为瑞雪的到来而毫无睡意,在听到她的话之后更为担忧,卓云是与他们同时来到西冉山的,当时并未带着她,那她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与卓云联系上的?卓云交给她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不可能只是带句话而已。

    “怀里揣琵琶。”严禾木轻轻说出后一句,也是歇后语,意为:往心里谈。他听到项瑞阳的话,心里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自然愿意相信她,只没想到眼前之人是个女孩,暗想着卓云一向很有分寸,怎么会让一个小女孩冒这么大的风险。

    项瑞雪听到他对上暗号,终于笑了一下,招招手示意他靠近,随后往自己的里衣里头翻弄,拿出了一些东西。

    严禾木靠近瑞雪,想问她目前战况如何?他们被俘已有数月,只能从敌军的反应中判断出些许情报,并不准确,可想到眼前不过一个小女孩子,便没有问出口。

    “‘援军已到,我军已在青同城下,望兄弟们再等一日,一日后见机行事,若遇到那位,照应一二。’这是卓叔的原话,另外有东西给你。”项瑞雪将东西递了过去,一小包金疮药,一封密函,三根细针。

    严禾木接过东西,诧异地问:“项家妹子,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项瑞雪摇摇头,说:“我没有刻意找你,碰巧而已,你是卓叔给我看的五个人之一,如若有合适的时机,便将东西给你们,否则就放弃这个任务。”

    很明显,给他们送信是次要的,那么,严禾木想到了一个可能:“你是为前几天被抓回来的那个人而来?”

    前几天被抓的人?他说的应该是九皇子,瑞雪点头又摇头,说:“我救不了他,也救不了你们,不过,只要按照卓叔说的做,卓叔自然能救大家。”

    严禾木听得糊里糊涂,只有一点比较清楚:卓云正在试图救大家!只是这一点,便是在座所有人的希望!

    次日天才蒙蒙亮,便有人进来带走项瑞雪,瑞雪还未睡醒,迷糊地抱着牢门的柱子不肯走,眼看着鞭子就要落下,瑞雪嘟着嘴开口:“大饼,说好带路给大饼吃的。”

    白发老者抬手拦住了挥鞭的士兵,对瑞雪说:“出来便给你粥喝,只要你好好带路,我们定然不会饿着你。”

    瑞雪把柱子抱得更紧了,嘟着嘴说:“我不信,你说的粥其实就是水吧,昨晚这儿就只分了桶水当晚饭,他们一个个都饿成皮包骨了,还不如我在林子里吃得好呢。”

    “小丫头,你可想好了,要么在这里饿死,要么乖乖带路!”白发老者也没耐心与一个小丫头废话。

    项瑞雪委屈地扁扁嘴:“大饼。”

    白发老者不耐烦,挥了挥手,便有一名士兵给项瑞雪送了一个米糠大饼。

    项瑞雪欢喜地咬了两口,便小心翼翼地将大饼放入袋中,还用手在外面摸了摸,看到一个圆圆的大饼后笑着对白发老者说:“老爷爷,我们走吧!”士兵们还从牢房中挑选了两个瘦弱的人一并同行,项瑞雪猜到是要用这两人试药,此时的她不能加以阻止,唯有灵活应对。

    乔禾木在两名小兄弟被带走之时奋力反抗,还被暴打了一顿,心里却安心了些,虽不知卓将军的计划是什么,但由一个小丫头来执行必然让人不放心,有两个人跟着,就算有什么事,好歹不会孤立无援。

    在他们走了之后,有人在项瑞雪刚才抱柱子的地方发现了一个被咬了一口的大饼,愣了片刻之后便是由衷地感谢。

    项瑞雪被带出来才知道,今天领头的人并非白发老头,而是昨日一直未曾开口的一个黑衣男子,其余的人都称呼他为“晋公子”。晋公子身姿挺拔,面容俊俏,看似比卓叔小上几岁,倒也比九皇子成熟稳重得多,就是神情颇为冷峻,让人不敢靠近。

    后面被带出来的两名兄弟被捆绑着装在囚车里,项瑞雪则是由昨天的青衣壮士看管,一起骑马前行,听白发老者喊他“阿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