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传话筒
    密道接连得地方是在床底下,宗泽通过几面铜镜,让他们隐约看到了大半个房间内的情形。

    房间内有一男一女,一个脑满肥肠的中年男子和一个婀娜多姿的年轻女子。女子在为男子添酒,男子时不时拉扯着女子。

    “爷~您方才说,这次的钦差也又快走了?爷~这样的好消息,您怎么不早说!”

    女子的声音听得卓慕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钦差,哪年不是来了走,走了来。咋们这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来,让爷亲一个。”

    “讨厌~奴家听说,这一次的钦差大人很厉害,奴家害怕~”

    “呵,你有什么好怕的。”

    “奴家前一阵子得了个物件儿,说是张藏宝图。还是张带着血迹的藏宝图。”

    “真是张藏宝图还轮得到你得了?”男子的声音中掩不住的不屑。

    “可不是。”说着,女人起身去柜子里拿了块布一张的东西,递给男子,“就是这个了,一个白吃白喝的江湖人身上扒下来。”

    “他给你们抵债?”

    “嘿嘿,爷~妈妈的手段您还不知道么。人是被迷晕了卖出去的,连块遮羞布都没给留,呵呵~这东西缝在衣服里头,差点儿就给扔了。”

    “啧、啧,女人就是狠!”

    男人随手拿起藏宝图翻看,越看越用心,连美人都顾不上摸了。许久,他激动地说:“这、这、这或许就是、就是……嘿嘿、嘿嘿嘿……”

    女子一把夺过了藏宝图,伸手道:“爷~既然您看得中,那银子?爷~这藏宝图能挖到多少财宝奴家不管,奴家只要二百两银子,这图,便归了爷。”

    “二百两?!你怎么不去抢?!拿来!”男人说怒就怒了。

    女人依附到了男人身上,柔弱地开口道:“爷~您也是常来常往的,规矩自然知道。再说了,爷您就要发财了,还在乎这么点儿小钱么?爷~您向来大方,怎么就不能帮衬帮衬奴家。”

    房间内,女人连哄带骗地让男人掏了两百两的银票。

    密道内,卓慕雪拉了拉宗泽的衣角,用唇语问:假的?

    宗泽嘴角上扬:半真半假。

    卓慕雪更疑惑了,可眼下不是问清楚的好时机。她指了指密道里面,问:可以回了?

    她知道地图落在谁手上,二哥自然就能想办法追查下去。接下去的事不看的好。

    没想到,宗泽说:别走,刚开场。

    随着一阵嘈杂声,房间的门被踹开了。汪夫人领着一帮人进来,插着腰大骂:“好你个老色胚,老娘这些年为你忙前忙后,你在这儿会妖精!死流氓,臭不要脸的,要没有老娘我,哪有你今天!……”

    卓慕雪这会儿才确定,那男人是县令汪意。也才惊讶地发现,原来汪夫人是这样的。

    汪夫人骂她男人,女人不开口。可汪夫人骂了她,她也不好惹,三两句就对骂了起来。汪夫人一个手势,她身后的人就开始在房间内又打又砸。一会儿功夫就已惨不忍睹。

    一个破碎的花瓶摔到了床边,挡住了视线。宗泽不管怎么调整铜镜,都只能看到房间的边缘。

    不过还好,听得见也成。

    女人大喊一声:“来人呐~”

    不多时,十几个训练有素的护院就冲了进来。两方人马大干一场,竟然不相上下。最终,两方人各占半间屋子,对峙上了。

    “汪夫人,您要教训你男人,奴家不拦着。可您这——砸了奴家这屋子,可是要赔的!奴家这儿可都是精心挑选的贵重物件儿,您给个三千两,这事儿就过去了!”

    “什么!你居然敢让老娘赔?9——你这些个破烂玩意儿值三千两?!你怎么不去抢?”

    “损坏赔偿,天经地义!上好的花梨木椅子,上等的官窑青花瓷器,百财翡翠摆件,珍珠帘子,哪一件不贵重?三千两,还是看在县令老爷的份上,往低了报。”

    ……

    两个女人争论不休,眼看着就要打起来。

    “好了!都别吵了!夫人,我是来办正事的,你休要胡搅蛮缠!”汪县令转头又说,“三千两银子,我赔!不过,你得把藏宝图给我。”刚才汪夫人来得“太及时”,藏宝图还在女人手上。

    汪夫人虽有疑惑,但看起来确实有什么藏宝图,只好暂且忍一忍。

    “呵呵,这会儿,我不卖了!爷您还欠两千八百两!”

    汪县令咬着牙说:“你别以为我真不知道你这儿干的什么买卖!真撕破了脸,对谁都没好处!”

    “为这几千两银子撕破脸?汪县令,你怎么不想想,这些年,上头为你摆平了多少事儿?这钦差大臣可还在呢!”

    “你——”

    “把东西抢过来!我就不相信,一个下贱婊子,敢对县令怎样!”汪夫人一招呼,两方人马又打上了。

    “都住手!”

    “好了,别打了!”

    “住手,住手!”

    然而,汪县令的叫喊声几乎被淹没,无人听从。

    动静大了,左邻右舍也都注意到了,开始有人来打听情况。

    “啊!”

    “啊!”

    几声惨叫,几只断手滚落在角落。两方人马迅速停了手,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宗泽迅速收了铜镜,按住卓慕雪好奇的脑袋,向她摇头,并将木板合得只留下一条缝。只有些许声音传入密道。

    “珠儿,还不向主子赔罪。”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女人跪倒在地,惶恐不安地认了错。

    汪夫人称那人为公子,也十分爽快地告了罪,三两下说了藏宝图的事情。

    “嗯?”

    只一声,珠儿就主动献上了藏宝图。

    “汪县令觉得这图有几分真?”

    “约莫七八分。”

    “哦?”

    “这绸缎,是那几年惯用的,从样式到手感都一致。这绸缎上绘的,是老盘宿周边的路线。不说别的,光那年暴雨、水灾就冲掉了不少苦,能知道这老路的,怕是不多。”

    “只是这绸缎,又脏又破还落过水,很难看清原来面貌,只怕……即使是真的,我们也难以找到地点。”

    “我自会想办法还原。过几日,我让人誊一份给你,你务必要找到地点!”

    “是。”

    “好了,都是自家人,你们的事就此打住,谁也不许再闹!”

    上面热闹散了,宗泽和卓慕雪也退了出来。临出来前,宗泽还用大石将那一条支路封了。

    “你可知后面出来的男人是谁?”卓慕雪问。

    宗泽摇头:“这声音似乎听到过,但绝不是熟人。”

    “那珠儿是你们的人?”

    “不是,利用了她一下而已。”

    “今天都是你们安排的?”

    “那男子出现以前,都在意料之中。没想到能碰上幕后之人。”宗泽兴奋得两眼发光。

    “那藏宝图……”

    宗泽轻拍了一下卓慕雪的脑袋:“问得太多可不是好孩子。”

    “我不小了,是大人了!”卓慕雪嘟嘴。

    宗泽轻笑着将卓慕雪送回小院。临走前还不忘吩咐:“早些通知你二哥,莫断了线索。”

    好吧,她就是个传话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