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一路欢乐
    ,!

    未出正月,即使在官道上行走也鲜少遇见人,押运的队伍更是不进城,不扰村。虽是赶路,也少不得说说笑笑,晟王三人的到来让大家拘谨了些,不似往日那边放声唱歌,时不时说上一个荤段子。

    “南烛小弟,本神医夜观天象,明日有雪,你信是不信?要不你也看上一看,我们比比谁算得准?”

    “南烛小弟,你今年也不小了,要不跟哥哥说说,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回头哥哥帮你物色物色?”白神医非常爱说话,没事就逗逗南烛,只那南烛沉默寡言,基本不搭理他。

    “瑞雪小,小兄弟,你可知道南烛为何物?”见南烛不搭理,白神医便瞄上了活泼好动的项瑞雪,他自然看得出瑞雪是女孩,见大家都还被蒙在鼓里,恶趣味地不想戳破。

    “不就是南方的竹子么?”瑞雪只听音,以为是南竹。

    “竹子?”白神医愣了一下,哈哈笑了几声,说,“此烛非彼竹,是蜡烛的烛,一个火,一个虫,会写么?”

    “啊!原来大哥哥是草木之王的南烛啊!”

    白神医一听,有些惊喜:“小兄弟有点见识!快说说,还知道什么?”

    “那是乌饭树,每年做乌米饭的时候采叶子来蒸饭的。”吃了几天的大饼、包子,这会儿想起了乌米饭的味道,有些嘴馋了。

    “你怎么就知道吃啊!南烛喜光,耐旱,耐寒,耐瘠薄,有很强的生命力,其药用价值才是它被称为草木之王的原因,益气添精,凉血养筋,说点儿你能懂的吧,若有人受刀伤流血,南烛嫩叶捣碎敷伤口可治,懂不?”白神医好心讲解。

    瑞雪崇拜地看着白神医:“白大叔懂得好多啊c厉害!”

    一直被谈论的南烛终于有了反应,诧异地看着晟王,片刻后说:“殿下,南烛这个名字,我很喜欢!”

    晟王淡淡地说了句:“喜欢就好。”

    白神医喜滋滋地收获瑞雪崇拜的眼神,却不满她“大叔”的称呼:“你这小子,为什么南烛是哥哥,我就是大叔啊!我有那么老么?”

    “白大叔有长长的胡子!”瑞雪没听出白神医语气中的不满,天真地如实回答。

    白神医气呼呼地瞪了晟王一眼,引得晟王轻笑出声:“白贤逸,你长她十多岁了,喊你一声大叔也是应该的。”

    还不是为晟王制药才没空打理自己,现在被叫大叔也是应该的?白神医不服气,指着晟王问瑞雪:“那他呢?”

    “晟王殿下啊。”

    “只能选叔叔和哥哥,哪一个?”

    周围一双双眼睛都看着瑞雪,尤其是九皇子,心里有些紧张,想出声提醒时,注意到晟王光洁的下巴,心安了些。

    “叔叔。”

    哈哈哈,白神医幸灾乐祸地笑着。

    晟王微微皱眉,摸了摸下巴,有些意外地问:“本王没留胡子,为何也是叔叔?”

    “晟王殿下与我最喜欢最崇拜的叔叔差不多大。”瑞雪想着和卓叔一般大的人,自然也得称一声叔叔了。

    “哦?你那位叔叔多大了?”

    瑞雪认真想了想,说:“今年二十五岁了。”

    “确实与本王同年。”听瑞雪这么一说,晟王忽然不觉得被她叫大叔是件不愉快的事了。

    九皇子暗自为项瑞雪捏了把汗,好在没惹什么不快,更没想到,她在皇陵时常常提到的“卓叔”竟然那么年轻,一直以为是四十开外的男子。

    前面欢声笑语传出,整个队伍渐渐恢复了生气,脚步都轻快了一些。休息时,晟王与大家一起坐,一起吃,几乎没有王爷的架子,让将士们觉得亲近不少,一个个胆子大了些,话也多了些。按照晟王的说法:“既然与大家一起,那我便也是一名将士,同大伙儿一样,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站岗就不打盹!”

    再往前是几座山,翻过去便是路琴城,只是,山路本就难走,更何况带着这么多的粮食药材,可是绕路便要多走四五天的路,因先前便耽搁了些时候,宁刚将军请示了晟王之后,确定走山路。

    第一座山山势平缓,大家互帮互助便翻过了山头,后面的山山势陡峭,所有的货运的马车都增加一匹马拉运,还有士兵在后面推着才上了山。

    这一路最轻松的要数项瑞雪了,本就是山上跑惯了的人,这次不用牵马,不用背行李,玩似的就上去了,还跟着南烛跑去探路,可惜中途更丢了,好在南烛回程时还记得喊她一声。队伍中但凡有累趴下的,都会被说:还不如那项小兄弟,白长了个儿了!不愿输给一个孩子,那就加油继续走!

    等到了合适的地方扎营休息,将士们都已经累得不行了,项瑞雪自告奋勇加入到找水源的队伍中。南烛拿着水袋一跃而走,独自寻去了。其余人两三人一组出去寻。

    瑞雪跟着戎副尉和胖子王哥,他们找了近一炷香的时间才找到一处细小的水流,从一个石缝中流出,在他们的上方流入泥土之中,个子最高的戎副尉也无法一个人接到水,眼看着就要日落,只得让项瑞雪踩在王胖子或者戎副尉的肩膀上接水,另一个人负责递水袋。等他们灌满十几个水袋,天已经黑了,他们顺着火光回到营地。

    瑞雪的收获,除了几个满满的水袋,还有一个满满的布袋,瑞雪一路上见到什么有意思的便往里面放,这会儿都快放不下了,索性倒出来整理一番,喜欢的去放行李里头,不喜欢的丢掉。松果、石头、不知名的果子、奇怪的树根,以往,温婉儿会好奇过来看看,可今儿已经累坏了,瑞雪叫她都不应,九殿下素来不喜欢她折腾这些,瑞雪还挑了离他远点的地方挑挑拣拣。

    队伍中,也不是所有人都对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白神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瑞雪的对面,拿起东西又看又闻,随后又问:“你在哪儿捡的?没想到你还有这兴趣。”

    瑞雪指了几样,说:“这几样都是在来的路上捡的,其余都是这山里捡的。好些东西都没见过,好奇罢了。”

    “那我要是一一告诉你,你送我几样做报酬如何?”

    “好啊!”瑞雪拿起了几个没见过的果子问,“这都是什么果子,能吃么?”

    白神医轻笑了几声,认真为她讲解了果子的名称和药性,随后挑走了几样有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