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水深火热的日子
    凌侠一开始的打算挺不错,他率领司徒尘峰麾下的五千名轻骑兵快速前进,那些战马都是精挑细选的良驹,纵使不能日行千里,可奔跑个**百里却不是问题,如果赶赶夜路,二十天左右便可赶到紫嫣疆。

    可惜凌侠千算万算就没有算到夏宁儿的这个病,每天晚上还好些,凌侠说什么就是什么,夜里的夏宁儿事事都依着凌侠,时时刻刻都缠着凌侠,那小鸟伊人的架势,腻乎的周围士兵都眼红。

    但是,一到天亮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白天恢复清醒的夏宁儿十分讨厌凌侠,整天阴沉着个脸,没个笑模样,连吃饭都跟凌侠分开,她和柳白玉几人从帐篷里面吃,而凌侠只能端个破碗从营帐门口蹲着吃。

    只要一到白天开饭的时候,司徒尘峰和士兵们就能按时感受到凌侠那委屈的小眼神,除了吃饭之外,夏宁儿白天很少跟凌侠说话,整天冷冰冰的瞪着凌侠,瞅的凌侠心里直发毛,总觉得自己离挨揍不远了。

    其实这些还都是好的,最让凌侠头疼的是赶路问题,晚上病发时的夏宁儿跟着凌侠朝紫嫣疆赶路,可白天恢复意识的夏宁儿非得返回帝都,晚上辛辛苦苦赶了好几百里地,白天又马不停蹄的跑回去了。

    白天的夏宁儿刁蛮起来十分不像话,既任性又不讲道理,看到夏宁儿真要骑马往回走,凌侠也生气了,他命令姚欣瑶三人控制住夏宁儿,虽然柳白玉不敢出手,所幸姚欣瑶和黎瑾萱二人听从凌侠话,联手制住了夏宁儿。

    后来凌侠考虑到这不是办法,便找夏宁儿谈了一次,他把灾区情况、帝都局势、帝君嘱托、以及临行之前帝君所说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夏宁儿,当时姚欣瑶二人也在场,她们也都证明凌侠所言属实。

    听到是帝君让自己离开的,夏宁儿终于不闹腾着回去了,虽然夏宁儿不在折腾着返回帝都了,但她依旧对凌侠没有好脸色,有时候故意变着法儿的找凌侠的茬,抓到把柄就是一顿暴揍。

    经过一连串的家暴,凌侠居然渐渐习惯了,有时候夏宁儿忘了揍他,凌侠这货竟然有些不适应,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后来自己一琢磨,凌侠终于琢磨出来自己缺什么了------他缺心眼。

    白天受到了这种非人折磨,按理说晚上应该找回场子来,晚上是他的主场,夜里犯病时的宁夏儿,根本不会反抗凌侠的任何举动,他如果想报白天被揍之仇,晚上可以随时动手,成功率百分之一亿。

    可是到了夜里,当凌侠看到病发后的夏宁儿蹦蹦跳跳来找他玩时,凌侠实在是下不去手啊,望着夜里一脸天真灿烂的夏宁儿,凌侠只得叹息的收掉想法,因为他委实提不起报仇的念头。

    有几次因为凌侠被揍得实在是太惨,以至于他都躲到军营里去了,白天一整天都不敢露面,直到夜幕降临他才敢冒头,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势,想到丢的那些面子,一个恶毒的念头冲上脑海。

    由于被揍的叮当响,凌侠想要趁着月黑风高之夜把夏宁儿就地正法了,用同房的方式报复白天的夏宁儿,他都把夏宁儿哄骗到了床上,打算脱衣服办事了,结果柳白玉从外面提醒了一句,说夏宁儿如果发现**会暴走杀人。

    听到柳白玉的提醒,想到夏宁儿白天时的小爆脾气,凌侠有些心虚,不生气时打人还往死里揍呢,要是真的暴走失控,她还不把自己给活剐了啊,想到这儿,凌侠吓的打了个激灵,随后便放弃了这个龌蹉的念头,老老实实的以德服人。

    因为凌侠一开始时给夏宁儿讲过故事,导致夏宁儿听上瘾了,所以每到夜里,夏宁儿便缠着凌侠给她讲故事,当凌侠坐在营帐前为她讲述一个又一个童话故事时,夏宁儿便双手拖着脸颊,一脸安静的聆听憧憬着。

    每次听故事的时候,夏宁儿都特别开心,待凌侠讲完之后,她会高兴的拍掌,有时候听到好故事,她会让凌侠暂停片刻,而她则去营帐里把姚欣瑶、黎瑾萱、柳白玉三人喊出来,待人员到齐后,她再让凌侠继续讲。

    这时候的夏宁儿跟白天绝对是两个极端,她没有公主的架子,没有冷傲的表情,没有刁蛮的性格,没有暴虐的脾气,她平易近人,热情活泼,懂事乖巧、待人和善,凌侠希望她能这么一直病着,永远不要恢复清醒。

    除了懂事乖巧、爱听故事之外,晚上的夏宁儿特别喜欢缠着凌侠,必须得揽着凌侠胳膊睡觉,如果凌侠拒绝,不让她揽着胳膊,夏宁儿便一脸委屈的吧嗒吧嗒掉泪,看到她这幅模样,凌侠只得任由她揽着自己的手臂睡觉。

    看到凌侠让自己揽着手臂了,夏宁儿顿时露出笑容,用手背擦掉眼泪,她这才心满意足的揽着凌侠手臂入眠,成功揽到凌侠的手臂,晚上的夏宁儿到时高兴了,可白天的夏宁儿又不干了。

    早晨一睁眼,看到凌侠竟然无耻的把手臂杵在自己双手中间,恢复清醒后的夏宁儿,暴脾气蹭的就上来了,也不问原因,抬手就是一招分筋错骨手,接着一脚飞天蹬,把凌侠从营帐里直直的给踹飞出去。

    凌侠委屈啊,他冤枉啊,他比窦娥还特么冤,可是没地方说理由去啊,他也找柳白玉三人作证,又让晚上的夏宁儿写信,甚至还让守营帐的士兵证明,可夏宁儿根本不听那一套,只要睁眼时看到凌侠在自己身边,她就咣咣一顿锤。

    “哥哥,你怎么了?为什么今晚不让我抱着你的胳膊睡觉?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是不是还想跟上次似的把我扔掉?呜呜呜------你又想不要我了。”入夜时分,夏宁儿一脸委屈的看着凌侠。

    营帐里,浑身缠满绷带的凌侠哭的比夏宁儿还委屈:“妹子啊,不是哥哥不让你揽着我的手臂睡觉,实在是白天的你下手忒狠了,咱才走了七八天,哥这两根手臂就被你打折好几回了,疼啊。

    虽然哥哥练过一段时间,身子骨也是杠杠的,可即使这样也扛不住你这么个揍法啊,妹啊,要是再继续这样下去,恐怕还没到灾区救助灾民,你们就得先救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