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无限遐想
    ,精彩小说免费!

    莹莹被凌侠抱在怀中时,感觉一股从未有过的温暖,她感受到凌侠怀中的温度,那种温暖给了她无限遐想,她忽然感觉自己好累,莹莹下意识把头倚靠在凌侠怀里,任由凌侠抱着自己前行,她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似在如沐春风,渐渐的,她昏睡过去。

    凌侠发觉了莹莹的情况,他一边用说话的方式吸引莹莹,防止她陷入昏迷,同时他加快步伐,加速朝道观方向跑去,虽然那里刚刚被卓不傲等人袭击了,但是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谁也不会想到,凌侠二人会重新折返回道观。

    一路狂奔,凌侠终于来到了道观,眼前的道观房间已经大变样,两根柱子被打断了一根,窗户和房门被打坏,甚至就连供奉的神像也碎成了七八块,此时,掌柜的和钟神陲已经不见踪迹,看样子,他们都落到了卓不傲手中,对方离开时把二人挟持了。

    进屋后,凌侠把莹莹放到干草上躺着,将熄灭的火堆重新点燃,再把坏掉的门窗重新修好装回去,做完这些,凌侠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帮莹莹把受伤的手臂包扎好,正巧掌柜的受的是刀伤,所以凌侠抓了许多治疗刀伤的金疮药和其它药材。

    将莹莹的手臂包扎完之后,凌侠摸着莹莹的额头发烫,他又从衣服上撕掉一块布条,用雪水洗干净浸湿之后,他把布条敷在莹莹的额头上,这是一种最常见、最简单、最实用的物理降温方法,忙完这些,凌侠开始给莹莹接骨。

    之前莹莹跟苍山三侠交战时,左腿被对方的扫堂腿给击中,凌侠抬起莹莹的脚,轻轻挽起她的裤子,随即,莹莹光滑细嫩的秀腿出现在凌侠眼前,虽然莹莹的小腿修长白直,但凌侠却顾不上欣赏,因为在莹莹腿部足踝的部位有一圈十分明显的淤青。

    此时的足踝已经肿胀变粗了一圈,凌侠用手轻轻一碰,原本已经陷入半昏迷的莹莹居然被痛醒了,她表情痛苦的睁开眼睛,打量了周围一圈,当她看到正握着自己的小腿,用手轻轻抚摸时,她随即脸色一寒:“臭小子,你敢占我便宜,信不信我杀了你。”

    “大姐,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占你便宜了。”说话间,凌侠抬了抬莹莹的左腿,指着足踝部位的淤青处,淡淡说道:“你自己看看你的腿,这都肿成什么样了?我刚刚查了查,你的腿骨应该折了,要是现在不抓紧时间移位复原,你以后就会变成瘸子。”

    “之前要不是你们叔侄二人临阵投降,我怎么会被对方伤到?本姑娘生怕最看不起懦弱的怂包,你放开我的腿,我不用你这个懦夫管,不就是变成瘸子吗?本姑娘认了。”说完,莹莹动了动腿,想要把腿从凌侠手中抽回来,可是她一动就疼的钻心。

    虽然莹莹不怕敌人,甚至也不怕死,可是她却怕疼,看到轻轻一动,足踝处就疼痛难忍,她先是痛呼了一声,接着,莹莹吧嗒吧嗒的掉开了眼泪,虽然她此时浑身全都难受,可是一想到日后会变成瘸子,眼泪流的更多了。

    “你一口一个懦夫,一口一个怂包,骂的很过瘾是吧?刚刚看到你陷入了昏迷,我还以为你你会死掉呢,可是现在看来,你应该还能多活几年,因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是凭你刚刚那番恶毒的话,我就知道你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凌侠没好气的噎了莹莹一句,说完,他不理会莹莹的态度,自顾自的帮她接骨,抬起莹莹的小腿,先是用于轻轻找寻骨骼的断裂部位,接着,把断裂错位的骨骼用力接回去,只听“咔”的一声脆响,凌侠把断裂错位的骨骼给重新接回原位。

    当断骨复位的那一刻,一阵剧痛突然袭来,猝不及防之下,莹莹被痛晕了过去,等她醒过的时候,已经是清晨时分了,她终究是练武之人,身体底子极好,经过一夜的休息,加上凌侠调理有方,早上转醒之后,她的发烧已经退下了。

    莹莹回忆了昨天的遭遇,又瞅着眼前的道观,语气幽幽的说道:“也不知道大师兄怎么样了?他被武林盟的人给抓走了,肯定会受到折磨的,想不到你会返回这里来,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候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到也是个聪明人。”

    “醒了?”凌侠倚坐在木柱旁,侧身看了眼莹莹,问道:“武林盟的人为什么要抓你们呢?”

    “这是江湖恩怨,你一个乞丐,打听那么多干什么?”话刚说到一半,莹莹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她噌的坐了起来,只见此时手臂已经被包扎好,左脚足踝处也绑着木板固定了,这两点都没有问题,但是自己身上的衣服却很不对劲,之前她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但此时却是干爽的,不止是自己的衣服,凌侠的衣服也干了。

    看着自己身上干爽的衣服,莹莹美艳的脸颊瞬间阴沉下来,她从腰间抽出自己的软剑,注入真气,用剑尖指着凌侠,寒着脸询问道:“昨天你把我埋进雪堆里时,我的衣服明明已经湿透了,可为什么此时我身上的衣服是干的?你昨晚对我干什么了?”

    “天地良心,昨晚我可什么都没干。”看到莹莹手中的宝剑,凌侠一脸委屈的耸了耸肩:“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自己打坐运功驱寒,你凭借自己深厚的真气修为,把身上的衣服给烤干了,完事之后,你又自己躺下了。”

    “真的?我怎么不记得这些了呢?”莹莹狐疑的挠了挠头。

    “绝对纯真啊,你昨晚发烧了,可能把这个过程给忘了。”说完,凌侠下意识的擦了擦鼻子,昨晚他流了很多鼻血,因为失血过多,直到现在还有些眩晕呢,看着莹莹半信半疑的表情,凌侠心虚的朝外面走去:“你先歇息一会儿,我出去弄点吃的。”

    话音落下后,凌侠逃似的离开了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