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强龙难压地头蛇 下
    果然被陈辅臣给料到了。

    刘贤的话刚一落下,夏宁儿便抓住了他的话柄,厉声质问道:“好你个欺上瞒下的巡抚,你口口声声说巡抚衙门拨付了巨资安置灾民,还说什么开仓放粮,救济了大批的灾民。

    可是我在来此之前,已经围着灾区转了一圈,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临时救助站,更没有看到你们花费巨资妥善安置的灾民,我只看到一片片残垣断壁和那些无家可归的灾民。

    既然你们现在都在商议赈灾的事情,那好,本公主也掺和一下,你们不是想让我跟朝廷要赈灾款吗,行啊,把你们这一个月花费的赈灾账本明细给我呈上来。

    赈灾事宜花费的资金,你们肯定都有账本记录,我倒要看看你们花了多少金币?那些金币是怎么花的?花在了什么地方?我要看到每一笔资金的走向。”

    “这……嗯……这个……”刘贤被夏宁儿这番话给问住了,一时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那些巨资之前都孝敬给二皇子了,哪有什么明细和账本啊。

    所谓的花费巨资纯粹是随口一说,说实话,自从地震发生后,刘贤根本没往灾民身上花费一文钱,他光顾着趁地震榨取灾民的钱了,哪有时间去搞赈灾啊。

    原本想着趁着这次地震,以赈灾救济灾民的借口,把之前账务上的窟窿给填死,说那些钱购买粮食和棉衣了,可那只是想法,还没来得及实施呢,谁会想到凌侠他们来的这么迅速?

    按照这些人的想法,夏宁儿和凌侠从帝都赶至灾区,至少也得四个多月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足以他们做假账了,可千算万算没算到凌侠二人会提前赶到。

    现在他们全都啥也没干呢,救助点没有设置,米粥铺没有建造,甚至连最起码的帐篷和棉衣还没来得及采购呢,什么都没有,他们拿什么给夏宁儿过目。

    看到刘贤被夏宁儿给问住了,陈辅臣暗暗朝另外几位巡抚使了个眼色,随后,他们这些巡抚和布政使们全都同时上前帮刘贤解围,只见陈辅臣一脸不悦的反问夏宁儿:

    “灾情发生之后,我们这些人彻夜不眠不休的忙碌着,如今灾情尚未稳定,民心尚未安抚,公主就管我们要什么账目明细,还要查我们的资金走向,看样子,公主这是不信任我们啊。

    公主殿下自从进了我这巡抚衙门后,态度就一直咄咄逼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些人也是朝廷的二品官员,难道公主和驸马身为皇室之人,就能欺辱我等不成?

    我们这些人虽然不是什么治世名臣,但也是有骨气的,更是要脸面的,公主如果觉得我们不适合这个位置,想要安排自己的心腹上任,可以把我们在场的这二十个人全部换掉。”

    “请公主和驸马把我等全部换掉!”

    “请公主和驸马把我等全部换掉!”

    “请公主和驸马把我等全部换掉!”

    当陈辅臣说到这里时,语气激昂的高喊了一声,紧接着,刘贤那些人全都跟着齐声附和,他们站成一排,同时向夏宁儿喊话,一连喊了三遍,那副架势颇有“反调主”的意思。

    “你------你们-----难道你们以为我不敢?”夏宁儿被众人的举动给激怒了,表情有些难看。

    “微臣知道公主敢,可是微臣不怕,因为微臣等人问心无愧,公主贵为皇室成员,眼下更是疆域总督,天下岂有公主不敢做的事情?”辩驳了一句,陈辅臣一脸平静的跟夏宁儿对视着。

    夏宁儿此时又急又怒,她真的很想把面前这二十个混蛋给免掉,然后全特么给咔嚓了,可她没有这个权利啊,陈辅臣这些人都是二品大吏,对于他们的任免,就算是吏部尚书也无权做主。

    能够坐到一省巡抚的位置,有几个是普通人啊,到了这个位置,早就织就了一大片关系网,这些人要么旗帜鲜明的选择了站队,要么身后有强大势力支撑。

    不管是一省巡抚还是布政使,皆都属于位高权重之人,因此,朝廷有令,凡从二品以上的官员任免和晋升,必须的由帝君亲自定夺才行。

    朝廷里只有那些手腕强横,背景通天的疆域总督,才能够总览疆域内的全部政务,好比镇国公赢天、国丈南宫鸿儒,帝都九大亲王,这些人都完整的控制了自己的疆域。

    但不是所有的疆域总督都像镇国公几人似得镇得住场子,大多数的疆域总督只能控制一半或者一部分疆域,还有一些疆域总督干脆只是个摆设,大权都被手下的巡抚们给架空了。

    正因为各个巡抚背后的关系和势力错综复杂,所以通常情况下,巡抚们和疆域总督之间全都和平相处,疆域总督不干预巡抚的政务,而巡抚也给足疆域总督面子。

    夏宁儿纵使是公主兼任疆域总督,可她也无法随意任免巡抚级别的官员,更何况还是十名巡抚和十名布政使,陈辅臣正是算计到这一点,所以才有恃无恐的率领众人逼宫。

    “呵呵-----呵呵呵--------这是干什么啊?”就在陈辅臣和夏宁儿双方对峙即将达到爆点时,凌侠先是皱眉盘算了一番,接着,他堆起一副笑脸,笑眯眯的站了出来。

    凌侠走到陈辅臣跟前,把陈辅臣施礼的双手轻轻摁下,一脸亲切的拍了拍陈辅臣手背,凌侠笑吟吟说道:“陈大人误会公主的意思了,公主以前在帝都从未见过灾区景象。

    所以看到大街上的那些灾民,她心里着急啊,情急之下,公主说话的语气自然就重了几分,难不成陈大人会因为公主说话语气重而罢工不成?

    值此危机时刻,灾区一片狼藉,无数灾民流离失所,陈大人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偷懒啊,难不成陈大人不愿意给受灾的黎民百姓出谋划策?”

    谁也没有想到,这时候凌侠竟然站了出来,听到凌侠语气里竟然偏向陈辅臣,夏宁儿的火气更大了,她刚想发飙,凌侠忽然转身握住她的手,若有所指的说:“公主,你可要冷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