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都是贪吃惹的祸
    ,!

    皇郁国的南方,有一个小镇,镇上有一户人家,住着三进的院落,是这里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在这个家里,大家都喊她“雪丫头”,两年前的大雪夜,是她出生的时候,可是,这个家没有人欢喜她的到来,她的父亲甚至没有想要给她起一个名字,因为她已经有十一个姐姐了,却只有一个哥哥,家中父母见是个女孩儿,十分失望。她的娘眼里也只有儿子,她见到丫头、婆子的时间比见亲人多,雪丫头喜欢她的娘亲,却更粘奶娘些。

    今天,对她一向冷淡的娘突然给她穿了一身干净漂亮的衣服,让雪丫头十分开心,更开心的是,她发现今天没有人管着她,可以让她到处走。年幼的她还不知道,今天是她大姐大喜的日子,家里进出人多,不想让人觉得小丫头不讨喜,便给她找了儿子小时候的衣裳来穿,而她的奶娘被叫去帮忙,没空来照看她。

    雪丫头看到有人端着很大盘的饼往偏厅走,便留着口水,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到了偏厅,雪丫头看到那人将一大盘的饼装入了一个大箱子,雪丫头在角落看了好久,看到一盘又一盘的见都没有见过的点心装入箱子,盖上盖,自己却只能摸着空空的肚子流口水,最终,她抵不住诱惑,想去箱子里拿一个点心,却不小心翻到了箱子里面,盖子也合了起来,这声响惊动了外面的人,他们进来看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正在这时,听着锣鼓声已进了院子,他们速速在箱子上捆好红绸,出去看新郎迎亲了。

    箱子里的雪丫头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怕被人发现挨打,便一动都不敢动,听到外面人说都出去看热闹时,才敢去拿糕点吃,吃了一块糕,又吃着饼,饱了肚子才想到去开盖子,却发现盖子打不开了。雪丫头着急,哭了,可哭声埋没在锣鼓声中,谁也没有听见。雪丫头毕竟还小,哭着哭着,她便睡着了。

    两个时辰之后,雪丫头被人从箱子里拎了出来,迷糊地揉着眼睛,却听人喝道:“哪里来的小子,竟敢偷吃喜饼!”说着,还打了两下。雪丫头看着周边的人一个都不认识,这房子也便了样,心里一害怕,便又哭了出来。

    另一个婆子笑着从那人手上将她抱来,笑着说:“大喜的日子,别闹些个不愉快的,几个喜饼又不是什么大事,看这小子的衣着,没准儿还是今儿来的小客人。”说完,便拿了个喜饼哄雪丫头,还给她找了杯甜甜的蜂蜜水喝。见雪丫头不哭了,便问雪丫头的名字,问他娘亲的名字等等,可惜,雪丫头自幼没什么人管,到现在还吐字不清,婆子根本问不出什么。

    婆子去禀了当家主母,问了所有的客人,发现没有人家丢孩子,烦扰了客人,主人家觉得尴尬,有人说,今儿的新媳妇讨喜,刚进门便招来了个小子,来日必定多子多福啊9再次恭喜了主人家。这么一听,主人家也觉得是件吉利的事儿,特意让人准备了些吃食,好好照顾她,想必她的父母不久便能来寻她。雪丫头第一次见到那么多好吃的,便笑开了,乖巧地吃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离家几百里。

    新娘子在房中听闻席间之事,对于有个不知是谁家的孩子进了喜宴之事,只当趣事来听了一番,没往心里去,更没想到此人会与她相关。新娘子家中兄弟年幼,来送亲的,是伯父家的堂兄,只见过雪丫头一次,此时自然没认出来。

    晚间,喜宴都散了,不见宾客寻孩子,也不见有人上门来找,主人家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正打算报官之时,一个妇人找上了门来,说是亲戚寄养在她家的小子不见了,来问主人家可有见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子。管事婆子正发愁呢,当下点头说有,便将孩子抱了出来,还于妇人。妇人激动地道谢,管事婆子直说不用,还送了几个喜饼给妇人。若是管事婆子细心,便会发现雪丫头对着妇人很是抗拒,分明不似亲近之人。

    原来,是这妇人是在洗衣时,听旁边的妇人们谈论这家喜宴上的事情,得知有一个不明来历的小子,想着自己的亲妹妹出嫁五年无所出,夫家越来越不耐,便打起了收养孩子的主意,听老人家说,收养孩子之后,可能会带来自己的孩子。可收养女孩容易,男孩可就难找了,现下出现这么个孩子,自然是要把握机会,可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这么容易便把孩子领回家了。

    雪丫头起初哭闹,妇人怕惹街坊起疑,给喂了些安神药,又担心孩子的亲生父母寻来,出了大价钱雇驴车连夜赶去妹夫家中。敲门时已是深夜,妇人说是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小子,怕别人知道说三道四,便连夜送过来了。妇人的妹妹见到孩子满心欢喜,妹夫的脸色并不好看,只家中一妻一妾都没生下一儿半女,又见孩子生得俊俏,有一双与自己一样的丹凤眼,便勉为其难留下了。

    次日,雪丫头的“娘”给她换衣服时,才发觉是个女孩!顿时感觉上了当,可他们知道,银子出了,人进了家门,找人贩子算账是不可能了,再者,有个女孩,总比没有的好。那天,当家的男人给她取名:如意。过了一年,这个家的男人发现自己不育,也没了休妻另取亦或再纳妾的心思,不得不从堂兄家中过继了一个男孩过来,对如意,谈不上好,却也没有苛待。

    说回雪丫头真正的家人,她们忙完喜宴才发觉少了一位小姐,四处寻了十来天都没有任何消息便作罢了,她们谁都没有想到,雪丫头是跟着她大姐的嫁妆去了大姐夫家。而发现雪丫头的大姐夫一家,从未疑心过那妇人,那时候更不知道儿媳家中丢了一个小妹,得知此事,已是数年后,自然没联想起婚礼那天的小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