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强龙难压地头蛇 中
    听到下人传来的喊声,陈辅臣和李溪泉全都吓了一跳,李溪泉停下手中的筷子,一脸呆滞的看着周围几人,茫然道:“我是不是听错了?公主和驸马驾到?这怎么可能?”

    “我也听到了喊声,好像的确是这么说的。”刘贤端着酒杯看了眼陈辅臣:“辅臣兄,公主和驸马此刻不应该在路上吗?他们怎么会来到这儿了呢?”

    “他们离开帝都才不到一个月,怎么可能会来到此地呢?除非他们马不停蹄的昼夜赶路。”说到这儿,纪思茗眉头一皱:“要真是他们来了,那可就麻烦了。”

    “岂止是麻烦,简直是大大的麻烦,我近期光顾着捯饬冬季取暖用的煤块了,灾区那里还什么都没弄呢,要是公主和驸马查到我趁机垄断煤块价格,肯定会治我罪的。”鼎捌省的巡抚王吉胜一脸紧张的站了起来。

    “诸位兄台且稍安勿躁,我问问是怎么回事?”正当陈辅臣打算把管家喊过来询问经过时,忽然,凌侠、夏宁儿、司徒尘峰等人在数十名士兵的随同下进入了宴会大厅。

    众人之前都见过凌侠和夏宁儿的画像,因此认识二人,看到公主和驸马突然来袭,众位巡抚贺布政使全都没回过神来,一个个的眼神里流露着意外和震惊:“天呐,公主和驸马竟然真的来了,别的钦差还在路上,他们怎么已经到了呢?”

    “都愣着干什么?怎么?不认识我们?”冷哼了一句,夏宁儿掏出吏部发放的委任令,接着她又拿出疆域总督的印章和令牌:“这是吏部签发的,你可以查证一番。”

    “微臣不敢。”嘴上说着不敢,可是陈辅臣却接过委任令,又把疆域总督的印章和令牌拿了过来,仔仔细细检验了一遍,确定无误活,陈辅臣把这些转给其他巡抚和布政使观看。

    大约多了两盏茶的时间,所有人全都看完手续,确定了凌侠二人的身份之后,陈辅臣将委任令等手续还给了凌侠,接着,陈辅臣率领众人朝凌侠和夏宁儿施礼,口中大喊:

    “鼎壹省巡抚陈辅臣率领紫嫣疆十省巡抚及布政使,恭迎公主和驸马大驾光临,臣等恭贺驸马荣升紫嫣疆总督一职,恭贺公主暂时代理紫嫣疆总督一职。

    接到朝廷旨意后,臣等以为公主和驸马须得三四个月才能到任,未曾想公主和驸马竟然只用了不到一个月便已来此,微臣等有失远迎,望公主和驸马恕罪。”

    “恕罪?你们还好意思让我恕你们的罪?”夏宁儿怒视了周围的那些大人们一眼,指着四周餐桌上的菜肴,一脸愤怒的斥责众人:“诸位大人吃的挺不错啊。

    这些菜肴比之宫里御膳房的菜品也不遑多让了,你们真是好样的啊,外面灾民成片的冻死,许多人连稀饭都喝不上,可是你们却在这里山珍海味的享受着,你们对得起身上的官服吗?”

    “公主此言差矣,进入微臣邀请各省巡抚和布政使商议赈灾一事,商议累了弄几道菜难道不行吗?朝廷有哪条律法规定,巡抚商议政务不能吃点好的?。”

    在场之人都是一些老奸巨猾之辈,看到被抓了个正着,陈辅臣稍一慌乱,紧接着他又恢复了淡定,面对夏宁儿的质疑,这老家伙不疾不徐的辩驳了一句。

    “商议赈灾一事?”夏宁儿眼神阴冷的注视着陈辅臣,语气冰寒的质问他:“你说你叫着这些人是在商议赈灾之事,那你倒是说说,商议的怎么样了?”

    看着夏宁儿凌厉冷冽的眼神,陈辅臣毫不躲避的抬头跟她对视着,感受到夏宁儿身上流露出的阵阵煞气,陈辅臣一脸正气的回禀说:“商议的很成功。

    我们鼎壹省虽然没有受灾,但是公主可以出去看看,我们这里安置了许多外省的灾民,今天,微臣和另外三个没有受灾的省份达成了一致,我们四省同时接纳疆域内的灾民。

    目前只有受灾省份设置了灾民救助点,定时发放食物和衣服,下一步,我们这些个省份也将建造灾民救助站,营帐、棉衣、粮食、草药、全都已经准备好,稍后就可以批量使用了。”

    看到陈辅臣站在夏宁儿对面侃侃而谈,不只夏宁儿生气,就连凌侠和司徒尘峰也都气的脸色铁青,凌侠环顾了四周一圈,闻着空气中弥漫的酒气,他眉头皱的更紧了:

    “既然说到了灾民救助站,公主正巧要像六位受灾省份的巡抚和布政使大人了解一下情况,各受灾省份共设置了多少灾民救助站?截止的目前已经安置了多少灾民?”

    “这个……”陈辅臣跟左右之人对视了一眼,随后模棱两可的回答道:“自从接到公主的命令,我等就开始布置赈灾事宜,目前救助站已经遍布全省各个县衙了,

    灾民也安置了不少,这段时间,省衙门拨付了巨资给各个受灾的府衙和县衙,让他们妥善安置各自辖区内的灾民,只是他们的流动性太大,一时无法统计数据。”

    “拨付巨资?”听到这个词汇后,凌侠若有所指的问了句:“不知目前已经拨付了多少资金赈灾?拨付的那些钱够不够用,用不用公主给朝廷申请一部分赈灾款?”

    “哦?”听到凌侠这么一说,陈辅臣几人眼睛顿时一亮,经凌侠这么一提醒,他们才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公主乃是帝君的女儿,她要是张口给帝君申请赈灾款,朝廷肯定会拨付。

    想到这儿,刘侠几人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跟其他几人不同,听到凌侠的话,陈辅臣先是脸上一喜,紧接着露出一丝凝重,想到凌侠和夏宁儿进门时的表情,陈辅臣猜到了什么?

    就在陈辅臣刚想出言拒绝向朝廷申请赈灾款的时候,刘贤却抢先一步说话了:“驸马此言甚是,眼下我们几个为了救济灾民,已经砸锅卖铁想尽办法了。

    但是这次受灾的老百姓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拨付的那些资金已经运转不开了,若是公主可以向朝廷申请赈灾款项的话,那就太好了,微臣代表所有受灾的百姓谢谢公主了。”

    听完刘贤的这番话之后,陈辅臣心中顿时暗道一声:“糟糕,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