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日渐宽裕
    ,!

    一株受损的人参卖了十两银子,抵得上二三十件绣品。人参不常能找到,其他的草药好寻,虽是论斤卖,也有不少收入,再也不用算着银子买米、买肉了。买了些布给瑞雪和婉儿做新衣服,瑞雪成天在山上跑,衣服早就打了无数个补丁了。还买了一匹马,让瑞雪出入方便些。温婉儿也想学骑马,学了好些日子没学会,只得作罢。

    天气暖和了些,刘嬷嬷请了士兵来帮忙在土屋侧边搭建了一个小木屋,虽然透风,放些杂物足以,土屋里腾出些空间来,宽敞许多。

    瑞雪逐渐懂得各种草药的生长习性,找起来顺利很多,又一次采到人参,卖了二十两银子,刘嬷嬷准许她自己买些用得着的东西,瑞雪花了三两买了一根细软的长鞭,一来可以防身,二来,打树上的果子更省时省力些。花十二两给九殿下买了一副弓箭,用于打猎,花了三两买些吃的用的,只余了二两银子。

    九皇子见瑞雪一个姑娘家竟然买鞭子,还用得很顺手,再加之前的种种,心中有些猜测,假装好奇地问:“你这鞭子也是你那卓叔教的?”

    瑞雪点头,又摇头:“镖局的总镖头教我防身的,卓叔教了我一套鞭法我才能耍得如此顺手。”

    “你应当是官家女子,这么感觉你在镖局长大?”瑞雪一再提及的卓叔便是镖师,言语中表露两人相处时间很长,绝不单单是认识。

    瑞雪面色一僵,思索了好一会儿才说:“我爹是巡检,我有一个堂叔是镖师,我时常住在堂叔家,所以,所以……”

    “你堂叔家有一个和你一般大的女儿?”看到瑞雪的表情,九皇子已猜到了大概,只是不想确认一下。

    “咦,殿下您这么知道?”

    望着傻得可爱的瑞雪,段辰霖相当无语,冷着脸说:“宫女虽不是什么重要的职务,也是侍奉天子的人,若是有人敢坏了规矩,比如,找别人家的女儿顶替,便是欺君之罪,全家都是死罪!”

    瑞雪吓得脸色苍白,记起临行前,父母再三交代,交换身份的事绝不能跟任何人说起,日后,她便是真正的项瑞雪。她结巴地强调:“我,我,我是真的项瑞雪,不,不是冒名顶替的!”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瑞雪的性格如何,段辰霖很清楚,换人这件事,他不打算追究,权当不知,好在他们身处皇陵已久,待回去时,就算有些不妥之处也未必会联想到她的出身。只不过该提醒、警示的,必须要让瑞雪知道,否则,日后必定会惹麻烦,便说:“那你记住,日后不要再提起你以往在镖局的日子,骑马,舞鞭子,都是你在皇陵学的,可能记住?”

    瑞雪认真地点着头。

    九皇子并不擅长打猎,十天的时间才猎得一只兔子,不过也收获了温婉儿崇拜的眼神,刘嬷嬷欣慰的眼泪,只有瑞雪没什么反应,拿了兔子,手脚麻利地煮兔肉去了。

    待到秋日,九皇子能猎些大的猎物回来了,刘嬷嬷还是会让瑞雪和婉儿给将士们送些去,剩下的大部分制成腌肉,以备冬日所需。山上草木日渐枯萎,瑞雪清闲了下来,更多的时候在酒楼打杂,学习厨艺,一方面是自己喜欢做菜,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大家换换口味。倒是刘嬷嬷和温婉儿忙些,等到冬天,就只有绣品这一个收入来源了,还需要赶制四人的冬衣。

    这半年来,大家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悠闲自在,无拘无束,倒也不错。段辰霖做惯了粗活,人黑了,手粗糙了,身子结实了,虽然从未说过什么,闲时望着京城的神情便知他盼着回京。瑞雪长了些个头,小脸黑了许多,每天开开心心,压根儿忘了自己是宫女。温婉儿比瑞雪长得快,已经高出她半个头了,还长胖了些。刘嬷嬷添了不少白发,日日忧心,生怕九殿下要在此处过年。

    深秋,方将军给九皇子带来了一则消息:阜羿国两月前突袭我国边境,攻下两座城池,我军御敌于西冉山一带,半月前,皇上下旨招兵,欲增兵西冉山,夺回那两座城池,旨意今日一早才到守陵军。

    半年多以来,方将军总会带些消息来,九皇子总是听着,并不做出什么反应,故而,今天方将军来,瑞雪也不当回事。没想到,没过会儿,九殿下便拿了书信教给她,让她务必今日送到驿站。九皇子的书信只能由驿站普通传送,到京城约莫二十日,以往也曾送过信,都没有任何回音。瑞雪送了信之后,便把这事给忘了,照旧过日子,还买了好些猪肉,做成腊肉腊肠存着。

    瑞雪不记得,刘嬷嬷可算着日子呢,三十日之后,便让瑞雪日日去驿站打听消息。以往送出信件,也没这般上心,这次是为什么?九皇子看出了瑞雪和婉儿的疑惑,笑着说:“父皇正在招兵,我只不过想应征入伍罢了,若是这事都没有回音,你们便要陪我在这里住上几年了,若是有了回音,我便要上战场。你们可愿同去?”

    “嗯,要去!”南方富庶,几十年未有过战争,瑞雪不清楚战场是什么样的地方,只是单纯地不喜欢皇宫的诸多规矩而已。

    “那我也要去。”温婉儿感觉她们向一家人一样,不愿意一个人留下。

    “哈哈哈,两个笨丫头,我与你们开玩笑的,女子不能从军,你们就在皇宫等我吧。”九皇子有预感,皇上会让他去的,不管是什么身份去,母亲至少不用在冷宫受苦了。

    终于,在送出信件后的第五十日,传来了召九皇子段辰霖回京的消息。只收拾了一晚,一行人便出发回京了。与来时不同,回去时有三辆宽敞的马车,坐得舒服,还足够放下所有的行李。离开皇陵之后,特地在最近的县城里留了半日,刘嬷嬷去兑了银票,采买了大量特产,塞满了整辆马车。在皇陵时随意惯了,一路上,刘嬷嬷重新教了两个丫头宫规,尤其叮嘱瑞雪一定不能忘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