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凌侠的厚黑学 中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那些大家族底蕴深厚,凌侠想了想,随口问了句:“那此刻他们那里还有多少家底呢?”

    “家底?这个吗?”陈辅臣思忖了一番,回禀说道:“那些家族盘踞商界这么多年,家底肯定是殷实无比,就拿豆家来说吧,他们要是把全国的分号发动起来,除了本次运抵的这两千万石粮食之外,各类粮食还能再凑出五千万石。”

    “这么厉害?”凌侠一脸惊讶的眨了眨眼,随后,他犹豫了一下,接着,凌侠站起身子,他看了那些个巡抚一眼,笑吟吟的说道:“走,咱们围着那些商业世家转一圈,拜访一下那些财神爷。”

    鼎壹省豆家位于城南清幽山脚下,占地数千顷,院墙像是两条长龙一般蜿蜒长绵,门前是百米宽的石阶路,穿过大门,里面楼台林立,亭阁遍布,秀丽的假山、清澈的水湖、芬芳的花园,令人置身其中仿若漫步在仙境一般。

    因为事先派人通传过了,所以凌侠他们赶到豆府门前时,豆府的嫡长子豆安光已经率领家族嫡系一脉事先从门口站着迎接了,穿过三弄楼阁长廊,凌侠一行人被迎接到了族长豆昌德的住处。

    豆府里的家丁、丫环成群,当凌侠进入族长的住处后,几十名丫环轮流端着各种水果轮流上桌,将水果摆好,又有十几名家丁提着食盒从门口等着,接着,丫环们去门口把食盒端了进来。

    打开食盒,只见里面摆着一道道美味佳肴,粗略一数,足有四十多道珍馐美味,酱汁蹄筋,清蒸闸蟹,碳烤乳鸽,腐乳焖肉,坛子排骨,爆闷海鱼,清汤驴肉,油淋大雁、红烧牛肉……

    待所有人都入席落座之后,丫环们站在众人身后负责斟酒,而这时,豆安光兴冲冲的对管家吩咐道:“今日驸马爷和诸位巡抚大人来访,寒舍蓬荜生辉,上茶,去书房把那罐雪莲丝拿来。”

    听到吩咐,官家出去了,不一会儿,管家抱着一个玉罐回到客厅,把玉罐里的茶叶分给诸人,又命人去冰窖取白雪融化烧开送来,前后忙碌了一番,管家提着雪水,小心翼翼的给众人沏了一杯茗茶。

    “驸马爷,这乃家父珍藏的“雪莲丝”,此乃世间绝无仅有的奇茶,生长条件极为苛刻,普天之下只有雪域疆的万米雪峰上有此奇物,雪莲丝每茬只生长七株。

    这七株雪莲丝周围各有一种雪兽守护,每五十年成熟一次,每次成熟只现世一刻钟,若是一刻钟之内无人采摘,便化为冰晶枯竭,错过了这一次,那就只能再等五十年了。

    为了采集这雪莲丝,家父派遣了数千人守在雪域疆,足足守了三十年,才成功采集了七两雪莲丝,为了这点雪莲丝,家父折损了二百多人,运回之后,家父视若珍宝,从不让我等染指。

    此茶效用神奇,能解万毒,可消千病,品用之后可以延年益寿,能够强身健体,甚至还可以增加武者的修为,端的神奇务必,家父这些年只舍得喝了一次,还是醉酒之后。”

    介绍到这儿,豆安光指着那个玉罐,一脸得意的说道:“这茶来的我豆府之后,曾经有人出天价求购,一百万玉币一两,但是家父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呵呵-----诸位大人今日有口福了。”

    豆安光正洋洋洒洒的说着呢,忽然,一名衣衫褴褛,满身补丁,胡子拉碴,邋遢不堪的老头柱着拐棍,拿着一个破碗从后堂进来了,看到这人后,豆安光愣了愣:“哪来的老混……”

    话刚骂到嘴边上,豆安光忽然愣住了,揉了揉眼,他急忙停住嘴边的话,一脸呆滞的跑到老者面前:“爹,你不是去后堂还衣服了吗?怎么弄成这幅德行了?孩儿都没认出来。”

    他这句说的倒是时候,豆安光的确没有认出那个老头就是他爹,幸亏他反应及时,要不然等他把脏话全都骂出来,肯定会挨他爹的揍,原来,这个叫花子模样的老者竟然是鼎壹省首富,豆氏家族的族长豆昌德。

    豆昌德出来后,刚想说什么,但是当他看到桌子上摆放的那些美味佳肴之后,顿时气得脸色一变,悄悄瞅了众人一眼,当他看到坐在上首主位的凌侠,豆昌德偷偷打量了一番,感受到豆昌德的目光,凌侠抬头朝他露出一个阳光的微笑。

    看到凌侠再对自己微笑,豆昌德先是回复了一个礼貌恭敬的微笑,接着,他拿起手中的拐棍,狠狠的朝豆安光打了过去,这一幕,把众人全都弄懵了,凌侠也愣住了,不知道他这是干什么?

    没有理会众人目光里的疑惑,豆昌德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不孝的逆子,眼下灾祸连连,周围尽是灾民,大家伙连口饭都吃不上了,你居然在这里讲排场,你知不知道这些菜能够换多少粮食?

    驸马爷和诸位巡抚大人为了灾区的事情昼夜操劳,为了帮助周围的四座疆域赈济灾民,驸马爷愁的寝食难安,你现在居然当着驸马爷和诸位大人的面搞奢张浪费,我打死你个龟孙儿。”

    打骂了豆安光一顿,豆昌德走到门口,朝院子里喊道:“管家,去仓库里取一万石大米,驸马爷要从延秀疆赈济灾民百姓,咱们豆家虽然是小商小贩,但是这个时候不能含糊,立即把那些粮食捐过去。”

    “这老家伙不简单,居然猜出了我来此的目的。”把豆昌德的一言一行看在眼中,凌侠忽然露出一丝微笑:“豆员外果然是慈善之家,来来来,这些酒菜都快凉了,豆员外赶紧坐下吧。”

    “不坐了,不坐了,吃不下去,我心里牵挂着那些受灾的百姓啊。”豆昌德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

    “真的啊。”笑了笑之后,凌侠似笑非笑的盯着豆昌德,沉吟片刻,他缓缓说道:“既然豆员外心里牵挂着灾区的百姓,那我就给你个机会,你借给我点粮食,怎么样?”

    “借粮食?”听完凌侠的话,包括陈辅臣在内的人全都愣了愣,谁也没有想到凌侠会找豆家借粮食,回过神后,豆安光一脸不悦的嘟噜了一句:“你买我家的那些粮食还没给钱呢,现在又来借粮食,把我们当什么了?冤大头啊?不借,一粒米儿都不借。”

    “既然如此,那你们一家人就好好享用这顿美餐吧,再不吃,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凌侠笑眯眯说道。

    听到这话,大家全都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