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第一百五十八章 招兵买马 下
    这几天,一则招兵告示刷爆了洪泽、延秀、呈安、蓬莱四座疆域,内容是公主夏宁儿体恤灾民流连失所,各级衙门混乱不堪,灾区遍地狼藉,匪患暴民横行,天灾**频发,灾民苦不堪言。

    眼下时局多变,内有七王争嫡,外有岛国入侵,四座疆域无依无靠,一旦战事引燃,灾区百姓只得任人宰割,疆域无兵士,内城却官吏,名为疆域,实是空城,战事蔓延至此,定将横尸万里。

    鉴于岛国全面入侵,占我国土,杀我黎民,汉奸为虎作伥,通敌卖国。而朝廷、太子、二皇子、三方皆不肯接纳四座受灾疆域,任其自生自灭,公主悲天悯人,决定帮助四座疆域赈灾抚民。

    四座疆域秩序混乱,暴民横行无忌,因此夏宁儿以皇室之名征集士兵,拟定从四座疆域内各征兵一百万,所征集之士兵不予参战,只管赈灾,从军之后,士兵全力投入赈灾事宜之中。

    另外,所有参与暴乱的灾民应即刻停止行为,解散各自团伙,若是继续为祸一方,公主将会派遣主战师团进行剿匪,剿匪之际,遇匪既屠,不予姑息,望诸人好自为之。

    本次征兵以灾民为主,征录之后,军营发放统一制服,承担一日三餐,提供歇息住宿之所,定期发放军饷物资,若是表现优异之人,可晋升军职,希望大家踊跃参加报名。

    这封征兵的告示贴出去之后,瞬间引起了各方的注意,太子看到属下递来的副卷后,轻笑了一声,把副卷递给绿竹翁,他摇头道:“呵呵----都这个节骨眼了,小妹还忙着赈灾。”

    “公主未必有这个思路,依老朽猜测,这应该是驸马的手笔。”绿竹翁看完内容后,略一思索,有些不确定的分析道:“驸马应该是打算招兵买马,可他去哪弄经费呢?”

    ……

    二皇子的行宫内,夏远文正在打量着手中的告示,看完告示里的内容,他把告示放在桌案,语气唏嘘道:“这几座疆域原本是我们兄弟几个负责赈济的,结果却……”

    “王爷不必感慨,当初若不是太后趁王爷离宫赈灾之际,篡改了传位诏书,王爷早就登基称帝了,而这四座疆域也肯定赈济如初,归咎起来,这一切都应该怪太后。”

    劝慰了二皇子一句,秋落北用折扇挑起那副征兵告示,沉声道:“我看了看这上面的内容,怎么感觉像是凌侠的口气呢,好端端的他征兵干什么?是赈灾还是想称霸?”

    ……

    帝都禁城金霄殿里,帝君夏远霄正在批示奏折,看到一座疆域总督上奏的折子里汇报的是公主征兵,他不禁愣了愣,沉吟片刻,夏远幽低语道:

    “小妹的心思虽然纯善,可她性格孤傲清冷,纵然她的心里真怜悯那些灾民,也绝想不出这种征兵赈灾的法子,赈济完灾民,那些疆域就受她控制了,朕该不该打压她一番?”

    听到夏远霄的这番担忧,一名满头白发,身穿紫色朝服,表情睿智的老者缓缓站起身子,这人乃是当今帝太后之父,被先帝誉为“威震天南”的南宫鸿儒。

    闻言后,南宫鸿儒语气洪亮的说道:“帝君身为一国之尊,绝不可再使奇谋诡计,阴谋诡计乃是为臣为将之人施展,而帝君之尊,应行正大光明之法,施大公无私之策。

    公主远在边境,虽是疆域之主,可却为朝廷守护边界,她的实力强了,对面的百万山脉联盟就不敢动,从这一大局来看,她这次征兵是对朝廷有利。

    不管征兵是公主的意思还是驸马的意思,他们征兵赈灾、平息暴乱、抚恤灾民,重建灾区,这些都是在帮朝廷的忙,就算日后公主掌控了那几座疆域又如何?

    难道帝君没有信心打赢岛国倭寇?难道帝君觉得无法战胜太子和二皇子?难道帝君认为朝廷不能收复全境?不管那些疆域现在属于谁,最后全都会属于朝廷和帝君。”

    ……

    岛国作战指挥总部,中元樱子拿着情报机关送来的征兵告示观看,看完之后,她把视线放在洪泽、呈安四座疆域的沙盘上,看着看着,她的眉头渐渐皱成了一个“川子。”

    “樱子,怎么了?要不要休息一下?”见中元樱子的表情如此凝重,她旁边一名身穿盔甲,体型庞硕,相貌野蛮,双手持刀的男子瓮声问道。

    说话的这名男子叫八岐布,是岛国此次入侵作战的总指挥,其身份地位仅次于中元樱子,这八岐布身份尊贵,他乃是前国师八岐纳的胞弟,也是中元樱子的未婚夫。

    “多谢八岐将军关心,我没事。”道了声谢,中元樱子之中沙盘上的地貌图说道:“琉璃、紫嫣、延秀三座疆域呈三角地势排列,本就是绝佳的军事阵地。

    而洪泽、呈安、蓬莱三座疆域又正巧挡在那个军事三角的前列,如果夏宁儿沿着这三座疆域部署一道防线,再以延秀疆为大本营囤积重兵,那咱们北上的道路就被堵死了。

    也不知道太郎遭遇了什么?至今音讯全无,我派出近百批细作去打探消息,全都无功而返,而这时候夏宁儿又开始征兵,我担心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看着中元樱子忧心忡忡的样子,八岐布把嘴一撇:“我还是那句话,对付夏朝这些人,就应该以杀立威,可你非要搞什么怀柔之谋,推行海陆一家,共繁共荣,太磨叽了。

    咱们发兵至今,才占据了区区十座疆域,不仅如此,还遇到了各种反抗势力,要是依照我的方法,短则一年,长则三年,必定能全面攻占夏朝一百零八疆域。

    我才懒得用什么互相制衡、逐步侵蚀呢,要想征服那些夏朝人,只有一计,那就是杀杀杀,杀的那些人不敢反抗,杀的那些夏朝人心惊胆寒,到时候自然就乖乖投降了。”

    ……

    在众人心怀心思的侧目下,凌侠这边的征兵工作开始进行了,征兵是在延秀疆一座废弃的广场上进行的,凌侠派人简单清理之后,就开始进行登记审核。

    刚一开始,无数灾民就如潮水般涌入广场,瞬间把广场给堵得水泄不通,这些都是来应征入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