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连夜赶路
    ,!

    近酉时,士兵们开始整队,物资开始清点,军医开始点名,演武场一个个忙得不可开交。此次共押运50车粮食,15车药材,护送军医12名,负责护送的士兵共600人,其中骑兵100人,步兵500人,领军的将领是宁刚,另有两名副将,便是刚才的校尉丁礼和副尉戎兴耀。

    半个时辰之后,平王和宁刚将军才出现在演武场,各项负责人立即跑到平王的面前,恭敬地报告各项进展,整顿完毕之后,平王说了一串慷慨激扬的话,然后,宁远将军携众人拜谢平王,宣布全军出发!一切是那么自然,自然到连九皇子都快忘了,自己才是皇上指定的负责人。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九皇子只能忍这一时,但这样的状况必须改变,否则,他段辰霖也不过是被护送到战场而已,日后不会有任何功绩可言。

    江吉没想到会与九皇子共乘马车,显得十分拘谨,又欲言又止,最终,出了马车,与车夫同坐。

    九皇子昨夜几乎没合眼,一出发倒是心定了,没多久便在车里安然入睡。瑞雪睡了会儿醒来,见江吉也靠着行李睡着,便拿了条毯子给他披上,没想到把他给吵醒了。

    江吉道了声谢,犹豫了一下,问:“小兄弟年纪还小,为什么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瑞雪似懂非懂,却是不假思索地回答:“九殿下去哪儿,我就去哪儿。”随即反问他,“你呢,为什么要去?”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看到瑞雪茫然地脸,笑着说,“睡吧,这一路必定辛苦。”

    队伍行进三个时辰之后,便就地休整两盏茶的时间,这时,宁刚将军前来拜见九皇子,并押解了一个人过来,此人鬼鬼祟祟跟在后面,被人发现后便绑了起来,因为那人自称是九皇子的侍从,且衣着与九皇子其中一位侍从一样,特地带过来向九皇子求证。

    九皇子一看,可不就是女扮男装的温婉儿!又惊又恼:“说了不许去,还跟来做什么?!滚回去!”

    两个丫头一直很懂事,九皇子从未对她们如此凶过,温婉儿一害怕便大声哭了起来。瑞雪看到温婉儿很高兴,却被九皇子吓得不敢吱声。

    见这情形,宁将军大体能猜到事情的经过,尴尬地笑笑:“既然确实是九殿下的人,那就请九殿下自行处置,下官告退。”

    “等等,劳烦方将军将这不听话的小,小子送回去。”九皇子吩咐道。

    温婉儿一听,急了,上前抱住殿下的腿,哭着说:“殿下,婉儿不回去,婉儿要和殿下在一起,再苦再累都不怕,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殿下,您就让婉儿留下吧。”项瑞雪也帮着求情。

    温婉儿已有少女形态,加之方才的举止,宁将军断定她是女子,有些为难地说:“回禀殿下,此次护送时间紧,任务重,人员少,下官实在不敢派了人手出去,请殿下见谅。夜深天寒,确实不合适小兄弟独自赶路,他可同行到驿馆,等天亮了再回京城。”宁将军顿了顿,又补充道,“殿下若是愿意带上他,也无不可。”

    宁将军不愿听从九皇子的吩咐,理由更是合情合理,九皇子心中不满,却还是客气地说:“方才一时气恼,未考虑周全,还得多谢方将军提醒。”

    “下官只是做了分内的事,若九殿下没别的吩咐,下官告退。”

    “且慢,我还有一事想问,晟王既然也去路琴城,为何不见他身影?”早在出发之时,九皇子便想问了。

    宁将军一笑,说:“晟王殿下的行程下官不知,若有必要,晟王殿下会派人前来报信。”

    九皇子听到这个消息,松了一口气,若日日朝夕相处,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方将军刚走远,九皇子便转头看向温婉儿:“你是怎么跟出来的?”

    温婉儿不敢抬头看九皇子,低声答:“殿下,我,我找了和瑞雪一样的衣服,先躲在角落,等你们出发之后,我再悄悄跟在后面,若是遇到有人阻拦,便说是我是殿下的随从,方才迟了些时候,才不得不跟在后面。”

    “你是拿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殿下,婉儿入宫不久便跟着殿下,不曾想过要分开,这次殿下带着瑞雪,却不带婉儿,是不是您不要婉儿了?婉儿一定尽心伺候殿下,求您别把我赶走。”说着,又哭了起来。

    见温婉儿哭得伤心,九皇子有些心软,见她那双鞋都已经磨破,还有几丝鲜红在外,有些心疼,口气也缓和了下来:“我怎么会不要你,走之前不是说了么,兰妃娘娘会安排好的,你与瑞雪不同,不适合去战场,明日你便回京城吧。”

    “瑞雪会的,婉儿都可以学,殿下,求您不要赶我走。”

    “殿下,您就让婉儿姐姐留下吧,求您了。”瑞雪帮着求情。

    江吉在一旁听了许久,大着胆子说:“九殿下,请恕小的直言,温姑娘既然出来了,独自回去必定危险,而且,宫女私自出宫,回了京城也必定受到重罚,不如一起去西冉山再做安排,有殿下照应,应当无大碍。”

    江吉说得有理,九皇子犹豫好一会儿才点头答应,半个时辰之后,队伍再次启程,九皇子黑着脸让温婉儿上马车。

    一个时辰还不到,队伍再次停下,好像有什么事发生。

    因温婉儿的到来,江吉只能坐在车外,他第一时间去打听情况,回来禀告:“九殿下,有两个新兵晕倒了,随行军医前去医治,说是劳累加之受冻所致,现在人已救醒,但无法赶路,另外,许多新兵都已十分疲累,怕是撑不了多久。”

    “什么?!这次护送队伍中,有多少新兵?”

    “听说,半数以上。”

    “确切地说,是七成。”丁校尉向九皇子行了礼,解释道,“绝大多数老兵都已前往战场,京城附近招募的新兵有不少都是文弱书生,三成的老兵已经算是不错的战力,新兵人选更是谨慎,不料,还是有些不成器的。刚才派了哨兵出去探路,去前面空旷的地方安营,休息一晚,明天天一亮便赶路。”

    “是否需要帮忙?”九皇子关切地问。

    “多谢殿下好意,这点小事尚在意料之中,我等能够解决,殿下稍等便好。”

    “兄弟们,我知道今儿大伙儿都累了,再坚持坚持,往前找到合适的地方安营,今儿就休息了!”方将军立即安抚士兵,号令士兵组成二对一、一对一的结对帮扶小组,鼓励他们继续赶路,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再次启程。

    这只是第一天,为照顾新兵,宁将军的要求并不苛刻,三天之后,三个时辰赶路,半个时辰休息,再走两个半时辰,休息三个时辰,成为一个固定的循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