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年夜饭
    ,!

    年二十九,为了今天的年夜饭,三位主子各派了一位宫女早早准备起来,御膳房送了一只鸡、一只鸭、几个鸡蛋、一截猪蹄和一些蔬菜及调料,九皇子这边拿出了仅剩的腌肉和腊肠,十皇子那拿出了腌鱼和一小块牛肉,十一皇子最是能耐,拿出了一条蛇,三斤排骨,倒是九皇子出的食材最为普通了,还在出力最多的要数瑞雪了。

    这些个食材看得瑞雪直流口水,求着兴公公再去御厨房讨些调料配菜来,决定大干一场。咸鱼炖猪蹄、萝卜排骨汤、八宝卤鸭、酱牛肉、鸡焖榕蛇、腌肉白菜炖粉条、腌肉炖豆腐、小炒腊肠、洋葱炒蛋、炒青菜,九菜一汤,色香味俱全。有几个菜分量十足,够光华殿的所有人都吃到。

    菜端到桌上,三位皇子都发现有自己从未吃过的做法,齐齐看向瑞雪,九皇子问:“你这都是哪儿的做法?”

    “都是跟着封弓庄大福酒楼的师傅学的,他曾到过好多地方,瑞雪也弄不清楚是哪里的做法,不过味道都很好吃的,大福酒楼可是封弓庄最热闹的餐馆了。”其实,有几个菜是跟卓叔学的,有了上次的事情,瑞雪只好不提。

    “穷乡僻壤的厨子能有什么高明的做法?”十皇子说完,又看了一圈菜,夹了一片看似稳妥的牛肉,酱香四溢,肉质松软,咸淡适宜,吃完,淡淡地说了声,“尚可。”

    十一皇子在咸鱼炖猪蹄和鸡焖榕蛇之前犹豫,这两道菜他都未曾见过,很想尝试一番,最后,咸鱼、猪蹄、鸡肉、蛇肉各夹了一块,都尝了一口,笑得咧开了嘴:“味道鲜美!”

    九皇子自然信得过瑞雪的厨艺,见两位皇弟都能接受这桌菜,心里十分开心,他不求一顿饭能笼络人心,只希望没有什么不愉快。

    三位皇子吃得正欢的时候,丁公公来了,身后的小公公提着一个大食盒。三位皇子面面相觑,丁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此时过来不知为何事,若说赐菜,也未免太过突然。丁公公本想低调行事,无奈带路的小宫女拎不清,直接给带到了正殿,进门也是一愣,他没想到三位主子一同吃着饭,一时间也不知怎么开口说自己的差事。

    “丁公公是找谁?可要旁人回避?”十一皇子见双方僵持,爽快地问。

    “今年过年一切从简,小年夜也没多少气氛,晟王爷敲进宫,便托奴才给三位殿下送了些香满楼的糕点,小小心意而已。”说着,挥手让小公公将食盒递给初瑶。

    晟王一年来鲜少与人走动,今儿这是何意?十皇子疑惑地问:“可是各宫都有?”

    “除了霁月轩,只送了光华殿。”丁公公如实说,其实,晟王爷的原话是,“今日香满楼卖剩下的,给光华殿送去,免得浪费了!”可谁不知香满楼的糕点向来供不应求啊!丁公公猜着是专程送给上次在沐霞殿偶遇的宫女瑞雪,既然晟王爷没说破,那他说给三位殿下也不算错,横竖那小宫女都能吃上些。

    “哦?难得五皇兄想着我们,他今日这么晚还到霁月轩,莫非也是小聚?”十一皇子猜测。

    “是。”

    “那正好,来而不往非礼也,这道咸鱼炖猪蹄材料普通,却不是宫里的烧法,味道也不错,还劳烦公公帮忙送些过去。”说着,让瑞雪再盛出一大碗来。今日的菜看似多,能拿得出去完整一大份的,也就这道菜了,萝卜排骨汤是完全拿不出手的。

    十皇子却制止了:“这只怕是拿不出手的。”

    “只是尝个鲜而已,也没什么不好,若是自己吃独食,倒叫人笑话了。”九皇子觉得十一皇子的主意不错,他隐约猜到,糕点是专程送给瑞雪的,没想到晟王爷还记得他的小宫女,现下回个礼也好,顺便提醒他一下,瑞雪是他的宫女。

    少数服从多数,一碗咸鱼炖猪蹄作为回礼,送往霁月轩。瑞雪用砂锅装了一盆,盖上盖,还用厚厚的布包裹着,尽量保温,递给丁公公时还不忘交代,这菜热的才好吃。丁公公来了这么一趟,原本还算和谐的晚饭变了味道,九皇子和十皇子各有心思,只有十一皇子依旧没心没肺地吃着。

    等主子们吃完,剩下的菜分了四份,三个偏殿各一份,兴公公等人一份,让光华殿的所有人都美餐一顿。十一皇子念瑞雪辛苦,将自己的那份糕点赏了她,十皇子也没好意思独拿了自己那份,也做了个顺水人情。过程有些周折,这糕点最终还是都到了瑞雪手中。瑞雪十分感谢,给在厨房帮忙的姐妹们分了一些,自己还留了不少。

    霁月轩那边,晟王完全没想到会有回礼,既然送来了一道菜,自然是放餐桌上共享,听丁公公说吃瑞雪做的,有点惊讶,尝了尝味道之后,有点惊喜。景昭仪对这道“粗糙”的菜有些不满,只碍着晟王的面子没有发作,八皇子倒是多吃了两口。

    今天,项如意疏忽做错了事,挨了嬷嬷的教训,受了罚,还错过了晚饭,小姐妹给她留了两个窝窝头,正吃着,见到在光华殿当差的宫女满脸笑意的回来,谈论着今晚有没有吃到喜欢的菜,有没有抢到蛇肉这样媳吃食,分到了什么糕点之类的,听得如意嘴馋得很,越发觉得嘴里的窝窝头干硬难咽。

    如意进宫八个月了,初入宫几个月学规矩,菜里见着肉丝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当了末等宫女,有了月例,伙食也不见大的改善,几个月来,挨骂、受罚、饿肚子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好不容易听到瑞雪回了宫,以为两姐妹可以相互扶持,却是瑞雪颇受九皇子爱护,锦衣玉食,而她,依旧在内务府受苦。明明真正的项家小姐是她,从小知书达理,聪明伶俐的是她,为什么现在享福的是那个冒充她的项如意,自己却替项如意受着苦!思及此,泪如雨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