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故人
    ,!

    宏王伤势严重,离不开大夫和药材,行踪被探查到很正常,他们几次遇袭却长留在此,也只有可能是宏王伤势不宜远行,可对方是什么目的,晟王有些猜测想要证实。在白神医为宏王医治之时,晟王找来了宏王的贴身侍从高远前来问话,得知刺客这几次的目的不是刺杀宏王,而是活捉。一个王爷若被敌军控制,其危害不言而喻。

    晟王还来不及思索对策,葛清平已前来报信:押运车队被袭,九皇子段辰霖被劫持,好在,粮草、药材未被烧毁,南烛独自追踪去了。

    “啪”一声,一张实木桌子应声而碎,段辰霖就算是个不受宠的皇子,身份也摆在那儿,更何况自己同他一道出来,若是放任不管,定被有心人利用,免不了不顾兄弟情分的言词,哪怕此时他晟王人手远远不够,也不得不去救!

    匆忙赶到事发之地,宁刚将军英勇牺牲,项瑞雪在混战中也受了点伤,因弄丢了九皇子而伤心地大哭。副尉戎兴耀轻伤,但经历尚浅,此等关键时刻还不足以担当重任,晟王不得已,让葛清平带领队伍继续前行,至于若谷山庄那边,只能等葛清言返程之后再行护送。

    这种时候,葛清平本不该离开晟王身边半步,他难得的不肯服从命令,好在,晟王府另一名好手骐竭及时赶到,才让葛清平放心些。葛清平与葛清言自幼跟在晟王身边,武功与办事能力皆是一流,南烛、骐竭是近几年进府的,办事算不得稳妥,武功是王府中最高的。项瑞雪想要跟着去,可刚才她追得急,扭伤了脚,只得留下。

    晟王、骐竭、白贤逸三人,沿着南烛留下的暗号追踪而去,发现对方是去往西冉山方向,估摸着是要尽快赶回阜羿国去,毕竟,这人质在对方的阵营之中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同时也为葛清平他们松了口气,至少表明,物资能够安全运达军营了。

    追了两天两夜,终于在西冉山脚下追到了他们。但对方相当警惕,又人多势众,贸然行动只怕救不出人还白白搭上自己。南烛告诉晟王,对方是把九皇子当成晟王给抓了,而九皇子一直昏迷,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弄错了人。原来如此,难怪对方爽快放弃了宏王,相比较而言,曾经权倾朝野的王爷更有价值!

    晟王带病前往路琴城的消息早就在京城传了开来,而九皇子向来无人问津,自然鲜有人知他也在押运队伍之中,而刺客在袭击车队之时,只有九皇子身上有皇家的饰物,自然被认为是晟王殿下。

    疲惫,却不敢有一丝的放松,冷冽地风让他们时刻保持清醒,四个人对付二十六个人,下毒这种手段不光彩,此时不失为一条妙计,白贤逸事先提醒,风的不可控因素太多,可不能保证药效!晟王、南烛、骐竭正面交战,白贤逸轻功最好,负责乘机捞人。

    毒药虽起了些作用,可对方早有防备,一遇袭便有几个人带着段辰霖先行离开,其余人员断后。那些人虽中毒,仍然很拼命,且人多,晟王等人竭尽全力未能救下九皇子,见他们带人走远,晟王留下南烛、骐竭善后,与白贤逸迅速赶往西冉山守军驻地,西冉山地域广,凭他们几人根本无从找起,只能通知守军,希望能让守军将人拦下。

    晟王匆忙赶到焦桐堡,得知焦桐堡南面山区两军正在交战,镇西大将军带着左右两大前锋前去迎战,焦桐堡留下威武将军杨子成与驸马爷乔文彦坐镇,得知晟王到来,都不敢怠慢,不过,晟王没空与他们细说原由,直接让他们吩咐守军严加防范刺客带人出逃。杨子成将军不明所以,乔文彦速度极快地复述了晟王的话,将命令传达了下去。这时,晟王才得空坐下来喝口水,细细说明原由。

    杨子成将军听完宽慰道:“晟王爷您放心,焦桐堡以北是宣威将军的防御范围,宣威将军乃是天生将才,谁遇上他都只有吃亏的份,静等好消息便可。”

    晟王挑眉:“如此奇人,本王孤陋寡闻,想听一听他的英勇事迹。”

    杨将军觉得宣威将军卓云是整个军队的骄傲,毫不吝啬地说起他的事迹:“宣威将军原是一名镖师,数月前参军到达西冉山,第一次出战,便夺取对方一员猛将的兵器,并用它取了那将领首级,大破敌军,镇西大将军破格连升数级,任宣威将军,命他守卫北方。他现在用的便是从那名大将手中夺来的方天画戟,自他守北边以来,敌军攻打北边就没有一次不是大败而归的。”

    正说着,有士兵来报,宣威将军有要事来商议,士兵还未出门,宣威将军已经跨进了门。他与晟王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愣了!晟王又喜又怒,卓云则是松了一口气。

    “你在这里,那被抓的是谁?”卓云看着晟王问。

    “卓将军,你未免太没规矩了,这位是晟王,还不行礼!”驸马爷乔文彦指着卓云说教。

    “人呢?你没救下来?!”晟王看到他背后的方天画戟,心中便有了不明的火气。

    卓云点头:“对方速度太快,我赶到时,他们已经跑了,我的属下说,他们挟持了晟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对于乔驸马的话,显然是忽略了。

    “你怎么偏偏不在?!”

    “你这话说得好笑,那么大片地方,我还能无处不在?!”

    “卓将军,还请慎言,不可对晟王无礼!”乔驸马扯着嗓子再次醒。

    “闭嘴!”两人异口同声地对着乔文彦喊。

    “你这是纵虎归山!”

    “你自己没抓到人,来抓我的错?凭什么我要给你收拾烂摊子?毒没解还不老实在京城待着,出来闯什么祸!被抓的是谁?对方为什么说是你?”卓云更想把事情弄清楚。

    “你!”被卓云说得不知从何回答,直接撩了袖子开打!比起段辰霖的安危,晟王对眼前这个人的火气更大。

    卓云闪过了几招,正欲还手,见晟王被人拦住了,也停了手,说:“没闲工夫跟你打架,你还要不要救人?”

    晟王猛得推开了白贤逸,乘卓云不备,狠狠打了他一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