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赈灾抚民 上
    总督府衙门正堂内,侠望着已经收拾干净的“议事厅”他让柳白玉去巡抚衙门传话:“告诉那些巡抚和布政使们,给他们一盏茶的时间,如果一盏茶之后,他们没有出现在总督府衙门,那我晚上就领着公主去陈巡抚家里喝酒。”

    柳白玉听到吩咐后,转身出去传达命令,因为那些巡抚和布政使们正在各个医馆里治伤,所以柳白玉只得挨个寻找他们,找到人后,她把凌侠的话一字不漏的转给对方。

    半盏茶左右,柳白玉终于通知完了所有人,当她骑马返回总督府衙门时,发现陈辅臣和另外几个省的巡抚及布政使全都来报到了,只差最后两个刚刚接到通知的还没到。

    柳白玉的念头刚转到这儿,门外响起一阵喧杂声,只见四个身穿劲装的大汉,抬着一副担架,担架上躺着鼎肆省巡抚贺至清,虽然他此刻被绷带缠的跟个木乃伊似得,但语气却十分焦急。

    “到了没有?快,快点,再快点,千万别让公主再发飙了。”说话间,四个壮汉火急毛撩的跑进了院子,好家伙,他们的速度居然比骑马的柳白玉差不了几个呼吸。

    贺至清前脚刚到,鼎拾省的布政使后脚就来了,他因为腿骨折了,所以是让属下背着过来的,看到所有人都到了,只有自己来的最慢,那名布政使紧张害怕之下,竟然吓的哭了出来,

    此刻,夏宁儿坐在主位,凌侠站在旁边,左边是司徒尘峰和曲琴诗,右侧是柳白玉、姚歆瑶、黎瑾萱,所有人依次站好后,凌侠淡淡的扫视下首的那些官员们。

    看着陈辅臣和那些巡抚及布政使们,凌侠都于心有些不忍,原来,面前的这二十位封疆大吏,此刻全都被揍的精神萎靡、满脸凄惨,有的甚至连话都不能说了。

    这些人里面,陈辅臣、刘贤、王吉胜三人的伤势略微好些,原本陈辅臣不想听从夏宁儿和凌侠的召唤,但是当凌侠说到不来就领着公主去陈辅臣家里喝酒时,他哆嗦了一下,然后第一个跑到总督府衙门报到。

    当人都到齐后,凌侠看了夏宁儿一眼,见夏宁儿不愿理会陈辅臣他们,凌侠轻咳了一声,语气凝重的说道:“陈大人,嘱咐大人,公主喊大家过来是为了赈灾一事。

    之前的事情暂时先放一下,你们欺上瞒下的事情也日后再议,散会后,你们派人返回各自的辖区,把各省的总账明细全都送过来,你们也不需要有抵抗心理,因为这是规矩。

    大家都是官场中人,自然应该知道,但凡是有官员交接,其账目应事先封账,交由上级审计核查,如果账面的收支和报销没有问题,则顺利交接,假如账目有问题,那就得严查深究了。

    眼下正值灾区危及时刻,公主没有时间审核账本,但即使这样,你们也应该把账本交上来,等公主日后有时间的时候,会慢慢观看的,到那时候再讨论账目问题。

    回去之后,你们立即开仓放粮,辖区十府境内必须展开灾民救济,百县境内必须设立灾民安置点,救灾最基本的一个要求,每个县衙的属地里面最少要设置一百个救助点。

    每个救助点最少能够容纳五千名灾民,注意,我说的是“最少容纳五千人,”谁也不能给我打折扣,除了避寒的营帐之外,食物、饮水、药物、棉衣,也必须得供应及时。

    这些只是开头,属于赈灾的前期工作,灾民安置妥善之后,下一步是要安葬处置遇难者的遗体,为了避免引发疫病,所有的尸体必须火花处理。

    我听说有些省份已经出现疫病集体发作的苗头了,为了避免演变成瘟疫,立刻组织医馆对伤员进行医治,从井水或者河流饮水中投放药物,免费发放治疗疫病的草药。

    之后就是废墟清理工作了,我来的时候看到了,所有的受灾省份还都是废墟一片呢,回去之后,你们立刻布置人手,对废墟进行清理,有用的材料留下来,没有的垃圾处理掉。

    同时也要想办法恢复道路通敞,不管是运输物资还是清理废墟垃圾,这都离不开道路,所以大家务必把辖区内的道路恢复通畅,如果人手不够,可以先抢修官道,但至少要把路通开。

    我和公主目前就想到了这几点,如果你们想补充一些,现在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探讨,如果诸位没有要补充的,那就回去执行命令,公主会不定时巡察暗访的,希望诸位认真对待。

    另外还有一点最重要的,那就是赈灾事宜中所有的开销,全都由衙门自己承担,决不能向灾民们索要任何费用,回去之后,你们立即筹备资金,赈灾工作刻不容缓了。”

    “嘶……”

    听完凌侠的要求,陈辅臣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思量片刻,陈辅臣壮着胆子说道:“驸马,这个------恕微臣直言,这个工程------嗯------有点-----有点大啊。

    按照每县一百个救助点计算的话,全省最少得设立一万个救助点,全部算下来的话,这是五千万灾民的安置量,如果算上食物、棉衣和药品的开销,每个灾民每天至少要花费两个铜币。

    一个人两枚铜币,五千人就是一亿枚铜币,折算成金币就是一万枚,每天一万枚金币,如果安置三个月,那就是近百万枚金币的开销啊,还仅仅只是临时安置灾民的开销。

    目前遇难的灾民已经到达五百万人了,安葬处置那些遗体也需要一大笔开销,如果再算上伤者救助,清理废墟,道路修建,后期重建,疫病预防,这些费用加在一起至少需要一千万枚玉币。

    那可是玉币啊,要想把灾区彻底重建,安置好所有的灾民,每个省至少得花费一千万枚玉币,这笔开销实在是太大了,省巡抚衙门和布政使衙门根本承受不起啊。”

    “对对对!实在是太多了!”

    “我们真拿不出这么多钱!”

    “驸马,我等的确无法承受!”

    闻言后,凌侠面色一冷,沉声道:“没法承受,也得承受,谁让咱们是老百姓的父母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