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凌侠的良苦用心
    看着薛天烈站在原地沉默不语,凌侠顿了顿,表情痛苦的回忆了片刻,然后他语气悲哀的说道:“知道我这辈子最遗憾的是什么吗?是因为我的一厢情愿,害死了五万多名战旗师团的兄弟。

    当初他们完全可以平安无事的撤离,可就是因为我的一道命令,他们全都战死在了州安省,我对不起那些兄弟,所以从那之后,我就发誓再也不让那些追随我的士兵白白送死。

    昨天倭寇出动的是弓弩兵,步兵冲过去就是送死,为什么我只派遣了程真的轻骑兵万人队?那是因为轻骑兵的机动性强,倭寇的弓弩兵无法克制他们,可就是这样,我也舍不得把所有的骑兵都派出去,只派遣了一个骑兵万人队,因为我担心派出去的人太多,会出现死伤情况。

    你们都是步兵,在弓弩兵眼中步兵就是活靶子,把你们派上去跟送死没什么区别,承认我有私心,因为我特么怕你和军团的兄弟们死在倭寇的弓弩下,我不敢保证派去的兄弟能平安撤离,所以徇私滥权的扣下了你们,现在你过来找我,说我拦着你杀敌立功了。

    薛天烈,你凭什么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那些士兵?你有什么资格让那些追随你的兄弟去送死?你想当好汉,想玩英雄主义,好啊,我可以成全你,稍后我去找军师,让他把你调出雷霆军团,给你换一个师团当师团长,你可以任意的率兵去参战,以后没人拦着你。

    你不是想当英雄吗?想杀敌立功吗?好,我给你立功的机会,离开雷霆军团后,你可以换一个部队当师团长,然后带领你的那些士兵去立功,若是有人愿意跟随你离去,我绝不阻拦,从今以后,你当你的英雄,我做我的懦夫,等你功成名就之日,我亲自为你斟酒端杯。”

    “军团长息怒,薛将军不是那个意思,您也知道他的脾气,他就是心直口快,说话时嘴上没把门的,军团长您千万消消气。”

    看到凌侠真的发火了,杜启君和颜三娘等人急忙站出来打圆场,纷纷劝凌侠消气。

    劝慰凌侠的同时,杜启君走到薛天烈跟前,看着脸色低沉的薛天烈,杜启君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认真的对他说:“天烈,你比我进入军团晚几年,算起来,咱俩在一起当兵已经超过十年了,今天老哥哥说句公道话,我觉得军团长做的没错。

    试想一下,如果昨晚你真的率兵出战了,你有把握率领麾下的兄弟全身而退吗?那些兄弟为你马首是瞻,对你的命令言听计从,而你却为了贪图军功,把那些追随你的士兵兄弟带向战场,如果以雷暴师团士兵伤亡减半为代价换来了军功,你能安心佩戴勋章吗?

    你能想象雷暴师团死伤减半的代价吗?你能承受那些追随者因你而死的愧疚吗?看看隔壁那两个军团,昨天还雄赳赳气昂昂,可是今天却变成了这幅模样,如果军团长真把雷霆军团派去了,至少会损失三分之一的兵力,清理士兵尸体时,你有资格面对那些遗体吗?

    我承认军团长的所作所为有些自私,可他这么做都是为了咱们雷霆军团,你回想一下,边界线剿匪、牤牛山遇敌,穿越封锁线,还有昨晚的战斗,如果不是军团长设法保全,咱们雷霆军团纵使是铁打的,恐怕也灭了好几次,咱们如今能囫囵的站在这里,这都是军团长的功劳。”

    听完杜启君这番话,薛天烈露出一丝懊悔的表情,不只是他,那些跟着他来这儿质疑凌侠的万夫长们,全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