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晟王同行
    ,!

    日夜兼程,队伍在八日后到达了温羽乡,在城外一公里处的山林中安营,原本计划休息几个时辰便继续赶路,不曾想,在此见到了晟王留下的暗号,要他们到城中四海茶楼一聚。宁将军向九皇子汇报完这一情况,准备天黑前赶往四海茶楼,还未上马,便听得脚步声由远至近,不由得紧张起来。

    来人在营帐前停住,对着宁将军一拱手,亮出了一枚令牌,道:“宁将军,在下葛清言,是晟王殿下的侍从,特地在此等候。你们之时比预计晚了六个时辰,晟王殿下已等候多时,请九皇子与宁将军速速随我前去。”

    九皇子和宁将军一路随行,在离营地不足百米处便见到了晟王,身旁有十余名护卫和一车货物。

    莫非是另一批药材到了?不是要到路琴城么?还有七八天的路程还到,宁将军猜测,他想不到晟王殿下一定要在此地见面的用意。

    九皇子更是一头雾水。

    “九皇弟,宁将军,前线交战频繁,急需军医、药品,现从士兵中选二十名善骑者,同本王的护卫一起,先送军医和一批成药前往焦桐堡。”晟王直截了当的说。

    “这?”宁将军有些犹豫,一小批药品事小,十二名军医仅由这么几个人护送,未免有些危险。

    晟王一挑眉,沉下声说:“本王没有与你商量的意思,照做就是!”

    “马车行进速度慢,我等将成药分散装袋,置于马上,快马加鞭赶往焦桐堡,以节省时间。”葛清言补充道。

    “是,下官立刻去办!”晟王昔日威严尚在,宁将军不敢含糊。

    葛清言带领众人随宁将军回营帐准备,留下晟王与九皇子独处。

    “此行可还顺利?”晟王问。

    “一路畅通,顺利。”

    “呵呵,我不是问这个,你第一次担当重任,可还顺利?”晟王又问了一次。

    九皇子脸一红,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心想着,当初不愿指教帮忙,此时又何必多此一问。

    见九皇子的面色尴尬,晟王也不再问,说:“此次任务,我的护卫都派了出去,之后的路,还劳烦九皇弟护送了。”说完,率先向营地走去。

    啊?!这……

    没走几步,晟王停下脚步,说:“四皇兄是在路琴城遇袭,刺客主要尚未擒获,他们此刻就在温羽乡也不一定,前路凶险,需好好想想应对之策。”

    九皇子又是一惊,随后想:有你在,哪里需要我考虑什么,怕是更不需要我的存在了!

    晟王到达营地时,宁将军已经做好了人员安排,正在分装行李和药品,见晟王到来,他带着丁校尉立即走上前来:“晟王殿下,二十名骑兵由丁礼校尉带领听候王爷调遣,只是,军医之中,只有五人会骑马,是否安排一辆马车?”

    “找人共骑一骥不就行了?!此事,王爷已交由葛清言全权负责,丁校尉听从清言安排便是。王爷不宜操劳,还望宁将军少来打扰王爷!”白神医抢先说。

    相比白神医的冷言冷语,晟王身后那道冰冷的视线更为恐怖,宁将军赶紧行礼告退。

    见段辰霖回来便没了动作,晟王低声问:“九皇弟,你派何人随行?此行,父皇命你负责,现在我安排全部的军医前往战场,你不该找个人随行?”

    九皇子这才反应过来,立即喊了江吉,命他随葛清言前往焦桐堡。

    一行人换下戎装,穿上葛清言准备的衣服,隐藏了军人的身份,像是一队猎人,也像是一伙土匪强盗,他们每人备下了十天的干粮,准备走小路,直奔焦桐堡。

    送走了这一行人,晟王身边只剩下白神医和护卫南烛,晟王是俊秀的儒雅王爷,白神医是潇洒随性的江湖人士,南烛不苟言笑,叫人不敢靠近。宁将军安排他们在小帐中休息,队伍休息三个半时辰之后出发。

    晟王环顾一圈,岗哨位置安排合理,哨兵虽一脸疲态,却还尽心尽职,这位宁刚将军有几分能耐。营帐的另一端,伙头兵正在赶制大饼,以补充方才带走的干粮,晟王在这中间看到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即使换了装束,晟王也不会认错,当下皱了皱眉头,想要斥责九皇子,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口不提。

    夜半寒风,寻常人家正在睡梦之中,他们却要启程赶路。宁将军请晟王上马车,晟王拒绝了,说:“从现在起,下一次要站岗放哨的士兵,分两批上马车休息,其余人员,要么骑马,要么走路!”

    “这,九皇子那边?”宁将军略感为难,军医提前离开之后,剩下做马车的,只有九皇子一行三人,其中还有一个姑娘。

    “我听到了,劳烦宁将军准备马匹。想来,五皇兄是为了保障休息时的安全,辰霖理应配合。”九皇子说着,心里却有些着急,项瑞雪会骑马,倒没什么,温婉儿怎么办?记得她偷偷跟在后面,走得双脚都出血了。可五皇兄身体尚未痊愈都没有坐马车,他有什么理由说不呢?!

    项瑞雪醒来之后才注意到晟王一行人,欢喜的打了招呼,却私下小声地对晟王抱怨说:“那花儿那么稀有,王爷只给一盒糕点太小气了!”

    晟王一挑眉,亦轻声回答:“后悔啦?雪丫头,那本就是你相送的,再说,本王可是给过你机会的,糕点也是你要的。”

    好像是这样的。瑞雪委屈地瘪瘪嘴,不满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晟王笑了笑,拉住了瑞雪的后颈处衣领,把人拎回来,说:“等回到京城,本王送你一年的糕点,可不许再说本王小气。”

    “嗯,嗯,晟王殿下最大方了!”瑞雪笑弯了眼。

    小吃货,晟王笑着摇摇头。

    “快去收拾行李!”九皇子在一旁看着,项瑞雪素来不知轻重,不懂进退,可晟王对她未免也太纵容了些,看来,兰妃娘娘所说不无道理。

    项瑞雪和温婉儿迅速整理行李,把马车腾了出来,瑞雪迅速上马,然后想把温婉儿拉上去,温婉儿却被九皇子拉上了他的马。

    晟王和宁将军见九皇子的举动感到意外,却都没有去干涉。晟王看着宁将军和戎副尉检查完了所有货物才正式启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