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招兵买马 上
    陈辅臣等人离开后,司徒尘峰走到凌侠跟前,一脸不解的问道:“将军,末将有一事不解,既然将军明知这些人是贪官,为什么还要用这些人呢?

    把这些贪官杀了以儆效尤之后,将军大可以自己率兵查抄了那些囤积居奇的黑心商贩,把那些人挣取的不义之财罚没充公,最后再挑选几名精明干的官吏任职,如此岂不更好?”

    “唉……”叹息了一声,凌侠沉声道:“我也没有办法啊,陈辅臣他们从这里为官多年,势力庞杂根深,有他们在,就能安抚下面那些府衙的军心。

    要是我把这些人全都一刀给咔嚓了,当时是痛快了,可是我上哪儿去找十个精明能干的文官来这儿当巡抚啊?假设我真的找了人来这里任职,又怎么保证那些人不贪钱呢?

    刘贤这些人都是吃饱了的鸭子,他们此刻已经贪不动了,也不敢贪了,可要是再派过来一批没喂熟的鸭子,那些人肯定会重新贪污一遍,到时候受罪的还是老百姓。

    陈辅臣他们之前赈灾时表现的极为得力,后期更是每人凑出了五百万枚玉币赈灾,不管那些钱是怎么来的,这些人能够凑出来,那就说明他们还是有本事的。

    这些贪饱了的官员被我今天一吓,肯定会惊醒,要是他们日后幡然悔悟,我就给他们一次机会,如果那些人依旧执迷不悔,那我就送他们上路。”

    说到这儿,凌侠仿佛想起什么,看了看左右,他忽然问道:“对了,我最近怎么一直都没有看到曲琴诗呢?自从她跟师团来到疆域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这丫头上哪去了?”

    “嗯……这个……”吱呜了一句,司徒尘峰悄声告诉凌侠:“曲姑娘被公主发配到了师团的一个百人队食堂,之前公主看到将军跟曲姑娘走的比较近,可能吃醋了。

    因此师团刚刚来疆域报到时,公主趁着驸马忙着赈灾之际,偷偷去了一趟师团,把曲姑娘贬罚到食堂去做饭,将军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啊,公主不让我们说的。”

    “什么?诗琴被贬罚到食堂去做饭?”凌侠愣了愣,紧接着,他脸上闪过一丝怒气,二话不说就走出了总督府衙门,来到隔壁的师团驻扎点,他愤怒的踹开了营帐大门。

    此刻,江海流、穆古英、岳千峰、姬墨、贺友祯、鲁一安、裴南坡、罗老大、掌柜的、老崔等人正在商议布置防御阵型,看到凌侠怒气冲冲的样子,众人全都愣住了:“将军为何如此生气?”

    “曲琴诗呢?我的侍卫长呢?为什么这次汇合之后,我找不到我的侍卫长了?”凌侠当众质问大家。

    “这……”听到这个问题,江海流几人抬头看了眼凌侠身后的司徒尘峰,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司徒尘峰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看到他这个样子,大家顿时明白了,所有人都不敢吱声。

    ……

    战旗师团某个百人队里,此刻士兵正在吃午饭,司务长从前面打饭,而曲琴诗则拿着一块抹布在擦桌子,几名士兵在吃饭的时候,故意把骨头朝地下吐,他们一吐,曲琴诗就得拿着工具去打扫。

    但是曲琴诗刚转身离开,那些人又开始从地上吐骨头,看到这儿,曲琴诗只得重新回去打扫,看着曲琴诗打扫卫生的样子,那几名士兵嘲笑道:“这位美人一开始可是师团长身边的大红人啊,

    上次我教训几个新兵,正巧被这个美人看到,你们猜怎么着?这丫头竟然仗着师团长宠她,当众训斥了老子一顿,还让我给那些新兵蛋子道歉,害的老子颜面扫地。

    现在师团长手底下聚集了许多精英名将,她没有用处了,结果被发配到咱们这儿,千算万算没算到她居然来到老子身边了,你们都看好了,老子是怎么教训她的。”

    说话间,那人故意把碗里的菜汤到洒在桌面,然后故意朝曲琴诗招呼道“过来给我擦了,哈哈哈……你要是不过来,我就去百夫长那里告你,说你摆架子不干活。”

    凌侠领着江海流那伙人来到曲琴诗所在的食堂,刚走进餐厅,就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望着曲琴诗穿着围裙、拿着抹布在所有士兵的嘲笑中干活,凌侠的怒火再也压制不在了。

    他随手抬起一把椅子,走到那名士兵身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看到那人抬头望着自己,凌侠指着曲琴诗,对那人说道:“这人是我罩的,平时我都舍不得骂,你竟然敢羞辱她,老子打死你个混蛋。”

    说话间,凌侠也不顾自己师团长的身份,举着椅子就朝那名士兵的头部砸去,直接把那人给打懵了,他没想到凌侠身为堂堂师团长,竟然会跑到食堂为一个做饭的女人打架。

    “师团长息怒。”

    “将军,注意影响。”

    “别别别,都看着呢。”

    见凌侠竟然为了曲琴诗,当众发飙殴打一名士兵,江海流几人赶紧上前阻拦,连抬带架的把凌侠朝外拽,凌侠挣扎着摆脱开众人,他走到曲琴诗面前,一脸歉意的看着她,柔声道:“让你受委屈了。”

    曲琴诗被眼前的这一切给惊呆了,她之前被公主发配到厨房时,看到凌侠没有出现,她委屈过,埋怨过,伤心过,可是此刻当凌侠来到厨房为她出头时,曲琴诗心中的委屈全都烟消云散了。

    凌侠抓起曲琴诗的手,把她手里的抹布扔在地面,然后拽着她离开食堂,曲琴诗默默的跟在凌侠身后,眼中流出激动的泪水,江海流等人急匆匆的从后面跟着,大家朝师团长营帐走去。

    凌侠:“为什么没人告诉这件事?”

    江海流:“公主吩咐的,她不让我们告诉你。”

    凌侠:“战旗师团谁说了算?”

    众人:“……”

    训斥完江海流等人一顿,安顿好曲琴诗,凌侠盛怒之下直奔琉璃疆总督府衙门而去,因为路途遥远,等他赶到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当他气冲冲的踹开夏宁儿的房门,准备严厉斥责她一番时,迎接他的是晚上病发的夏宁儿。

    “哥哥,哥哥来了,欧耶,哥哥来看我了……”看着面前欢喜雀跃,语气开心,正蹦高欢迎自己的夏宁儿,凌侠满腔的火气顿时咽了回去,朝夏宁儿露出一副僵硬的笑脸,凌侠咬牙切齿的攥了攥拳,接着,他在夏宁儿的撒娇纠缠下,一脸郁闷的坐下给她讲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