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潜入
    ,!

    料到救人不易,成功的概率不足百分之一,下一步早已有了安排,卓枫皓望着城门方向,白贤逸还未前来汇合,也不知事情顺利与否。

    早在开战之初,青同城内百姓能走的都走了,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阜羿国攻占城池之后,军队占用了很多房舍,许多流离失所的人便聚集在菜场一带。青同城内,白贤逸带着项瑞雪躲在暗处,担心这个丫头不懂事,办不成事还得白送性命,将该交代的事情都再强调一次才放她离开。

    随后,项瑞雪悄无声息地混入了人群。项瑞雪找到卓枫皓所说的老爷爷,对过暗号之后,便一封书信交给他。白贤逸远远望着项瑞雪,直到她顺利接头才悄然离开。

    老爷爷好好打量了项瑞雪一番,此时,项瑞雪穿着死人身上扒下来的破旧的军大袄,穿着明显过大的棉鞋,从头到脚都是泥,没有一处干净。老爷爷对这样的瑞雪满意地点点头,带着她四处走着,熟悉青同城的街道与敌人的位置,讲述他所知的敌军情报。

    随后,项瑞雪孤身一人潜入敌军的伙房,乘机偷了一个大饼,跑到一个破旧的屋檐下躲着,她咬了一口大饼,感觉味道不对,疑惑拿起大饼仔细看:这阜羿国好奇怪,居然用米糠做饼吃,往年家里就是穷到借米,也不吃这个啊!

    “不能嫌弃,一会儿一定要吃下去,现在我可是饿了好几天饿人!”瑞雪不断提醒自己。不过,她更苦恼的是刚才都没有人发现她!她将大饼藏了起来,再去刚才那个地方偷一次!

    再进伙房,还是没什么人,项瑞雪拿了两个大饼之后,顺势碰了一下桌子,发出了些许声响,果然有人发现了她。她拼命跑着,还快速往嘴里塞这大饼,还没跑出二十米远就摔倒了,一个大叔追上了她,将她拎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呵斥:“小王八羔子,居然敢偷军粮!看我不打死你!”

    项瑞雪手中的大饼被夺了过去,包中藏着的大饼也被翻了出来,人被重重踢了几脚,她不但没躲,反而抱住了那人的小腿:“给我口吃的吧,我愿意干活的,我什么活都会干,求您给口饭吃!”那人一直打,瑞雪便一直哀求。

    “臭要饭的,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说着,把项瑞雪从他腿上提起来,再次扔到墙角,挥起拳头正想再打,却发现自己双手上迅速冒出了一片片的红肿,他见过这种红肿,不由得尖叫起来。

    先前就聚集了一批人在周围看热闹,见那汉子叫出了声,却不知出了何事,此时,人群之中也有人惊慌起来:“快离他远点,这,这,这是迷雾森林的障毒,数月前曾去迷雾森林探查回来的人,先是皮肤红肿、浑身无力,待红肿变紫变黑,人也慢慢死去,无一幸免!”

    人群骚动起来,无人有暇顾及一个小偷。瑞雪乘机逃跑,只不过“逃”错了方向。她瞎转了一会儿,便有一名黑衣高手抓住了她,将她关在笼子里,带到了一个大厅之中。

    很快,便有几个人到来,围着项瑞雪上下打量。其中一个人皱着眉,一招手,瑞雪就被当面浇了一盆冷水,冲去脸上的泥渍。瑞雪缩成一团,冻得直哆嗦,不断哀求。

    一位白发老者带着手套抓住瑞雪的衣领,让她的脸抵在笼子的边缘,仔细看了看,又抓了她的手腕开始把脉,片刻之后,向为首之人禀报:“确是障毒,不过,毒已解,现在需要一副清热解毒的汤药便可退去身上的红肿。”

    一青衣壮士狠狠拽住瑞雪的头发:“说,你的毒是怎么解的?”

    瑞雪抱着头大哭,直嚷着:“不知道,放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

    白发老者示意壮士放开瑞雪,上前问:“小丫头,你若是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便给你大饼吃。”

    项瑞雪一听有吃的,立即点头。

    “你去过南边的森林对么?”白发老者“友善”地问。

    瑞雪点头。

    “那你出来之后,是谁给你看的病?”

    瑞雪一脸茫然,说:“没有生病,没有看过病,就是很饿。”

    白发老者很意外这个回答,想了想,换了个方式问:“你出了森林之后,都吃了些什么?”

    “老爷爷,大饼。”瑞雪似乎很不满意对方只提问而不给吃的。

    白发老者一愣,一吹胡子:我这么大岁数的人难不成会赖你一个大饼?!与一个小丫头计较未免太失风度。他取了一个大饼来,掰了一小半给项瑞雪,说:“好好回答问题,自然会给你。”

    真是小气!瑞雪心中暗想。好在是白面做得大饼,瑞雪一口吃下之后,说:“树根,树叶,还有大饼。”最后一个显然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为首的人眼睛一亮,问:“什么树的树根和叶子?”

    瑞雪一副很苦恼的样子,眼睛直直盯着大饼,苦着脸摇摇头说:“我不认得是什么树。”

    “你!”为首之人旁边的青衣壮士生气,却被白发老者拦下了,他劝说:“不过是个无知的孩子,不知道也没什么,待我细细问上一问。”

    在大饼的诱惑下,项瑞雪对白发老者的问题回答得很积极,只是,各种词不达意,问了半天也没能获得有价值的信息,好在,即使说不出,画不出,也还能看得出,他们只得留着项瑞雪到迷雾森林辨认到底是哪种树叶、树根。

    不久之后,他们把项瑞雪丢到了俘虏营中独立看管,似乎没有打算立即出发。

    此时,俘虏营的牢房之中,除了项瑞雪,空无一人,据之前的情报猜测,是被拉去干活了,也不知九皇子会不会在其中。空旷、安静,没过多久,项瑞雪就开始有些慌张、害怕,没有任何伪装和掩饰,她倔强地含着泪,双手紧紧抓住围栏,直直望着门口,期待着完成任务回到卓叔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