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祸不单行
    ,!

    卓云淡定地擦掉嘴角的血迹,颇为无奈地说:“要不要再打一拳消消气?”

    “混蛋!”晟王上前揪住了卓云的衣领。

    “之前的事,我是有错,可我没得罪你,你发什么脾气。”卓云说得自己有点无辜。

    众人汗颜,就算是镇西大将军,对晟王也得恭恭敬敬的,卓云一个低品级的将军跟他这么吵还没得罪?!这两人绝对是旧相识,可卓云到底是什么身份?之前没听说有这么号人物啊!

    “你既然跑了,怎么不躲一辈子?!你食言还怪我发脾气,别以为我真不敢把你怎么样!”

    “你想怎样就怎样!哪次不是由着你的性子!?”

    外面传来胜利的鼓声,可今天的鼓声与以往不同,似乎有些无力。紧接着,厅中闯进一个人来,“噗通”一声重重跪在晟王面前,留着泪恳求道:“求王爷救救大将军,救救我爹!”

    晟王这才放开卓云,定睛一看,是镇西大将军的长子,亦是左前锋大将葛清石,他身上有七八处伤,浑身是血,还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晟王连忙扶起,二话不说,道:“带路!”一群人紧随其后跟了出来。

    运起轻功,几人没一会儿便到了镇西大将军的身边,白贤逸连忙上前查看,多处刀伤,最严重的已伤及大动脉,鲜血不断涌出,金针出手,却还是无奈得摇摇头:“恕白某无能为力。”

    大将军忽然睁大了眼睛,直直地看向后方,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只依稀听得一个“卓”字。卓云快步上前,半跪在葛老将军身边,听候吩咐。葛老将军颤抖的掏出虎符,交到卓云手中,用最后的力量紧紧握住卓云的手,几度张嘴,却无力说话。

    卓云流着泪,反握住葛老将军的手,信誓旦旦地说:“大将军您放心,我卓枫皓誓死守卫焦桐堡,更要大败敌军,将他们驱逐出境。”

    葛老将军闻言,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将军!”刹那间,哭喊声响彻天际。

    没有时间沉溺在悲伤之中,简单地安顿之后,众位将领聚集在一起讨论当下局势,对于卓云接任主帅,自然有人心中不服,卓云年轻,经验有限,是在座最资历最浅的主将,只是,晟王在场,不可造次,得寻个合适的机会再议,而且,卓云确实有非常不错的战绩,葛老将军会选择他也有些缘由。除了战况,晟王还说出了一个坏消息:“九皇子段辰霖被劫持,这会儿估计已经到了敌军军营了。”

    卓云瞪了晟王一眼,说:“据探子来报,敌军在后方驱使我军俘虏做苦役,一般不会随便杀人,再说,就算知道他不是王爷,也和皇家脱不了关系,是个谈不上重要也并非一无是处的人,我想,他可以暂时保住性命,给我们营救的机会,还不会给我军造成大的困扰。现在,我们需要放出风去,让敌军知道,晟王已经抵达焦桐堡。”

    “万一对方恼羞成怒,杀了九皇子怎么办?而且,对方会相信自己绑错人了么?”右前锋刘将军提出疑问。

    “不管对方想要活捉宏王还是本王,目的都是为了得到一个有力的筹码,在不确定身份时,当不会轻易毁掉这个筹码。至于……”晟王的想法与卓云一致。

    “自然是晟王出战。”卓云将方天画戟抛给身边的副将功景天,对着另一个命令道:“褚勇,剑!”

    褚勇取下背上用粗布包得严实的剑,恭敬地递给卓云。卓云握在手中,用内力震碎了布条,露出了本来的样子:上好的木质剑鞘镶嵌着银边,剑柄看似普通,实则工艺精良,串着两个玉珠子的红色剑穗也非凡品。

    乔驸马认出了这把剑,瞪大了眼睛问:“龙吟剑?!这不是晟王殿下的佩剑么,怎么到了你的手里?”他还很疑惑,方才还在吵架的两人为何变得那么有默契。

    “这把是虎啸,与我的龙吟是一对。”晟王殿下代为回答,又看着卓云问,“你什么意思?要我躲在你身后?”龙吟剑与虎啸剑是为二人量身定制的极品兵器,削铁如泥,区别只在几处细节,一般人很难分辨,而世人皆知龙吟剑是晟王的佩剑,而消失了七年的虎啸剑,只怕没几个人记得了。卓云带着虎啸剑出战,敌军必然会认为他就是晟王。

    卓云神情复杂地看着虎啸,说:“对方的主将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进攻的机会,葛老将军英勇牺牲,必然对我军军心有所影响,我猜他们很快就会攻来,可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宜出战,更何况,我想到了一个计策,需要你配合。”然后在晟王耳边说了几个字。

    晟王挑眉:“就按你说得办。”

    果然,前方转来了紧急军情,敌军正面进攻焦桐堡。这本就在卓云的意料之中,防御的准备虽然仓促了些,起码赶上了。而现在最重要的,是重振军心!现在,任何慷慨激昂的话语,都只是重复葛老将军的话罢了,军情紧急,卓云只说寥寥几句:“葛老将军待所有兄弟如亲人,他牺牲了,大家都很难过,但是现在,我们要激发自己的斗志,漂漂亮亮地打胜这一仗,为他报仇,为他完成未完的心愿!”

    “好c!c!!!”战士们整齐响亮的声音应答了卓云的话。

    “出发!”卓枫皓身着主将战袍,手持虎啸剑,走在最前面。

    晟王轻轻擦拭龙吟剑,镇守后方。没多久,南烛和琪竭也到了焦桐堡,两人本想留个活口审问才多费了些时间,奈何对方都是死士,一被擒就服毒自尽。见他二人一脸疲惫还受了些轻伤,命他们先行休息,晚些时候,还有要事需要他们去办。

    乔家,是近些年入京的新贵,对一些陈年往事并不清楚,不过,不少闲言闲语还是听过的。乔驸马站在城墙上望着远方的那个身影,想着那把与晟王佩剑一样的虎啸剑,一些散碎的信息慢慢整合起来:卓云的原名叫卓枫皓,是一个自幼养在皇宫的孤儿,因他聪慧过人,备受皇上宠爱,几乎与皇子同等待遇,一度被疑是皇上的私生子。七年前,皇上赐婚卓枫皓与嘉琪公主,他却带着嘉燕公主逃婚了!而皇上,居然没有过多地追究。其中缘由,坊间曾有很多传闻,但谁也不清楚事情的真相。

    乔文彦身为嘉琪公主的驸马,不自觉地将自己与卓云进行比较:比相貌,乔文彦自认为是美男子,可卓云高大英俊,显得乔文彦有些矮胖;比文,乔文彦算得上是京城才子,却远不及晟王,听闻卓枫皓与晟王学识相当;比武,乔文彦根本不会武功;比家世,再显贵的家族都比不上皇上的宠爱。

    有那么一刻,乔文彦希望卓云死在战场上,再也不要出现在嘉琪公主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