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强龙难压地头蛇 终
    听完凌侠的话,陈辅臣大有深意的看了凌侠一眼,望着凌侠笑呵呵的模样,陈辅臣稍一思忖,过了片刻,陈辅臣心中有了计较,只见他露出一个告罪的表情:

    “驸马言重了,辅臣不敢偷懒,刚刚不知公主是因为心系灾民而生气,误以为公主是针对我等,所以辅臣出言不逊,冲撞了公主,现在后悔莫及,请驸马帮我美言几句。”

    说到这儿,陈辅臣端起一个酒杯,斟满酒,他举到夏宁儿面前:“公主若是原谅了辅臣,就请公主饮了这杯酒,如果公主不肯饮酒,那就表示公主还在怪罪辅臣,那我只得继续请求罢免。”

    “陈辅臣,你以为你们这些人联手罢工,我就会怕了你们?哼-----别说你们二十个撒手罢工了,就算是再有二十个官员罢工,本公主也不在乎,至于这酒么……”

    说到这儿,夏宁儿望着对面的陈辅臣,轻轻拿起陈辅臣手中的酒杯,漫不经心的随手一摔,“啪”的一声将酒杯摔碎了:“我最讨厌别人胁迫我了,尤其是喝酒。”

    望着被打翻在地的酒杯,陈辅臣面色一沉,这时候,刘贤和李溪泉几人全都围了过来,陈辅臣摆手制止了众人的步伐,他回到酒桌,重新斟了一杯酒,再次递到夏宁儿面前:“请公主满饮此杯。”

    “驸马爷,公主这么不给辅臣兄面子,难不成是心里还再怪罪我们几个,不给辅臣兄面子就是不给我们面子,还请驸马爷把其中的厉害关系说给公主。”刘贤不阴不阳的说道。

    “陈巡抚,诸位巡抚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公主她身体有恙,不能饮酒,一旦饮酒就会犯病,你们看能不能换种要求?别忘公主喝酒了?”凌侠一脸为难的看着众人。

    “不行,公主必须喝了这杯酒不可,因为这是老臣的赔礼酒,如果公主不喝,那就说明她心中还在怪罪我们,如果公主还是不肯喝下这杯酒,那我就一直站到天亮。”陈辅臣回道。

    “陈辅臣,你休要……”看到陈辅臣再次端着酒杯让自己喝酒,夏宁儿脸上闪过一丝戾气,她刚想发作,没想到凌侠竟然从陈辅臣手中接过酒杯,然后把酒杯递到自己面前。

    “公主,我知道你不能饮酒,帝君曾经嘱咐过我,说你一喝酒就会犯病,可是陈巡抚和诸位大人盛意拳拳,要不你就喝了这杯酒,给他们一个面子。”说这番话时,凌侠悄悄眨了眨眼。

    收到凌侠的暗示之后,夏宁儿先是脸色一沉,接着,她若有所思点了点头:“你们不是都逼我喝酒吗?好,我喝,不过,这后面的代价却需要你们自己承担,希望你们喜欢。”

    说话间夏宁儿一把夺过凌侠手中的酒杯,看着酒杯里盛满了白酒,夏宁儿仰头一饮而干,喝完之后,她将酒杯一摔,一脸冷漠的瞅着陈辅臣和周围那些人。..

    “桀桀,我以为她不会喝呢,没想到这么逊。”

    “哼!公主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得低头妥协。”

    “这么简单就摆平了,这新任的总督也不怎么样吗?”

    “嘿嘿,这次灭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公主的威望,以后她就硬不起来了。”

    “到底是两个毛孩子啊,联手一唬就被吓住了,没意思。”

    “公主和驸马也不过如此嘛,略施小计就轻松搞定他俩。”

    看到夏宁儿在陈辅臣的步步紧逼之下,不得不喝下了那杯白酒,陈辅臣、刘贤、王吉胜、纪思茗、李溪泉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接着,他们嘴角微扬,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这些人露出得意的笑容时,一旁的凌侠也露出一丝不着痕迹的微笑,看了众人一眼,凌侠朝夏宁儿投去一个眼神,收到凌侠的眼神后,夏宁儿察不可觉的点了点头。

    忽然,夏宁儿冷笑了一声,只见她双手“砰砰”互相怼了几下,接着双手攥拳,左手把右手攥的咔咔响,右手又把左手攥的咔咔响,然后恶狠狠的朝着陈辅臣几人走去。

    看到夏宁儿越走越近,感受到夏宁儿身上传出的煞气,陈辅臣有些心虚的后退了几步,饶是他城府深沉,也被夏宁儿的举动给吓住了:“公-----公主------你------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夏宁儿露出一丝森然的笑容,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抬手抽了陈辅臣一个大嘴巴子,这巴掌用力极大,直接抽掉了陈辅臣好几颗牙。

    “你各森么?为森么打------打哦?公祖也不能随半打人,你欺人太甚,哦------哦要辞官,哦要罢工!”因为嘴巴漏风,陈辅臣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但是大体意思还能听得出来。

    听得陈辅臣还敢拿着罢工撂挑子来胁迫自己,夏宁儿的火气蹭蹭往上冒,她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套“十连抽”煽的陈辅臣晕头转向,直接找不着北了。

    “公主,你怎么能动手打人呢?赶快住手。”

    “公主竟然打人,这成何体统?岂有此理。”

    “公主刚晋升总督,就殴打巡抚,简直是胡闹。”

    “我等一辱俱辱,公主殴打辅臣,就是打我们啊。”

    “公主竟然毫无征兆的殴打朝廷重臣,行为太嚣张。”

    见夏宁儿不由分说的就动手狂殴陈辅臣,刘贤和李溪泉那些人呆滞了片刻,回过神后,他们全都炸锅了,众人联起手,一个个竟然不知死活的找夏宁儿讨说法

    夏宁儿本就对刘贤几人恨之入骨,看到这几人此刻居然又拿罢工的事情来威胁自己,夏宁儿再也控记不住她寄几了,只见她一个纵身跃进刘贤和李溪泉所在的人群中,在众人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表情,飞起一脚就朝着刘贤踹了过去!

    “啪”的一声,瘦弱单薄的刘贤被夏宁儿一脚给踹飞了。

    踹飞刘贤后,夏宁儿一脸冷笑的朝着李溪泉几人走去。

    看到陈辅臣和刘贤的下场后,李溪泉那些人全都吓懵了,众人吓得不停的后退,嘴里朝凌侠咨询道:“驸马,公主咋变成这样了?这-----这跟刚才那杯白酒没有关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