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生计
    ,!

    打水、捡柴,段辰霖身为皇子从未干过这些,可这两日,虽说瑞雪也干着,可主要的力气活都是他顶着。

    二月初一,刘嬷嬷带着瑞雪到镇上采买,早上去,傍晚才回,刘嬷嬷有些不放心九殿下,好在,温婉儿学会了烧火,中午热个馒头还是可以的。

    刘嬷嬷带着冬枣给同行的士兵,热情地跟他们套近乎,他们也热情的讲起镇上的情况来,什么东西再哪儿买实惠,什么地方的点心好吃等等,聊了一路。到了镇门口,她们便跟士兵分开了,约了午后在镇门口汇合。

    她们要买的东西实在太多,锅碗瓢盆都需要,两个人根本拿不动,不得已,雇了一位中年大叔拉着驴车跟在后面。路过当铺时,刘嬷嬷进去了一趟,出来便唉声叹气,说值二百十两的镯子竟然才当了五十两银子!接着,她们又买了不少东西,在米铺时,刘嬷嬷本想买一大袋大米,问了下价钱,只买了十斤米,其余的买了面粉和面条,肉,腊肠之类的买的更少,倒是去绣庄买了不少针线和布料。

    待回到土屋,瑞雪从柴火堆里找出几段大邢适的木头,放在房间内,和刘嬷嬷一起搬出来两块废旧的门板放在上面,将床上原先盖的被子铺上,便成了床。今晚开始,九殿下便能一个人睡了,刘嬷嬷和瑞雪、婉儿睡门板上。新买来的被子厚实又保暖,瑞雪抱进屋便开心地在床上躺了躺。温婉儿也高兴地整理着买来的东西,大多都是不错的。

    只有九皇子看着这些东西皱了眉,问:“刘嬷嬷,我们到底还剩下多少钱?”

    “除了那一千两银票,我这儿只有不到二十两了,好在一应用品都背齐了,若省着点用,还能用上两个月,不过,殿下请放下,明儿起,奴婢便做些针线,好歹能赚些银子。银票至少去县城取,除非快马,否者,这边去县城是无法当日往返的。”刘嬷嬷如实说。吃得省也得把病养好了,补补身子,更不能让殿下天天吃咸菜馒头,碳火不能使得用好的,开销不会小。

    温婉儿一听,便说:“我也能做荷包挣银子,以往我娘都是做荷包补贴家用的。”自从出宫,便知道自己得了“不好”的差事,都说进宫能享福,这日子过得还不如家里,可已经没了退路,也只能努力把日子过好些。

    项瑞雪没有能挣钱的手艺,便掏出了离家前父母给的那袋银子和首饰,还有除夕那晚的赏银跟荷包,问:“这个荷包是不是也能卖?”随即又护着脖子上的兔毛围巾,说,“这个值些钱,可这是卓叔送我的生辰礼物,我很喜欢的,可不可以不卖啊?”

    刘嬷嬷一看,便知道瑞雪没有藏私,笑着摸摸她的头:“我的好丫头,银子我先收着,等回了宫必定还你,其他的你自个儿收着,不到揭不开锅的时候,定不会卖了去。”

    温婉儿见状也拿出了自己的私银,比瑞雪的多了不少,刘嬷嬷同样收下了,即便这样,也没凑足一百两。刘嬷嬷叹口气:“真希望皇上明儿便把您召回去。”

    “出了那么大的事,只怕父皇一时半会儿都顾不上我,没三五个月,我是回不去的。银子不够,我们省着点便是。”段辰霖望着京城的方向,伤感地说。

    “要是卓叔在就好了,肯定不用愁银子。”瑞雪感慨道。

    “你卓叔很有钱?”听瑞雪几次三番提起这个人,九殿下便随口问了一声。

    瑞雪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说:“卓叔家不富裕,不过卓叔挣钱的法子很多,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挣到钱。”

    听到挣钱的法子,刘嬷嬷也来了兴趣,问:“他都有什么法子?”

    “卓叔上山能打猎,下水能捉鱼,进厨房烧得一手好菜,拿笔墨写得一手好字。”项瑞雪一脸崇拜。

    “这算什么法子呀?”温婉儿这能跟银子扯上关系。

    “打了好猎物,皮子能卖钱,肉能卖钱,挖了人参也能去换了钱,卓叔要是乐意当厨子,店家争着来请人,月钱高着呢,过春节的时候,卓叔写得春联也有人要买,不过卓叔嫌麻烦,只亲近的几家送了便懒得动笔。所有的事,只有他不想做的,没有他不会的。”瑞雪得意洋洋地解释着。

    段辰霖撇了她一眼:“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一个山野村夫也值得这般称赞?”

    瑞雪一听不高兴了,急急反驳:“卓叔是最、最厉害的人了,才不是什么山野村夫,他的武功比镖局的总镖头高,学识比镇上的先生好,琴弹得好听,棋艺也厉害着呢!”

    “你觉得他比我厉害?”

    “嗯!”瑞雪很认真地点头。

    “你!”

    刘嬷嬷轻笑了出来,赶紧打发瑞雪去搬东西,又笑着对九殿下说:“她不懂事,你怎么也较真起来?见识多了,她自然不会这么想了。”

    段辰霖一时气恼,可冷静想想,他们在一起这一个月来,自己确实没干什么事,自然没在她面前显露什么本事,在她看来,不如旁人也是情有可原的,总有一天,自己能让那小丫头崇拜。

    第二日,刘嬷嬷和温婉儿便绣起了荷包,烧饭的活儿也由瑞雪担下了,九殿下包了挑水砍柴的事,刘嬷嬷便让瑞雪去采冬枣送给那些将士,让他们教她骑马,毕竟,每月定时采购也能过日子,可总会有意外的时候,有个人能自由出入就更好了。

    瑞雪一时口快:“我会骑马,卓叔教我的,只要再跟着去一次镇上,我肯定能记得路,只要能借到马就行。”此后,瑞雪去采冬枣便会多才一些,给将士们送些去,邻里之间打好关系才能相互帮助。

    瑞雪独自在镇上采买时,遇到几个奸商,以次充好,白白浪费了些银子,还曾遇到些流氓无赖,想抢她的银子,还好她会点功夫,跑得也快,多去了几次,熟门熟路的也少了不少麻烦。

    开了春,冬枣没了,野菜不停地冒出来,瑞雪不时进山挖野菜,多少可省些开支。有一天,瑞雪进山走得远了些,竟然挖到了两颗人参,刘嬷嬷留下了一颗小的,大的拿去镇上卖。

    瑞雪到了镇上,打听了一家价格公道的药铺,前去卖人参,老板见到瑞雪带去的人参有些损伤,很是惋惜,拉着瑞雪进了后院,教她见到人参怎么挖才能不受损。瑞雪见到院子里晒着很多草药,有不少都是她山里见过的,便问老板,其他的草药他是不是也收?老板自然是要的,不过见瑞雪采人参的方式,怕是不懂采药的,又耐心地教她识别草药,了解药性,嘱咐她采了药一定送到他这里。瑞雪跟老板学了不少,以后还想学,连忙点头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