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强龙难压地头蛇 上
    凌侠这两天下来是越看越心惊,越看越特么生气,灾区的情况简直是惨不忍睹,他之前考虑到灾区的情况或许会很差,已经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可他万万没想到,当他真正到来时,看到的竟然是这幅人间炼狱景象。

    凌侠怒,夏宁儿更怒,巡视完六个受灾省份之后,夏宁儿随即下令通知十省巡抚、布政使、军机总兵大统领、前往位于鼎壹省的疆域总督府衙门报到,派人下完通知,凌侠他们便朝着总督府衙门走去。

    一行人骑马来到疆域总督府衙门口时,看到这里是一副荒废破败的模样,疆域总督府衙门是座二进落的府邸,门口前堂是疆域总督办公的地方,穿过前堂是一座花园,花园中间有一栋假山,假山下是一处鱼塘。

    鱼塘北侧是一排房间,粗略一看大约有十多间,正中间是一座会客厅,会客厅差不多占据了三间房屋大小,左侧是书房,右侧是卧室,正房左侧有两间是客房,至于右边的五间房屋,应该是仆人和丫环们居住的地方。

    在北侧那一片正房旁边,是府邸的院墙,院墙下用竹子圈了一个小栅栏,里面种了许多株珍惜植物,在院墙东西两侧各有一排房间,西侧是两间厨房、一间宿舍、一个存放食材及柴禾的仓库,东侧六间厢房,那里是侍卫们休息居住的地方。

    这里至少有一个月没有收拾了,房间的地面上积满了灰尘,院子里也生长了杂草,鱼塘里的锦鲤快饿死了,走进客厅和正堂瞅了眼,刚进屋就闻到一股发霉的气味,门窗上也已经开始结蜘蛛网了,看样子自从上任总督离职后,这里就没人来了。

    打开窗户透了透气,凌侠让士兵们收拾一下府邸,看到没有女眷,凌侠喊来柳白玉,让她去外面转一圈,看看灾民里面有没有女孩子愿意来这里当丫环?只要会做饭、会洗衣服就行,说完,凌侠嘱咐了一句,一定要挑选背景干净的人。

    听到吩咐后,柳白玉去了外面一趟,外面满大街都是灾民,得知柳白玉是来挑选丫环的,许多女灾民纷纷跑到前面报名,柳白玉左挑右选了一番,最后选中了四名十七八岁的女孩做丫环,又选了两名五十多岁,精通厨艺的老妈子做饭。

    那四名女孩虽然穿的邋遢,身形瘦弱,脸色蜡黄,但是容貌却都十分清秀,而且全都上过私塾,懂一些诗词歌赋,她们的家人全都在地震中遇难了,无依无靠之下,她们只能乞讨流浪,四人正为以后的生计发愁呢,没想到居然有人来招聘丫环。

    四人听到招聘内容后,立即前来报名,没想到被柳白玉选中了,当四人和两名老妈子跟着柳白玉来到疆域总督府衙门时,这才知道居然是公主招聘丫环,听到要伺候的居然是公主和驸马,众人全都呆住了,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露出一丝不敢置信。

    女孩四人的名字分别是小莹、秀蓉、露露、初晴,两名老妈子叫李杨氏、秋婆婆,柳白玉先是让她们几人烧水洗漱了一番,洗漱干净,换了一身新衣服后,把六人带到凌侠面前,问他是否留下这几人?

    凌侠看着几人,和蔼的询问了几句,小莹四人虽然有些紧张,倒也对答如流,四人说话得体,凌侠很是满意,接着他又问了秋婆婆两人几个问题,二人也都中规中矩,一看就是老实本分之人,寒暄了几句,凌侠点了点头,示意柳白玉可以留下她们。

    听到自己几人被录取了,小莹她们很高兴,感激的道了声谢,六人便去后堂帮忙收拾房屋了,待她们几人离去后,柳白玉走到凌侠面前,汇报道:

    “驸马,刚刚我去外面招聘丫环时,听到一个消息,说陈巡抚正在府上宴请宾客,十省巡抚大人和布政使们,此刻全都在陈巡抚的府上喝酒呢。”

    “哦?有这种事?”凌侠皱眉道。

    ……

    鼎壹省巡抚衙门里,陈辅臣正在宴请客人,十省的巡抚贺布政使皆是座上客,两条长桌上面摆满了各色菜肴,十多种美酒摆放桌面,珍馐美味轮番端上,粉蒸蟹、牛蹄筋、烤全羊、鱼脑豆腐、三香烤鹅、鲟鱼炖龟、参烧大雁……

    “辅臣兄,听说你收服了许多粮商,现在这鼎壹省境内势力最强,实力最大的三家售粮商铺表面是别人的,可真正的幕后老板确实你辅臣兄啊。”李溪泉笑着说道。

    陈辅臣闻言轻笑了一声:“溪泉兄好灵慧的耳朵啊,虽然我这儿弄了几家粮食铺子,可是我却听说溪泉兄把辖区内的棉衣和被褥作坊全都垄断了,着实发了大财呦。”

    “彼此彼此,呵呵,其实不光是你我二人,这在座的诸位兄台手上,可都是沾了生意的啊。”李溪泉笑吟吟的环视了一圈,指着身旁几人调侃道:

    “鼎贰省的刘贤兄开了几个棉被坊,发霉脏烂的棉花塞进一块破布里,一床棉被就做好了,这种成色的棉被,一铜币可以买一车,可是你们猜猜刘大人卖多少钱?五十个铜币一床。

    鼎叁省的展云兄跟布政使二人联手垄断了辖区内的营帐生产销售行业,原本八枚铜币一套的营帐,被二人翻抬一百倍的价格,现在想要买一个营帐避寒,至少得花八枚银币才行。

    除了这几位兄台之外,鼎肆省的至清兄让内弟垄断了布匹行业,买块抹布都得花五个铜币。其秀兄做起了稻谷和小麦生意,别人的米和面从前面涨价,你的稻谷和小麦也从后面跟着提价,你们这一闹,就把粮食价格彻底抬了上去,黑啊。”

    “哪里哪里,要说黑嘛,其实诸位都是一样的。”鼎肆省巡抚贺至清笑眯眯的接过话茬说:“我等只能从这些日需品上打主意,可是鼎十省的裴大人却垄断了药材行当,以前生孩子也不过几个铜币,现如今治个头疼感冒都得花银币了。”

    “你们也别盯着我,要说发财,咱们这些人里面鼎玖省的巡抚纪思茗最会做生意,我不过是垄断了药材行当,可他却霸占了所有的医馆,那些从地震中受了伤的灾民去医馆看病,不管大病小病,全被他宰的倾家荡产。”

    这番话顿时引得周围那些人哄堂大笑,的确如几人所说的那样,这次地震给他们带来了无限商机,他们这些人达成了一个默契,那就是任由灾情发展,以此挣取巨额资金,想到其中的利润,众人高兴的一个个开怀畅饮,

    就在这时,忽然门口有人喊了一句:“新任疆域总督夏宁儿公主和驸马凌侠驾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