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闹御花园
    ,!

    在馨兰殿用过午膳,回了光华殿应当休息一会儿,可是,九皇子心里闹腾的很,休息不了,坐等了一个时辰,九皇子便起身去了御书房。九皇子到御书房时,皇上还在午休,等了好些时候才见到了皇上。

    “有何事?”皇上见到九皇子似乎有些不悦。

    “父皇,儿臣今日在外听闻五日后,京城派兵出征,儿臣想一同赶赴边关,请父皇恩准。”九皇子猜不透皇上的心思,主动些总不是错。

    “还知道你回来是为了什么,你若想当个愣头兵,五日后便去,否则,立即滚去兵部,好生学着!自有该你去的时候!”皇上不满他回来之后不积极关心战事,反而忙着四处送礼,还好,现在反省不算太迟。

    “是,儿臣遵命。”告辞去了兵部,才知道,皇上早就跟兵部尚书说过他要来学习的事情,只等着他到。粗略了解了一些,才知道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九皇子早出晚归,光华殿的小宫女们便闲了下来,初瑶、温婉儿和楚香君都被兰妃娘娘叫去帮忙准备除夕的宫宴,九皇子怕瑞雪闯祸,没让她去。瑞雪安分了几天,实在无聊的很,再三保证会守规矩,不闯祸的情况下,九皇子终于答应让她跟去玩玩。

    除夕的宫宴每年都十分隆重,今年因为战事,一切从简,可有了去年的中毒事件,各项准备工作慎之又慎,兰妃娘娘也不过准备些座椅上的软垫之类,前期的花色挑选、数量的确定一个多月前就已经确定了,现在不多是检查内务府的完成进度和质量,因数量大,才找人过来帮忙。

    兰妃娘娘因着九皇子的嘱托,让瑞雪跟在身边看着,温婉儿和自己宫里的翠娟一起去内务府办差。翠娟和温婉儿迟迟没有回来,估摸着九皇子快回去了,兰妃娘娘便让初瑶和瑞雪先回光华殿,等婉儿回来了,再同香君一同回去。

    初瑶和瑞雪在回去的路上,听见有人在议论御花园那边有两个宫女得罪了得宠的悦婕妤,其中一个都是二等宫女了,居然连悦婕妤都不认识,会被罚得很惨吧。

    瑞雪听着,感觉是婉儿,上前问了地方,拉着初瑶就往御花园去。初瑶一路上交代了很多次不要冲动,可看到婉儿被几个人按在地上扇耳光时,瑞雪没忍住,冲上去将那几个年长的宫女推翻在地,迅速将婉儿拉了起来。年长的宫女反应过来,哪里很让她们走,围住两人一起打。

    瑞雪虽说会些功夫,也抵不住人多,力气大,还要护着温婉儿,没一会儿便已狼狈不堪,不过,那些宫女们也没好到哪里去,连连惨叫,弄得好似她们被欺负着似得。翠娟被两个宫女压着跪在旁边,一边求饶,一边喊着:“不要打了!”初瑶却不见了人影。这边的动静太大,有宫女太监绕道而行的,有看了眼赶忙跑开的,不一会儿,连禁军都出动,一队人迅速跑来,拉开了两方人,才停止了打斗。

    侍卫长向悦婕妤请了安,道:“按理,后宫内务事不归禁军管,可现在闹了御花园,臣必须给皇上和皇后娘娘一个交代,还请娘娘跟微臣走一趟。”

    “本宫教训几个宫女罢了,不是什么大事,惊动了大人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本宫有些累了,回宫歇息了。”悦婕妤傲慢地抬着头,起身便走。

    侍卫长拦住了悦婕妤的去路,说:“皇上和皇后娘娘已听闻此事,正在翊坤宫等着娘娘,请娘娘移步。”

    “在御花园大动干戈,妹妹是想一走了之么?妹妹莫不是忘了宫规?”兰妃娘娘看到瑞雪和婉儿并无大碍,略微放心了些,“看来,本宫得提醒妹妹一声,宫女犯了错,由内务府惩戒,各宫不得动私刑,正三品以上妃嫔,且为一宫主位者,方能自称本宫,妹妹可得记好了!”初瑶静静地跟在兰妃娘娘身后,想来,方才是去搬救兵了。

    悦婕妤见躲不过去,便跟着侍卫长去了翊坤宫。

    到了翊坤宫,皇上皇后看到一群发髻蓬乱,衣衫不整的宫女便皱了眉。悦婕妤一进门便扑倒皇上怀里,哭诉着两个宫女对她无礼。

    皇上见美人落泪,自然安抚,皇后娘娘见兰妃随后进殿,便问:“兰妃妹妹怎么来了?莫不是此是与你有关?”

    兰妃指着三人说:“这是我宫里的丫头翠娟,这两个,是辰霖贴心,指派过来帮忙准备宫宴的,不过是去内务府送需要改动的软垫,不曾想闹了这么一出,臣妾到时,禁军已经到了,臣妾也不知她们做了什么惹悦妹妹生气了。”

    “不知兰妃妹妹人手不够,倒是本宫欠考虑了。”皇后客气道。

    “臣妾忙些也是应该的,不过儿子有孝心,臣妾也享享福,自是比不得皇后娘娘有福气,辰霖哪里比得上轩王能干。”

    皇后听了兰妃的话,很舒心,对她点点头,连带看瑞雪三人也没了刚才的厌恶。见悦婕妤抱着皇上不放,完全没把她这皇后放在眼里,心里生气,面上却是和善地很:“悦婕妤,你惩戒了馨兰殿的宫女,即使下人犯了错,你也该给兰妃一个说法。”

    “皇后这话说得有理,别哭了,有什么事,朕给你做主。”皇上同意皇后的说法,毕竟,动用私刑本就不对,他不能过于偏袒。

    悦婕妤眉毛一皱,嘴一撅,说:“那死丫头说臣妾喝脏水,还咒臣妾生病,自然该打9有那个野丫头,打伤了臣妾的宫女,尤其北儿的手最巧,梳得发髻最好看,现在被伤了手,臣妾很是心疼。”

    “妹妹说的是,自家的宫女受了伤,难免心疼,辰霖里里外外的衣物都是婉儿准备的,现在被打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又该如何是好。”兰妃看到婉儿一直在摇头,可惜,脸肿得厉害,话说不清楚,便看着翠娟问。“你说说,怎么回事。”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是奴婢和婉儿路过御花园时,见悦娘娘直接取了雪水煮茶,婉儿便跟取雪的北儿搭了话,说,‘雪水是脏的,要等化了水,取上层的清水煮茶才好,不然容易拉肚子的。’不料惹了误会。”有兰妃娘娘在,翠娟终于可以把话说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