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凌侠的手腕
    听到凌侠要购买物资,而且还是现钱结算,刘贤几人顿时来了精神,他们一脸迫切的看着凌侠,询问他打算买什么物品?凌侠笑吟吟掏出一份购物清单,把清单递给众人。

    接过清单,刘贤等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见上面写道“大米一千万石、面粉一千万石、粥米一千万石、棉衣两千万件,棉靴两千万双、布料七百万匹,金疮药二百万箱、清凉散二百万箱、驱寒草二百万箱、解毒丹一百万箱,军帐三百万顶……”

    “这可是一份超级订单啊。”一脸欣喜的看完清单,刘贤和陈辅臣等人笑呵呵的对凌侠说:“不瞒驸马爷,你这清单上面的物资,我们全都能帮忙买到。

    只不过-----咳咳-----这价钱略微高了点,最近这段时间粮食涨价涨的疯狂,许多商贩甚至是垄断经营,虽然近期物价有所回落,可是这些紧俏物资,依旧是供不应求。

    就拿棉衣来说,地震前是三个铜币一件,地震后被炒到了三个银币,后来经过官府打压,商铺把价格下调了许多,可依旧得需要五十枚铜币,两千万件棉衣至少也得需要两万五千枚玉币。

    棉靴的价格虽然比棉衣便宜许多,但差价并不是太大,要是买两千万双的话,怎么也得花个两万枚玉币,至于其它的物品就更贵了,尤其是药品和粮食,简直是有价无市啊。”

    话音落下后,刘贤笑呵呵的凑到凌侠面前,美滋滋的说道:“虽然这些物资很难弄,但是我们几个有些特殊的渠道,可以凑齐清单上的物资,不过嘛,驸马爷得先付一部分定金。”

    “需要多少定金?”凌侠眯缝着眼睛询问。

    “嗯。”沉吟了片刻,刘侠和几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伸手一个巴掌:“咱们是亲兄弟明算账,虽然大家是一家人,可是也得按照规矩来办,您必须得先交付五十万枚玉币才行。

    驸马爷需要的这些物资,差不多需要三百万枚玉币,您先交纳五十万枚玉币做定金,剩下那些等货物到齐之后,我们先拨付一半,届时,你再准备一百万枚玉币。

    到时候我们验钱您验货,一切都没有问题之后,你把剩余的一百五十万枚玉币备齐,我们会把货物运到漕运码头,货物一到,你把玉币给我们就行了,公平合理,保证童叟无欺。”

    “的确是公平合理,可我没有那么多钱怎么办?”凌侠依旧笑嘻嘻的看着众人。

    “没有那么多钱?”怔了怔神,刘贤语气茫然的看着凌侠,随口问了句:“您手里有多少钱?”

    “三万金币,全部家当。”凌侠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人。

    听到凌侠的话,刘贤几人气的差点骂街,眼下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三万金币够买什么的啊?也就够买几口人的粮食和衣服,再多就买不着了,如今驸马拿三万金币购买物资,简直是太扯了。

    “怎么都不说话了?”环顾了一圈四周,凌侠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却而代之的一脸阴沉和冷冽:“我知道你们几个控制了疆域内的粮食、棉衣、布料、药品、帐篷等物品。

    本以为你们看到灾区损失惨重,会收手放弃发国难财,可是现在一看,你们是一点都没有悔改,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跟大家算一算总账,稍后我就让战卫兵去抄家,把十省境内的黑心商贩全都查抄。

    听说你们跟那些黑心商贩走的很近,好啊,等我处理完那些投机倒把,扰乱市场、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的黑心商贩,然后我再过来招呼你们几位,把你们从灾民身上搜刮的钱再给刮下来。

    之前让你们干点活,你们居然联手威胁我,当时我动不了你,现在没有朝廷了,新任的帝君不要你们,我杀你们跟闹着玩似得,放心,杀完你们之后,我就对那些黑心商贩动手,让你们黄泉路上有个伴。”

    看到凌侠说翻脸就翻脸,众人全都懵了,刚刚还说得好好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翻脸不认人了呢?难道?驸马今天真打算给自己这些人算后账?

    凌侠说完之后,朝外面喊了句“来人,”一声令下,几十名战旗师团的士兵跟着司徒尘峰走了进来,凌侠指了指陈辅臣十人,对司徒尘峰吩咐道:“把他们拉出去砍了。”

    “遵命!”说话间,司徒尘峰就带士兵朝着陈辅臣等人扑来,两名士兵架着一名巡抚,二话不说就往外面走。

    “驸马爷,你这是干什么?”

    “驸马,你不能这么对待我们。”

    “驸马,饶命啊,我们救灾有功啊,”

    “对对对,我们还修缮黄水河的沿岸大堤了。”

    “是啊,驸马,我们之前全都按照你的吩咐凑钱救济灾民了。”

    “驸马,你可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啊,你不能卸磨杀驴吧。”

    看到凌侠动真格的了,那些人全都慌神了,一个个的开口求饶,此时他们全都没有了巡抚的架子,都快吓尿了,就在士兵们即将把他们架出大门时,陈辅臣灵光一闪,口中大喊了一句:“我愿戴罪立功。”

    听到陈辅臣愿意戴罪立功,凌侠让人把他们给架了回来,笑吟吟的打量了众人一番,看到这些人此刻着实吓得不轻,凌侠便问道:“陈大人,不知你想怎么戴罪立功啊?”

    “驸马好手段,微臣服气了。”语气狼狈的说完这句,陈辅臣继续道:“我们几个愿意把驸马清单上所需的物品全部凑出来,不但如此,我们把疆域里的物品价格调整下来,使物价恢复正常。

    我们也知道错了,不该跟那些黑心商贩联手欺负百姓,回去之后,我等立即把那些囤积居奇的商贩罚没抄家,查抄的所有物资和财物,全部上缴总督府衙门。”

    “你们都看看,还是陈大人醒悟的及时啊。”说完这句,凌侠走到陈辅臣跟前,轻轻将他扶起来,语重心长的说:“如果你们真心改过,我一定给你们这个机会。

    你们之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以后的事情,我要为你们负责,把你们之前贪污的那些全都吐出来,保证以后清白做官,以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

    “驸马……”怔怔的看了凌侠一眼,陈辅臣眼神中露出一丝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