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瑞雪的去处
    ,!

    来京城的路上,瑞雪一直都是和其他姐妹们挤着睡的,可还是被内务府的大通铺给吓到了,一间房,除了两侧的床铺便无其他,床上的小柜子隔出一个个铺位,也可放些衣物,木盆之类的被堆在角落,明显不够一人一个。管事嬷嬷看着一群不知所措的女孩儿,扯着嗓子喊:“不管你们来这儿之前是什么身份,让你们进宫是伺候人的,不是来享福的,想过好日子,就得先吃苦,学了规矩,学了本事,自然有你们好去处,要是个不长进的,也别怪嬷嬷给你们指派了重活儿干!”

    过了几日,小宫女们便知道,那日,嬷嬷是念她们刚进宫,客气些,现下便严厉起来,稍有差错,便是打罚。每日学规矩、学手艺、干活,累了些,到也充实。

    大年夜,宫中上下一团喜庆气象,嬷嬷们也早早放了她们的假,瑞雪和姐妹们商量着该如何守岁才不无聊,也有姐妹甚是想家,毕竟,这是她们在宫中过的第一个新年,也是她们离家后的第一个新年。瑞雪算了算,至少还要十二年,她才能出宫,那么遥远的事情,现在不想也吧,便想想自己在这宫中该怎么过,过了正月,她们可参加各司的考试,学一门手艺,日后出宫也可有门手艺养活自己。瑞雪想着自己音律不通,女红一般,厨艺尚可,可不知能不能达到入选的要求。要是落选,能在主子跟前端茶倒水便是轻便的活儿,日日洗衣扫地也有可能。

    听得一阵欢喜,原来是皇后娘娘赏了她们这些新入宫的宫女们每人一份赏银,还特别吩咐了,今夜,她们可在内务府中“无拘无束”。宫女们无不感激皇后娘娘恩德,直夸皇后娘娘仁慈。

    没过多久,内务府又迎来了几位公公,贤贵妃娘娘赏每人一个荷包,小宫女们谢了恩便一人领了一个,荷包很是精致,让大家爱不释手。

    紧接着,惠妃娘娘赏赐了糕点,淑妃娘娘赏赐了水果。

    瑞雪吃着从未吃过的美味糕点,想:若是天天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让她一辈子留在皇宫也愿意。

    门外又是一阵骚动,小宫女们探着头,猜想又是哪位主子赏,赏些什么东西?不曾想,是大批的禁军闯了进来,管事嬷嬷扯着嗓子让她们在院子中集合,禁军便一间间搜着她们的屋子,随后来了几位老成的宫女姐姐,挨个儿搜了她们的身。

    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有的吓得瑟瑟发抖,有的早已掉了眼泪,却不敢哭出声来,瑞雪不满地嘟着嘴,心里却想着,刚才还好好的,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莫不是丢了东西?一位嬷嬷和一个宫女姐姐被带走之后,内务府恢复了平静,管事嬷嬷挥了挥手,让大伙儿散了,各自休息,但不得出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大家各自整理了自己被翻乱了的东西,准备休息,安静了一会儿,几个胆大的姑娘便开始消失议论起来。有人猜测是那两人犯了错,得罪了主子;有人猜测是她们偷了东西;还有人猜,是她们藏了宫中不该有的东西……

    正月初一,新年的第一天,小宫女们的都站在院子里听着管事嬷嬷的训话,大体是让她们守着规矩做事,严禁私下议论昨晚的事,如有发现,立即杖毙!

    小宫女们消息闭塞,还是听说了些,昨夜宴会上出来大事,朝堂、后宫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良妃娘娘逝了,好几个主子受了罚,打死了几个宫女、太监,更是抓了一大片人。

    瑞雪心惊,暗想:自己只是个刚进宫的小宫女,再大的事也跟她没关系,只要安安分分做事,便能平安出宫的。岂料,这大事儿还真与自己有关!

    大年初二,依旧是小宫女们放假的日子,管事嬷嬷独独叫了项瑞雪与温婉儿,让她们收拾了自己所有的物品,说是给她们安排好了去处,今儿起,便不住内务府了。温婉儿比瑞雪大了几个月,不是同屋住的,又是安安静静的性子,瑞雪与她倒是不熟悉。

    “不是要半年左右才指派去处么?我们是要去哪儿?”瑞雪疑惑,便问了出口。

    管事嬷嬷本就面色凝重,被瑞雪问得有些火气,道:“不该问的别问,你们去了便知。”想到这两个丫头一向乖巧,又说,“入了宫便是身不由己,你们听从安排便是。”说完,特地叮嘱她们穿戴整齐,一会儿千万记得规矩!

    出来内务府,管事嬷嬷将她们进了一个偏殿,带到一位公公跟前,问:“您看着这两丫头可行?”那公公打量了她们一下,怪笑了一声,说:“差事办得不错!”

    随后,管事嬷嬷带着她们走了很长的路,到了一个宫殿,进殿前,交代说:“这是兰妃娘娘的馨兰殿,你们以后便要听从兰妃娘娘吩咐。”一进正殿,项瑞雪与温婉儿便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主位上的人也没有让她们起来的意思。

    “就她们?”主位上的人见到她们似乎有些不满。

    “回娘娘的话,这两丫头人小了些,不过都是老实本分,手脚勤快的。”管事嬷嬷赶紧解释。

    “就没有更好的?”

    管事嬷嬷立即跪下磕头谢罪:“老奴知道这两个丫头年纪小了些,可……可……”

    “呵,看来是得了别人的吩咐,敷衍了本宫的差,你胆子不小!”

    管事嬷嬷磕头磕得出了血:“娘娘恕罪,奴婢不敢,奴婢绝没有敷衍娘娘的差事,干起活来,这两丫头决计不差的,奴婢不敢明着得罪那边儿,只得如此,请娘娘恕罪!”

    许久,才听见上门叹了口气,说:“罢了,事已至此,让她们留下吧。”

    管事嬷嬷松了一口气,赶紧告退,将项瑞雪与温婉儿留在了殿中。

    管事嬷嬷出了正殿,便有一位腿脚不便的嬷嬷从侧门入了正殿,她泪流满面,进殿便赶忙磕头谢恩。

    兰妃娘娘身边的宫女姐姐将这位嬷嬷扶了起来,便听兰妃娘娘说:“刘嬷嬷,你也看到了,此事我已尽力而为,日后,只得你自个儿多费些心思,不早了,你赶紧带她们下去准备吧,明儿一早可就出发了。”

    “奴婢明白,奴婢替九殿下谢娘娘大恩。”九皇子的生母身份低微,他自幼养在兰妃娘娘膝下,兰妃娘娘宽厚,从未阻住过九皇子与生母亲近。

    “到底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只是,我能帮的,也只有这些了,日后,你们可要好好照顾九殿下。”

    “是。”

    刘嬷嬷叫了她们起来,说,日后,她们便是九皇子段辰霖的贴身侍女,要她们一同前去光华殿。

    听管事嬷嬷说,能在主子身边伺候的,至少得是二等宫女,怎么会轮到她们新入宫的?明儿出发又是去哪里?瑞雪呆呆地跟着刘嬷嬷走,觉得自个儿脑子笨了些,到现在还没弄清楚情况,侧头望了一眼温婉儿,也是一脸茫然。前面刘嬷嬷一直没停止过哭啼,让瑞雪有话都问不出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