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行前准备
    ,!

    大年初一,本该是喜气洋洋的一天,因着战事变得沉寂起来。光华殿主仆五人都带着一夜未眠的疲倦,丫头们没有因为新年的红包而开心起来,反而是这特别大的红包增加了离别的气氛。留下温婉儿和楚香君收拾行囊,九皇子带着初瑶和瑞雪照例出门请安。

    待回到光华殿,一位侍从正等候九皇子。此人是平王派来通知九皇子出行事宜的,并为九皇子带来了戎装。侍从说,因战事紧迫,所有人员今天酉时在演武场集合,酉时三刻准时出发,至于九皇子随行的侍从和携带物品,都可由九皇子自行做主,随行人员所需戎装,下午在演武场领取即可。简单交代完毕,便以还需通知他人为由,迅速离开。

    时间更加仓促了,九皇子迅速赶了一趟兵部,取了一张地图和几本兵法书籍,检查了一下行囊之后,便去往馨兰殿。娘娘们前往翊坤宫请安刚回来,兰妃娘娘已在主殿等候九皇子。第一次,初瑶和瑞雪被挡在正殿外。

    “跪下!”

    九皇子一进正殿,便听得兰妃娘娘严厉的声音,赶紧规规矩矩跪着,小心地问:“辰霖不知何事惹母妃生气,请母妃明言。”

    兰妃娘娘一脸怒容:“不知何事?!你向皇上自荐参军一事,你未曾主动跟我说起,你正月便要去西北,你更未提只字片语,在你眼里,有我这个母妃么?!你是觉得自己长大了,不用听我管教了?!”

    “这,先生教导过,后宫不得干政,所以,辰霖未想到找母妃商议。”九皇子一脸茫然,兰妃娘娘素来和气,去年他不顾阻拦为生母求情之时也只教训几句,如今……

    “你!你—你啊!”兰妃娘娘扶额,坐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这孩子!真不知要夸你老实还是说你笨!你那么个皇兄,那个不是凭借母族势力立足朝堂?你生母家中无权无势,无法为你谋划,可是,你也是本宫的儿子,本宫自然是会助你的,一切之差一个合适的时机!你倒好,一回来就把本宫的计划打乱了!”

    九皇子闻言,心中十分感动,深深一拜,说:“母妃,辰霖错了,儿臣天真无知,异想天开,现下,儿臣不知如何是好,请母妃指教。”

    “诶~说起来,我也有错,以前总想着你还小,又没有合适的时机,从未跟你提过些正事。”兰妃娘娘见九皇子知错,又虚心求教,甚是欣慰,“国难之时,身为皇子,必当有所作为,你能主动从军是好事,只是,此行危险,与你同行的偏偏是晟王,良妃与晟王妃的死,你生母有所牵扯,不但不会帮你,还有可能为难你。平王那边可有联系过了?”

    “大皇兄一早便遣了侍从前来通告,今日酉时在演武场集合,随行的侍从和携带物品都可由儿臣自行做主,别无其他。”九皇子如实相告。

    兰妃娘娘又一声叹息:“你可知是哪位将军与你一起护送?”

    九皇子一愣,答:“儿臣不知。”

    “你可知此次安排了多少人马护送?”

    “额,儿臣不知。”

    “你可知这些人员、物资需在何事送往何地交于何人?”

    “儿,儿臣不知。”九皇子惭愧地地下头。

    每一问,都让兰妃娘娘的心情沉重一分,无奈地说:“你一无所知,如何带领士兵?如此下去,你也不过是被护送上战场的人,与同行军医无异。”兰妃娘娘揉揉太阳穴,思索了许久,“眼下,你需做好三件事:第一,吃过午饭,你便去一趟平王府,虚心向他讨教,实在问不出什么也无需强求;第二,派人拿着这封书信去梧桐客栈找江吉,此人是我表侄,能文会武,定能助你;第三,让项瑞雪女扮男装与你同行,她虽是无意间帮助了晟王,但晟王有情有义,必然不会不管她,那便不能对你袖手旁观。”

    前两件没有问题,可这第三件,九皇子为难地看着兰妃娘娘,说:“母妃,瑞雪毕竟是女子,前去军营必然不方便。”

    “什么女子?她就是个小丫头,还是个野丫头,换上男装,谁会怀疑她是女的?比起你的安全,她那么点儿不方便算什么?!我可都是为了你好!”

    九皇子转念一想,便答应了下来。

    兰妃娘娘有嘱咐了许多,见九皇子一一应下才放了人。

    出了正殿,九皇子便让瑞雪回去收拾行囊,让初瑶出宫找江吉,自己独自去向生母柳常在辞行。柳常在得知九皇子要去战场之后便寝食难安,短短一夜,竟憔悴了许多,她上去握住九皇子的手,满眼泪水却没能说出一句话。临行前的午餐,在柳常在的泪水和哽咽中度过。

    出了馨兰殿,九皇子直接出宫去平王府,却被告知,平王不在府中。九皇子等了半个时辰,依然没有见到平王的身影,只得暂时作罢。

    见了江吉之后,九皇子便回了光华殿,一进门,温婉儿便朝他跪了下来,恳求道:“殿下,您也带婉儿一起走吧,婉儿不要与你们分开!”

    看那红肿的眼睛便知她哭了许久,有些不忍,却还是严词拒绝,不给一丝机会。

    下午,九皇子一行人早早来到演武场,希望能遇到平王,事与愿违,平王不在,只有一名校尉、一名副尉在场指挥,两人见到九皇子,立即上前拜见,行礼之后,校尉丁礼偷偷打量了一下九皇子身后的江吉和项瑞雪,看到项瑞雪时,略有些疑惑。见他们身后还有宫女太监带着不少物品,立即喊人过来帮忙将行李搬上了马车,小心翼翼地问:“小的冒昧问一句,您此次出行,有几名随行人员?”

    “两名。”九皇子镇定地说。

    看着几个人放下行李后便告退,只留下江吉和项瑞雪,不由得又多看了瑞雪一眼,这孩子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难道九皇子就没有更好的人选?心中有疑惑,嘴上却没出口,给江吉和项瑞雪配送了戎装,并十分歉意地告知他们,由于物资紧张,他们三人只共坐一辆马车,当然,要骑马也是有的。

    随后,九殿下问了丁校尉不少问题,他自然是老实回答,还顺带介绍了不少有用的情况,只不过,重要的事情一慨不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