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来自北部战区的征召令
    ,精彩小说免费!

    蓬莱疆,夏朝受灾最严重的的疆域,辖区十省尽数遭遇地震洗礼,此时,凌侠正站在临时营帐前,跟负责赈济此疆的纪思茗商议蓬莱疆日后的建设事宜,忽然,老崔骑着战马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下马后,老崔先是朝纪思茗抱拳施礼,接着,他从怀中掏出一份调令递给凌侠:“驸马爷,这是北部战区大元帅南宫雄霸,刚刚派人下达给咱们战旗师团的征召令,通令官此刻正在师团大营里。”

    “征召令?什么征召令?”闻言后,凌侠从老崔手里接过调令翻看,原来,南宫雄霸以北部战区大元帅的身份,征召凌侠率麾下师团前往北部战区参与抗倭战斗。

    “这南宫大都督估计是遇到麻烦了,要不然他不会想到我。”收起调令,凌侠返回营帐,展开一副地图,标出北部战区的范围,查看一番之后,他询问老崔:“讲一讲北部战区的局势。”

    “是,驸马。”整理了一下思绪,老崔指着地图上的几个区域,缓缓对凌侠说:“岛国负责攻打北部战区的统帅叫港宁一郎,是一个思想极端的鹰派主战军人。

    港宁一郎这个人擅长使用计谋作战,他的用兵方法诡异莫测,南宫大都督跟他对上之后,没少吃亏,大都督麾下是十二名武帅也都败给了港宁一郎,他现在已经完全牵着住了北部战区的主场。

    南宫大都督和港宁一郎的兵力持平,双方都集结了三千万士兵,按理说主场作战,天时地利都在咱们这边,大都督应该能够所向披靡才对,可事实恰巧相反,南宫大都督被港宁一郎定在了清林疆。”

    “有没有港宁一郎作战时的战报总结?”凌侠问道。

    “战报总结?仗都打完了,还要那玩意儿干什么?”老崔茫然道。

    “你还是不够心细啊。”感叹了一声,凌侠沉声道:“我们如果想了解一个人的风格,那就从最细微处入手,虽然之前的战事已经结束了,但是咱们可以从战报总结之中观察出对方的用兵轨迹。

    咱们成立情报站,培训情报员,为的是什么?就是要收集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仗虽然打完了,可是之前那些仗是怎么打的?是否战胜过敌人?怎么获胜的?又输在了哪里?,这些都至关重要。”

    “是我疏忽了,我这就派人去整理收集那些战事数据,然后给您送过去。”检讨了一句,老崔一脸忧愁的看着凌侠,问道:“那征召令的事情怎么办?咱们到底去不去北部战区接受征召呢?”

    “这个嘛……”凌侠思忖了片刻,然后一脸为难的低语道:“我现在还顶着战卫军师团长的名衔,更是先帝册封的天下第一勇士,如果我拒绝征召的话,肯定说不过去。

    可问题是我现在不能去啊,南宫大都督虽然是北部战区的军事指挥官,可归根结底他属于朝廷派,我如果遵循他的征召,率人前往战区参战,肯定会让太子和二皇子误会,他们会认为我投靠了朝廷派。

    但是南宫大都督通过北部战区给我发布了征召令,我不去又不好,如果我拒绝了南宫大都督的征召,且不说朝廷和南宫大都督心里不高兴,老百姓也会误会我,我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才行。”

    “去也不行,不去也不行,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老崔一脸焦急的担忧道。

    “是啊,究竟该怎么办才合适呢?”低语了几句后,凌侠忽然眼睛一亮,随即,他露出一丝贼贼的坏笑:“嘿嘿-----我有主意了。”

    ……

    两天后,清晨,天刚刚泛起亮光,琉璃疆总督府衙门前,凌侠捧着一束野花,叫开大门之后,就从门口狼嚎似得唱歌:“轻轻地,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

    “滚,大清早的你从门口吼个什么鬼。”被吵醒后,夏宁儿阴测测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凌侠手捧野花站在门口,唱着一首她从没听过的哥,夏宁儿心里有些暗暗开心。

    她其实已经不生凌侠的气了,但是看着周围站着许多下人,门口还有许多百姓围观,她只得故意绷着脸,装作冷漠的说道:“我不是让你永远不准来我这儿嘛?你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哦,这样啊,那我走了。”话音落下,凌侠扔下手中的话,扭头就往回走。

    夏宁儿说完之后,正打算自己找个台阶下,然后让凌侠进府吃饭,可没想到凌侠竟然这么拽,看到凌侠转身离去的背影,夏宁儿愣了愣,接着,她脸上露出一丝煞气。

    一个轻跃跳到凌侠跟前,望着凌侠的面孔,夏宁儿伸手拧住凌侠的耳朵,怒冲冲的骂道:“我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你大清早的来招惹我,是不是骨头又痒痒了。”

    “你干什么?放开?你要是不再不放手,我可不客气了。”凌侠嘴硬的吼道。

    “吆喝,涨胆子了,居然敢威胁我,我就是不放手,本公主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听到凌侠这般嘴硬,夏宁儿一个锁喉便用手臂勒住了凌侠的脖子,将凌侠制的动弹不得。

    看到夏宁儿竟然使出这么毒辣的招式对待自己,凌侠顿时怒发冲冠,只见他双腿一伸,双手交叉攥拳,气沉丹田,大声吼道:“救命啊,公主又犯病了,谋杀亲夫了,快来人呐……”

    “你-------你------你竟然这般无赖------”听到凌侠的叫唤声,看到周围人群都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夏宁儿又气又怒,急的跺了跺小蛮靴,她抬腿就是一脚:“我让你吼,我让你喊,我踹死你个无赖……”

    盛怒之下,夏宁儿一脚将凌侠给踹趴下,接着,她骑在凌侠身上咣咣一顿暴揍,把凌侠揍的遍体鳞伤,打完之后,夏宁儿长舒了一口气,站起身子,整了整衣服,她对门口的士兵吩咐道:“把驸马爷送回他的住处。”

    当南宫雄霸派来的通令官,从战旗师团总部看到快要断气的凌侠后,顿时吓了一跳:“这-------怎么伤成了这样------这还能上战场吗?”

    “别说是战场了,操场我都去不了了。”说到这儿,凌侠勉强睁开肿胀的双眼,握着通令官的手,悲戚的说道:“通令官同志,麻烦你转告大都督一声,我作为他的老部下,给咱们禁卫军丢人了……呜呜呜……我打不过公主啊……丢人呐……”

    说了两句,凌侠竟然一脸悲伤的哭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