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来自帝都皇宫的征召令
    ,精彩小说免费!

    清林疆,北部战区军事指挥总部!

    南宫雄霸正在聆听那名通令官汇报凌侠的情况,从紫嫣疆回到战区总部指挥,那名通令官把凌侠的遭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听完之后,南宫雄霸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什么?凌侠被公主揍的下不来床了?怎么会这样呢?你确定凌侠是真的受伤了?他是不是不想接受本帅的征召,所以假装受伤,以此来躲避战区的征召令?”

    “启禀大都督,驸马的确是被公主给打废了,末将亲自查验过驸马的伤势,可谓是触目惊心呐,驸马不但外表被揍的看不出人形,就连五脏六腑也都移位了,令人不忍直视啊。”通令官唏嘘道。

    “你确定凌侠的伤势是公主打的?”南宫雄霸不甘心的追问道。

    “末将确定。”斩钉截铁的回复了这一句,通令官解释道:“末将离开战旗师团后,特地去了一趟琉璃疆总督府,从外面打探了一番,结果那里的百姓都传遍了此事。

    许多百姓都亲眼看到了公主狂殴驸马的经过,说是驸马拿着鲜花去找公主道别,正巧赶上公主犯病,结果驸马不但没能道别成功,反而被公主暴揍了一顿,此事千真万确,绝无半点虚假。”

    “公主的性格我还是了解的,她性子高傲清冷,最不喜欢那些诡计花招,这是一个人的秉性,所以她决不会跟凌侠配合欺骗世人,如此看来,这一切真的是巧合了。

    可问题是怎么会赶得这么巧呢?公主居然偏偏在这时候犯病,她这一犯病不要紧,我征调凌侠的计划只能搁置了,唉……伤筋动骨一百天,凌侠这伤势至少得修养三个月才能康复。”

    说到这儿,南宫雄霸露出一丝愁容:“战局一天一个变化,三个月之后,谁知道战局会变成什么样啊?原本我指望凌侠能够对抗一下港宁一郎,可如今他来不了了,我该派何人上阵呢?

    天妖绿竹辅助古修缘坐镇东部战区,北麒麟协助龙九重主攻西部战区,诸葛丞相和章化极负责南部战区,唉------四个战区,只有我这里没有军师出谋划策了,看来我只能求教家父他老人家了。”

    感叹了一声,南宫雄霸走到案桌旁,铺开纸墨,他书写了一封亲笔信,把眼前的遭遇如实禀报了一番,像南宫鸿儒求教办法,写完之后,他将书信封好,让通令官飞鸽传书把信件送往帝都。

    ……

    帝都皇宫旁边的大都督府,原本这是南宫雄霸的府邸,四皇子登基称帝之后,把这里扩建改造了一番,如今变成南宫家族在帝都的临时落脚点,南宫鸿儒和一干家族嫡系住在这里办公。

    这里紧挨着皇宫,旁边驻扎了一个整编军团,是护卫皇宫的主要力量,帝君为了表示恩宠,特地赏赐给南宫家族五枚令牌,持令牌者可随时出入皇宫,由此可见帝君对南宫家族的倚重和信赖。

    这天傍晚,南宫鸿儒刚刚从皇宫议政返回,正想去书房,忽然,官家拿着南宫雄霸的亲笔信跑过来寻找南宫鸿儒,他一直关注着北部战区的情况,听到有南宫雄霸的亲笔信,他心中感觉不妙。

    站在门口打开书信,看到里面的内容后,南宫鸿儒转身朝旁边的亭台走去,只见他倒背着双手,指尖夹着亲笔信,一脸思忖的从亭台里沉寂,过了片刻,他让管家回复一封信,就说“知道了。”

    ……

    凌侠的伤势虽然严重,可其实那些都是皮外伤,一个月之后就已经活奔乱跳的了,今天,他拿着纪思茗汇报的赈灾情况,正从军营里翻看蓬莱疆的赈灾进程呢。

    就在这时,忽然,正从外面训练士兵的江海流,急匆匆跑进了营帐内:“将军,外面------外面------外面来了几名司礼太监,说是奉帝君之令,来咱们师团宣读圣旨了。”

    “什么?圣旨?”疑惑了一句,凌侠便想躲回床上躺着,结果他刚坐下,五名太监从外面走了进来,领头那名老太监是凌侠的熟人,那人原本是先帝身边的司礼太监,如今他服侍新任帝君。

    “驸马凌侠接旨。”

    说话间,太监们走进了大帐,几名太监刚一进入战旗师团的大帐,就看到半坐在木床上的凌侠,望了凌侠一眼,司礼抬手举了举手中的圣旨,展开后,用他那尖细的独特嗓音缓缓宣读圣旨。

    圣旨上虽然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词,可是总结起来,其内容就是北部战区局势不利,凌侠既然是朝廷在册的师团长,又是先帝诰封的天下第一勇士,自然应该身先士卒,率兵杀敌,为朝廷分忧。

    当今帝君也就是四皇子夏远霄,用下达圣旨的方式,逼迫凌侠率领战旗师团参战,命令凌侠即刻奔赴前线参与作战,宣读完圣旨,那名老太监看到凌侠沉默不语,便暗示凌侠过来接旨谢恩。

    凌侠没有想到南宫雄霸会来这么一手,居然能够请动帝君颁发圣旨,听完圣旨的内容,见司礼太监示意自己过去接旨,凌侠稍一思索,然后指着自己的腿。

    他谎称上半身已经康复了,可是双腿还没好利索,所以无法起身去接旨,或许是猜到了凌侠会找这种借口,凌侠刚说完,司礼太监指着营帐外,说帝君牵挂凌侠的伤势,所以派了两名御医随行。

    听到帝君连御医都派来了,凌侠顿时无语了,沉吟了片刻,他抬手接下了圣旨,看到凌侠接旨了,司礼太监松了一口气,接着便要回去,可凌侠却拦住了司礼太监,说什么也不肯让他们回去。

    挽留住司礼太监和外面那两名御医之后,凌侠招呼人给他们接风洗尘,酒席间,他暗示众人把司礼太监和御医给灌醉,一番推杯换盏,众人全被灌趴下了,看到几人已经喝高了,凌侠把他们装到马车上,而他则骑马连夜启程。

    “驸马,咱这是要去哪儿啊?为什么非得带着他们几个上路呢,”随行的司徒尘峰问道。

    “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去找打呗,我还得一顿揍才行。”一脸无奈的说完这句,凌侠指着醉醺醺的司礼太监和御医:“至于带着他们上路嘛,那是因为我需要他们充当证人,走,去琉璃疆总督府衙门,一定要在天亮之前赶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