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赈灾抚民 终
    ,!

    凌侠和夏宁儿回到总督府衙门时,只见议事厅内端坐在十名身披盔甲,威风凛凛的壮汉,这些人乃是各省的军机总兵大统领,他们都是奉命前来拜见新任总督的。

    打量着面前的这十名军机总兵大统领,凌侠微微皱眉,此刻虽是清晨,但这些人却有的浑身酒气,还有人一身的胭脂香,除了坐在最后的那人清醒些,其余人都迷迷糊糊的。

    “拜见公主,拜见驸马。”打了声招呼后,众人全都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转眼看去,有人自顾自的掏着耳朵,有人仰着脑袋在打盹,有人眼睛微闭的在歇息,还有人在揉眼睛。

    “看诸位的样子,好像是都没休息好啊,是不是灾区近日事情太多,诸位将军都忙着赈灾而没有好好休息啊?”凌侠一脸郁闷的说完这句。

    “没有,休息的挺好,就是昨晚喝高了。”

    “灾区的事情再多,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我们都是当兵的,跟赈灾有什么牵扯啊?”

    “就是啊,赈灾是各衙门差役和三班捕快的事。”

    “没错,赈灾是差役和捕快的事情,我们不掺和。”

    “昨天在酒楼喝的有些蒙圈,那地方的酒和菜是真不错。”

    听完凌侠的话,在座的总兵大统领们纷纷发着牢骚,可他们不说话还好些,听清他们的对话后,夏宁儿不禁皱起了眉头:“整日醉生梦死,难道你们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吗?”

    “别的事情?”鼎壹省的总兵赵强军一脸无奈的自嘲道:“我们这些人名义上是军机总兵大统领,朝廷的正二品武职,可实际上呢?实际我特么连个师团长都比不上。

    就拿我们鼎壹省的战卫军来说吧,一个省不足两万人,而且还都安置在了五城兵马府,负责帮那些捕快们巡视五城安危,堂堂战卫军竟然干起了捕快的差事。

    一个师团长麾下还特么有三个万人队呢,可我这个总兵大统领手底下却只有两万人,就这样,还被曹总督和那该死的陈巡抚压制着,他们只给两万人的军饷,剩下的那些不管了。

    玛德,这些年我自己都搭进去好几千枚金币了,你们去看看,鼎壹省的战卫军都忘记自己是军人了,他们整天跟捕快们厮混的都不想当兵了。”

    “你们鼎壹省不错了,知足吧,至少你们的战卫军还有自己的大营,至少还有独立的训练场,你看看我们鼎贰省的战卫军,连特么营地都没有,我现在是跟提刑按察使司衙门借的地方。”

    “都嘟囔什么啊?就你们两个难过啊,你俩不错了,好歹还给经费呢,我们鼎叁省从五年前开始就被巡抚衙门断了军饷,我找曹总督闹了好几次,结果一点用都没有。”

    “要说惨,我们鼎拾省的战卫军最惨,你们再难混,好歹还有个名分吧,我们呢?我们连编制都被裁撤了,裴巡抚想要效仿别的文官疆域,打算把鼎拾省的战卫军取缔掉。”

    听到这些总兵大统领们的对话,凌侠渐渐听出了一些意思,他们这些年一直被各省的巡抚衙门和总督给打压着,郁闷之下,只能整日借酒浇愁。

    环视了一圈,凌侠将目光转向最后那人,那是一名相貌黝黑、身似铁塔、满脸络腮的大汉,看到那人一脸不屑的藐视众人,凌侠不禁有些好奇,问道:“这位将军貌似有些不同意见啊。”

    “我没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只是觉得他们几个忒孙。”话音落下,这人站起身子朝凌侠和夏宁儿抱拳说:“我叫牛开山,乃是鼎捌省的总兵大统领。”

    说到这儿,见周围那些人都在瞪他,牛开山虎目一瞪,口中瓮声瓮气的反驳道:“你们都瞪我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不成?你们就是太孙了,所以才被人家给拿捏着。

    要说被打压,试问一下,这里的诸位哪个不被打压着?我那个巡抚一枚铜币的军饷都不给我,兵部给的那点军饷被总督府衙门截留了,当地衙门又不拨钱。

    我找他们要钱要的紧了,巡抚要裁撤我们的战卫军,把营地划给别人用,可是我怎么办的?我就占着那片营地不让手,谁来我也不让,要是别人敢来营地收我的地盘,我就派兵揍他们。

    他们不是不给我们发经费吗?好啊,那我就自己去挣钱,我让士兵们去黄水河打鱼,让士兵们去山上伐树,我还租了两条船,负责护送黄水河上的漕运船只。

    就是凭借卖鱼、卖树、护送船只,我把手底下的那些士兵给养活了,我挣的钱虽然不多,但是发放军饷,购置粮草,拨付军服全都够了,只要兵部一天没有裁撤我们,我就一天不放弃。

    纵观整个紫嫣疆,也就我们那里还保留了一个整编军团的战卫军编制,我们不但有编制,还有战斗力,这次地震之后,你们那些省份全都闹起了暴乱,可是我们省就没人敢闹。”

    “行了,你牛总兵厉害还不行吗?你本事大,我们本事小,我们这些人都比不上你,这总可以了吧。”牛开山的话触动了许多人的敏感神经,很多总兵大统领不喜欢听。

    看到众人说着说着就要吵起来,凌侠急忙制止了众人,让大家全都冷静一下,或许是凌侠被封为天下第一勇士的关系,亦或者凌侠有军方背景,因此这些总兵们对凌侠的话还算听令。

    凌侠也感觉出来了,这些总兵虽然有些压抑郁闷,但是跟那些巡抚和布政使们属于两种风格,这些人对自己和夏宁儿的到来并不敌视,或许这跟文武阵营有种很直接的关系。

    众所周知,凌侠被帝君册封为天下第一勇士,其本身又是拥有军方背景的武将,他自然而然的被归纳到了武将势力的范围,因此当凌侠到来后,文官们表示抵触,而武将们则认同归属。

    凌侠也清晰的认识了这点,所以他也不见外:“我有件事情需要咱们的战卫军介入,但是我不了解咱们疆域省总共还有多少战卫军?你们几个报一下手中的兵马,看看总共还有多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