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风雨前
    ,!

    休息之后,四处都找不到白神医的身影,可晟王一点都不着急,说,不用费心找他,他只是有事走开了,随后会跟上的。果然,在他们越过一个山头之后,一个脏兮兮的白神医回来了,带着一大包树根。那也是一种药材,虽不似雪恋花那般稀有,也不容易寻到,这次意外寻得,也是瑞雪的功劳。

    晟王让白神医教瑞雪一些防身的功夫,这一路虽没发生什么事,可后面的路只会越来越危险,靠谁保护都不如靠自己!白神医一问方知项瑞雪学过一些鞭法,还耍得不错。抽空让瑞雪演示一遍鞭法之后,更是惊讶,这是一套鞭法,结合了一种轻功的步伐而成的功夫,非常适合女子用来防身,白神医好奇地追问:“你这套鞭法像是有人自创的,是谁教的?”

    “是,是——”瑞雪顿住了,犹豫着怎么开口。

    “在皇陵时是学的,教他的是皇陵一个普通的士兵。”九皇子怕瑞雪口无遮拦,代为回答。

    晟王不露痕迹地笑了笑:项瑞雪的鞭法纯熟,至少学了三年以上,能教出这套鞭法的人武功必然一流,绝不可能是普通的士兵。本来也是随口一问,既然九皇弟想替她隐瞒,也没必要追问下去。

    白神医想了想,教授了瑞雪一套基础的内功心法,学会之后,能让这套鞭法更加轻盈灵活。瑞雪一听是内功心法,学得十分认真,还问白神医,是不是学会了就可以飞了,惹得他哈哈大笑。晟王则联想到,教她鞭法的人轻功极佳!

    翻过大山,我们便遇到了晟王殿下的一个侍从,葛清平,他带来了不少消息:一、宏王到路琴城养伤,却接连遇袭,刺客的目的不明;二、葛清言带领人员物资已安全抵达平露县,瑜王已加派人手护送;三、若谷山庄的人员物资已按时抵达,因刺客潜伏在路琴城,若谷山庄一行人在城外暂时安顿,等待接应。

    “瑜王那边情况如何?”晟王问。

    葛清平恭敬地回答:“回王爷,瑜王殿下十日前遇袭之后,行踪十分隐秘,物资调度方面也非常谨慎,几次遇袭,有少数人员伤亡,物资未有损失。”

    晟王的嘴角微微上扬,随后问:“那股作乱的敌军动向如何?”

    “是一支不足三十人的精锐部队,尤其为首的二人,若单打独斗,属下自知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在袭击瑜王未果之后,在平露县徘徊数日,近五日出现在路琴城,单这几日便四次袭击宏王爷,他们每次行动计划周详,一击即退,宏王爷那边没能抓到活口。属下无能,只探查到他们隐藏在西街一带,西街乃三教九流聚集之地,人口众多,排查还需要些日子。”

    晟王皱眉,宁刚的队伍只是最普通的士兵,正经会点武功的都少,遇上精锐部队必然吃亏。不过,他们为何紧盯宏王,他现在受伤休养,手上没有军机要事,若是以断补给为目的,应当继续在平露县等待时机为上,莫非,他们的目的就是刺杀宏王?可这么做对战局没有重大影响,他们到底要什么呢?有一点可以猜测到,若他们袭击押运队伍,必然以烧毁粮草为目的,如此,便能防范!

    今年春节气温不高,晚上会有严重冰冻,天气晴好,一路未见雨雪,粮草干燥易燃,晟王问众人,如何才能让粮草不易被烧?众人各抒己见却没有实际可行的法子。

    项瑞雪翻弄马车,发现每辆马车都盖了两层防水布,便提议用打湿了的绳子来固定货物,并将绳子的两端浸泡在水中,水桶可放在马车的下方。众人一试,果真不易被点燃,直夸项瑞雪聪明。

    项瑞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摸摸头说:“我可想不出来这个,是我曾听叔叔讲故事,提到过类似的事情。”

    晟王笑着对她说:“不用谦虚,能够举一反三便是智慧,你不笨。”

    过了路琴臣便离战场不远了,晟王问九皇子,项瑞雪和温婉儿如何安排?若是不想让她们去西冉山,他可以帮忙把人安顿在路琴城。

    九皇子犹豫片刻,看到温婉儿哀求的眼神,谢绝了晟王的提议。

    晟王吩咐葛清言和南烛留下押运粮草、药材,自己仅带着白贤逸先行一步到路琴城见见宏王,另外,还有若谷山庄的人员、物资需要安排。南烛担心晟王安危,不愿听从安排,无奈晟王态度坚决,只得留下。

    确定路线之后,押运队伍并没有立即出发,而是让大家休息足了才走,物资需求固然急,但若无法安全送达,赶了路也是白费功夫。行进路上,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严阵以待,没有了以往的嬉笑。

    晟王和白神医乔装改扮之后,悄悄进入路琴城,直奔宏王的住所。

    宏王大年夜遇刺本就伤重,之后连番折腾伤口几次裂开,也未能按时服药、换药,此时伤口已溃烂,人也时常昏睡,闻得晟王与白神医求见,连忙请了进去。见宏王面色惨白地躺在床上,晟王不得不把正经事放一放,做在他的床边询问一下病情,顺手给他把了下脉,眉头微微一皱,问:“四皇兄可否需要白贤逸来看看病情?”

    宏王府没有大夫随行,城中的最有名望的大夫前来医治也未见好转,白神医可谓是宏王的希望。宏王虚弱地说:“若是白神医愿意,我自然求之不得,只是,白神医的规矩……”当初,白贤逸为避免人满为患的麻烦,曾立下规矩:不致命者不医,一件稀世珍宝换一命。晟王以御赐的东海夜明珠换得白神医为他医治。

    “别把我想得没那么不近人情,举手之劳还是可以帮忙的。立下规矩,是不想自己被累死,不是没有例外。只不过,白某一介江湖人士,粗鲁了些。”说着,上前给宏王把了脉,随后掀开了宏王的被子,二话不说扒了他的衣服,还宏王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已经取下了他伤口上的膏药,认真得闻了闻,翻了个白眼骂道:“庸医!”

    白贤逸能被称为神医自然是有本事的,他为宏王清理伤口,换了药,宏王虽疼出了一声汗,总体感觉好了些,一颗药丸服下,宏王慢慢睡去。白神医写下药方,送了两颗药丸,交代了些注意事项,便算是完成了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