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新选宫女
    ,!

    楚香君取了行李过来时,瑞雪已经收拾好了桌上的物品,九皇子还没有回来,她立即向瑞雪打听九皇子的性格、喜好,在瑞雪看来,九皇子什么都不挑,也没什么脾气,人很好,楚香君听了安心了许多。

    九皇子果然在晚饭前才回,看到楚香君,便问:“瑞雪,她是哪里的宫女?为什么在这里?”

    “方才内务府的如嬷嬷说我和婉儿姐姐是二等宫女了,给我和婉儿姐姐送了衣裳和首饰,还说可以挑选三个宫女在殿下身边伺候,我便留下了香君姐姐,她认识宫里所有的路。”瑞雪如实说。

    初瑶一惊,赶忙说:“选人这等事你怎么好做主!若是殿下不满意,如何是好?还有,姐姐不是乱叫的,她一个三等宫女,纵使年龄比你大些,也不可叫姐姐。”

    九皇子沉下了脸,拜拜手,阻止了初瑶,看着楚香君,严肃地问:“你是哪里人士?几时进宫的?之前在哪里当差?”

    楚香君此时十分紧张,就怕自己被退回去,若是那样,失了面子事小,以后难有好的机会了,日子也会不好过,她恭敬地回答:“回九殿下的话,奴婢楚香君,洵州通判楚格之嫡女,去年腊月进宫,此前一直在内务府当差,为司灯司女史。”

    “我这儿算不得好去处,要么,你此刻便出去,要么,安安心心跟着我,否则,我再不济也能处置了你!”九皇子谈谈地说,看着是个老实本分的,也不知心思如何。

    “奴婢定当尽心尽力伺候殿下,绝无二心。”楚香君真诚地说。

    九皇子默默地观察了她一会儿,发现她面色如常,不似另有所图,便让初瑶带她下去,仔细交代一下事物。见她们走出门,招招手让瑞雪过去。瑞雪见状,立即走到了九皇子的身边,却一下子被揪住了耳朵:“殿下,疼!”

    “疼了才能长记性x宫前怎么跟你说的?!防人之心不可无!你知道内务府都选了什么人过来么?再说了,别人让我挑人,你凑什么热闹?擅作主张!就不能学学婉儿,少惹些麻烦?!”九皇子又气又无奈。

    她们过来的时候,也就是管事嬷嬷点了名,兰妃娘娘什么都没问,殿下也是,瑞雪实在不知道选宫女还有讲究,听九皇子问才知道自己欠考虑:“殿下,我错了,我就想找个熟路的人,免得你们都出去的时候,我又迷路,没想那么些个麻烦事儿,考虑不周。”

    “看在你眼光还不错的份上,算了。”反应过来瑞雪刚刚说的话,问,“你刚才迷路了?那你怎么回来的?”

    “是个像画里一样俊秀的公子让丁公公送我回来的。”

    九皇子皱眉,这丫头!居然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真想好好收拾一顿。能在宫中随意走动的人,还能差遣公公,身份地位必定不低,此番专门让一个公公送她回来,而不是指指路了事,是什么用意?只怪瑞雪粗心,只得再细细问了情况,看看能否猜出是谁来。

    另一边,初瑶让香君与自己同住,除了偏殿的事物之外,还交代了不少九皇子的禁忌,嘱咐她一定要安分做事,切莫坏了规矩。

    楚香君疑惑,方才问项瑞雪时,没什么多要注意的事,方才的事,九皇子虽然不悦,也没说瑞雪的不是,想来是好与的人。

    初瑶注意到了楚香君的神情,一笑,说:“香君,日后处事你可千万别学了那两位,她们跟着九殿下去过皇陵,曾共患难,殿下待她们自然不同,你必须依着规矩做事,平日里还得照顾着她们,可知道了?”九皇子有意教导、栽培温婉儿,对瑞雪则是纵容和维护,初瑶伺候九皇子多年,也未得那般优待。

    “是,谢姐姐指点。”楚香君没有想到,身为一等宫女,在九皇子身边多年的她说出要照顾那两位的话,曾经庆幸管事嬷嬷没有选中自己,现在却有些遗憾了,若真如初瑶说的那般,日后怕是要收了房的。

    项如意回到内务府之后,就遭到了姐妹们的嘲弄,自己刚来时就打听着瑞雪的下落,去光华殿之前,还说要和好姐妹叙叙旧,结果,瑞雪根本不搭理她,而自己因着如嬷嬷的警告而没敢出声。此时得了空过来,却只见到在房外打扫的楚香君,一句:“瑞雪在九殿下身边伺候着,没空。”便把她打发了。

    房内,九皇子根据瑞雪的描述,终于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是晟王。段渊怀十五岁参政,二十岁获封晟王,锋芒逐渐盖过了嫡皇子轩王,若非去年宫宴之时身中剧毒,至今未完全康复,便是不二的太子人选。若不是那件事,生母便不会因着一点小事失了修华的位分被打入冷宫,对于晟王,九皇子多少有些在意,听闻他为安心养病,一年来都闭门谢客,故而今日也未前去拜访,不曾想是进了宫,还帮了瑞雪,这下,不去晟王府一趟怕是说不过去了。

    九皇子撇了瑞雪一眼,说:“明天一早去晟王府上,你要为你的无理致歉,还有,带路的谢礼,你自己好生备着。”

    瑞雪这才知道那个人是晟王,第一次见面需行大礼,自己就那么跑到他面前,确实礼数不周,可不觉得要特地去谢恩,因为那本来就是交换来的,不过,九殿下既然让她去,那肯定是要去的,况且,能出宫,说不定还能在街上逛会儿,瑞雪想想就开心。

    次日一早,九皇子带着初瑶和项瑞雪前往晟王府。项如意跑来着瑞雪的时候,人已经不在,温婉儿在里屋收拾,项如意见到的,依旧是楚香君,楚香君知道两人必然是熟识的,但项瑞雪从未提及过项如意,大胆地撒谎说:“昨儿我跟瑞雪说了你来找她,可她似乎不想见你,让你以后别来找她了。”在这儿,她已经是最没地位的人了,可不想一个后进宫的丫头爬到她头上。

    项如意一愣,硬生生忍住眼泪,扭头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