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天下分崩离析
    中元樱子没有收到太郎的传书,隐约感觉不对,到了中午时分,依旧没有消息传回,这时候,中元樱子沉不住气了,随即派出三路细作去探听消息,又亲自飞鸽传书至暗点,询问太郎的踪迹。

    就在中元樱子因为联系不到太郎而焦虑时,凌侠依旧和众人从议事厅内讨论这次战斗的得失,把战斗中的伤亡数据,以及战车、战马、和其它武器的损失说了一遍,随后凌侠闭口不言。

    听到伤亡数据,所有人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这时候,夏宁儿沉声道:“重金抚恤那些战死的士兵家属,除了正常抚恤之外,我个人再增加十倍抚恤金,那些人都是为我而死的,他们的家人我养着。”

    “诸位总兵,我有一件事始终想不明白,还请大家帮我解释一下?”话音落下,凌侠一脸不解的看着众人:“为什么咱们的六万骑兵干不过敌人的三万骑兵?”

    “唉……”众人叹息了一声,沉默片刻,牛开山唏嘘道:“实不相瞒,我们这些人也是第一次跟岛国骑兵交手,对方骑兵一看就是从战场厮杀历练出来的,那些人都是经过血与火的洗礼。

    对方的披甲铁马、铁马阵、骑兵的马背骑射,短矛投掷抛射,双手腰刀、下马清理陷阱,步行骑兵开路,躲避长矛兵的方式,这些都看的我眼花缭乱,那些方式全都是敌人实战中总结出来的。

    反观咱们这些骑兵,都是临时拼凑的,根本没有过实战经验,以前都得当信差使用,骑兵们的理论知识倒是知道一点,可真要到了战场上,根本发挥不出骑兵应有的威力。”

    “这次事情暂时过去了,可是以后就不好说了,岛国已经全面入侵,迟早会跟咱们在战场相见,咱们交了这么昂贵的学费,如果不跟敌人学习一番,岂不是太浪费了。”凌侠看了大家一眼:“

    咱们这边有四万多匹战马,这次又俘虏了五万多匹优良战马,加之一起足有十万多匹战马,我打算学着岛国培养骑兵的方式,秘密组建一个实战型的骑兵军团。”

    本以为这个提议会得大家的响应,可是当凌侠说完之后,周围那些总兵大统领们全都露出一丝为难之色,疑惑之下,凌侠询问原因,这才知道是经费的事情。

    各省战卫军的装备配给一直是由兵部承担,而士兵和将领的军饷则由户部承担,武将的品阶和职务晋升由兵部和吏部共同负责,之前先帝在位,一切军事问题都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可当先帝驾崩,七王夺嫡之后,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七名亲王分为三派,掌管兵部夏远霄归附了太子,太子告示天下,兵部所有的装备配给,只发放给附属其麾下的疆域,其余疆域的战卫军自生自灭。

    跟太子派的情况一样,掌管户部的夏远燃归属了二皇子,因此二皇子也发布了告令,户部所有的经费储备,只补充自己名下的疆域势力,至于其他疆域的官员及士兵,一律不予理会。

    虽然太子和二皇子把朝廷的兵器库和经费储备都搬空了,可是朝廷派也不示弱,四皇子动用了国库的储备玉币,朝廷发布圣旨,凡是隶属于朝廷的疆域,一切经费正常拨付,余者以叛逆论处。

    说白了吧,三方势力都只补充自己阵营内的经费和武器装备,对于其它阵营所属的疆域,根本懒得理会,之前朝廷派、太子派、二皇子派都拉拢凌侠和夏宁儿,可是被二人回绝了。

    因此,凌侠的紫嫣疆和夏宁儿的琉璃疆被三方势力给排斥门外了,他们断绝了两座疆域的经费和兵器补充,不但如此,三方阵营在军事部署上,都将凌侠二人名下的疆域列为敌对势力。

    之前救济灾民、防治水患、已经花空了两座疆域的储备资金,上个月开始,琉璃疆已经开始拖欠士兵军饷了,没有了兵部的支持,士兵们只能翻出去年的棉衣御寒。

    不只是战卫军的日子难过,琉璃疆境内的各级衙门,官吏和差役们也都发不出俸禄了,再继续下去,用不了两个月就会出现大规模的罢工,眼下可谓是山穷水尽了,几位巡抚晚上都愁的睡不着觉。

    琉璃疆都混到这种份上了,紫嫣疆就更别提了,一场地震把紫嫣疆震的七零八落,能把灾区重新建好已经是奇迹了,更不可能有多余的经费了,这种背景下,他们根本养不起一个骑兵军团。

    听完眼前的情况,凌侠陷入了沉思之中,此时天下分崩离析,各方势力都在拥兵自立,外有岛国入侵,内有七王争嫡,如果没有足够的自保势力,紫嫣疆和琉璃疆迟早会被别的势力吞并。

    想到这儿,凌侠决定拿出一张底牌,之前天霄子送给他一副藏宝图,上面是一座巨大的金矿,当时凌侠偷偷用手机把藏宝图给拍摄了下来,现在是时候挖掘那座金矿了。

    只要有了那座金矿充当经费,紫嫣疆和琉璃疆的实力会迅速壮大起来,但是,在挖掘金矿之前,必须得拥有足够的自保之力才行,打定主意后,凌侠暗暗做出一个决定。

    当天,凌侠先是跟夏宁儿秘密交谈了一番,接着,凌侠把掌柜的喊到面前,一见面就问他:“咱们师团还有多少钱?”听到这话,杨禄财告诉凌侠,师团仓目前只剩下三万多枚金币。

    让掌柜的把那些金币全都取出来,随后,凌侠返回了鼎壹省,他把十省巡抚喊到总督府衙门,见面后,凌侠笑眯眯的看着众人:“我想买一些物资,可是没有渠道,因此想要拜托你们几位帮忙采购。”

    “买物资?”愣了愣,刘贤试探着问道:“什么物资?货物多吗?费用谁出?现钱还是打条?”

    凌侠笑吟吟回答:“货物很多,主要是粮食、棉衣、布料、药品之类的赈灾必须品,我买东西,费用自然是我出了,本人没有欠账的习惯,因此,以有的货物一律现钱结算。”

    “呵呵------那真是太巧了,我们正巧有些渠道,可以买到你需要的那些物品,只要驸马爷的钱够,那些东西要多少有多少。”刘贤笑眯眯的说道。

    “是吗?”闻言后,刘侠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