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初到的艰苦
    ,!

    日子清苦,至少衣食不愁?这想法错得很彻底!到了住处才知道,艰苦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九皇子获罪前来守陵,不得入住行宫,只有在附近另寻住处,只是,皇陵四周并无村舍,只有一间老旧小土屋。这屋子看得出近日修缮的痕迹,可那弥补不了原本的简陋,屋前搭了一个简陋的灶台,一个大水缸,侧边半堵墙上面有个遮雨的棚,勉强算得半间房,屋内只有一张还算结实的旧床,一个断脚的柜子,一个破了边的碳火盆。茅房在屋后不远处,不过是一个搭了棚的坑!

    “这,这……”刘嬷嬷惊得说出去话来。

    “方将军,你确定这便是我等得住处?”在段辰霖看来,这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站在屋外不想踏进一步。

    方将军很是紧张,知道皇子殿下必然嫌弃,顶着发麻的脑袋,恭敬地说:“启禀殿下,按照皇上的旨意,属下只需确认殿下您人在皇陵即可,您若是不愿,自然可以不住这儿,只是,末将熟知皇陵内事物,只有此处有一间土屋,前些日子专门找人修缮了,只是皇陵内,未得皇上批准,请不得专门的匠人进入,士兵们手艺粗糙,只能修成这般模样。”

    “可是将军,这里没有被子没有食物,我们留这儿也住不下来啊。”瑞雪皱着一张小脸,为难地说。

    这时,刘嬷嬷缓过神来,给方将军塞了一定银子,勉强扯出一丝笑脸:“我们刚到这皇陵,现下这般情景,该如何是好,还请将军指点一二。”说着,拿起衣角抹了抹眼泪,“殿下始终是正经主子,吃些苦也就罢了,真要有个好歹,怕是谁都担待不起。”

    风一吹,九皇子便咳了几声,面色也更加苍白。

    方将军看得出,这四人均染了伤寒,叹了口气道:“守陵军驻扎皇陵之外,军中经费紧张,实在帮不了殿下,故而让驿长转告了皇陵内情况,望殿下采购了一应所需再进皇陵。”他望了望那些行李,“不曾想,殿下什么都没采买便来了,末将一时也措手不及。”方将军思索一会儿,说,“按皇上旨意,殿下不得出皇陵,但未提及旁人,我军每月初一、十五便到镇上采买,今日已是正月二十八,再过两日便是初一,到时便可同去,至于这两日,末将定想想办法,请殿下先在此歇息。”

    驿长确实说了皇陵清苦,让他们采买物品,可谁也没想到会是如此简陋,这方将军也没想到,那驿长只说了那么一句不详不尽的话。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无用。

    方将军刚走,刘嬷嬷便跪下跟殿下告罪,哭得很是伤心,吓得瑞雪和婉儿跟着跪在了旁边。

    九皇子将刘嬷嬷扶了起来,说:“谁都没有料到的事情,嬷嬷不用自责,怎么多天都熬过来了,也不怕再多两日。这里不是宫里,别动不动就跪了,你们两个也是,好好做事便好,不必死守规矩。”

    瑞雪听得“不必守规矩”便开心不少,放了包袱便往外走:“卓叔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只要不做懒人必能将日子过好,我这就上山转转去。”

    “大冬天的,山上还能寻出什么宝来?”刘嬷嬷虽不认同,倒也没拦着。

    大半个时辰之后,方将军派了送了东西来:半包面粉,一罐咸菜,十根玉米,两颗大白菜,四个碗,四双筷子,两床破旧的棉被,小半包碳。前来的士兵说,军中清苦,只能拿出那么多了。

    真真只有两天的份!东西再少,也只能谢过。

    顺着士兵指的路,九皇子看到了河流,这他们的土屋过去,有不少台阶,刘嬷嬷腿脚不便,温婉儿还虚弱着,九皇子不得已,自己下山打水去,刘嬷嬷和温婉儿收拾东西。

    没多会儿,瑞雪拖着一捆柴火慢慢从山上下来,看到温婉儿,立即喊她帮忙。回到屋里,见有些吃食,便高兴地说:“看来我们不用饿肚子了!我还在山上找到了些冬枣,可惜装不下多少。”说着,从身上掏出十几个冬枣。

    能入选宫女的,就算是小门效,也不应是需要干重活的家庭,更何况,还不是从最差的宫女里头选出来的。刘嬷嬷看着瑞雪有些疑惑,却也庆幸,得了个乐观的、能吃苦、能办事的丫头。刘嬷嬷看了眼那一小捆柴火,说:“柴火还少了些,趁着天没黑,再去找些来,冬枣等以后再采吧。”

    河面上结着冰,需砸开冰面才能打水,打上来的水还伴着碎冰块。九皇子打了五次水也没倒满水缸的一半,人已经有些疲惫,还有些饿。刘嬷嬷先拿了剩下的干粮给九皇子垫肚子,马上烧水做包子。瑞雪带回来的柴火都是细根的,不经烧,得有人在后头不断加柴,可温婉儿不会烧火,总是会灭,九皇子实在看不下去,过去帮忙,却被刘嬷嬷赶走,因为君子不应入厨房。

    瑞雪回来时,看到温婉儿比花猫还花的脸,没心没肺地取笑了一番,手上却接过了温婉儿的活,把活烧得旺旺的。灶头后面很是暖和,温婉儿便没离开,看着瑞雪烧火。

    吃饱饭,便是愁睡觉的问题,只有一张床,两床破棉被,四个人,怎么睡?地上肯定是不行的,伤寒未愈,今日因没有砂锅,药都没熬上,只喝了姜汤。

    刘嬷嬷让九皇子和温婉儿睡在床上,将一条被子垫在床上,拿一条用来盖,翻倒了那个断脚的柜子,将毯子对折铺在上面,说一会儿拿九皇子的厚披风当被子,将两个箱子一拼,瑞雪的小小个子躺上面长度刚好,也将毯子对折铺上,让婉儿睡下后,把棉大衣给瑞雪当被子。

    温婉儿觉得自己同九殿下睡床上有些不妥,便说自己睡柜子上,让刘嬷嬷睡床上。刘嬷嬷没同意:“这么小的床,睡两个大人实在挤得慌,再说,你身子差些,别再冻着发起烧来才是正经的。”

    九皇子也不满这样的安排,可眼前的情况只能如此,比起项瑞雪,他也情愿是温婉儿。

    瑞雪第三次冻醒时,天蒙蒙亮了,索性起了身,看到外面,柴火还够早上烧的,水就不够了,还已经结成了冰块。提着水桶去打水,却发现自己破不开冰面,只得回来找九皇子求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