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离宫之前
    “驸马,朕不是让你回去了吗?你怎么又来了?而且还把宁儿给带来了?此时的她,根本不记得朕,来了徒增伤悲。”帝君倚坐在龙塌上,语气遗憾的低语。

    “宁儿,来,叫父皇。”凌侠牵着夏宁儿的手,一脸鼓励的看着她。

    夏宁儿进入房间后一直躲在凌侠背后,听完凌侠的话,她怯生生的从凌侠身后探出头,好奇的打量了帝君一眼,紧张的挽了挽凌侠手臂,她轻轻的喊了句:“父皇。”

    “宁儿?你?”听完夏宁儿的喊声,帝君一脸激动的看着夏宁儿,朝她招了招手,表情和善的说:“来,宁儿,上父皇这边来,让朕好好看看你。”

    看到帝君的举动,夏宁儿吓得躲回了凌侠背后,过了片刻,她又悄悄伸出头,然后在凌侠鼓励的目光中,慢慢朝帝君走去,来到龙塌旁,她眨了眨大眼睛,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帝君。

    凝视着夏宁儿此刻单纯而又天真的目光,帝君露出一丝宠溺,抬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夏宁儿的脸颊,帝君神情略微有些激动,看到帝君眼角泛泪,夏宁儿乖巧的给擦了擦。

    这一举动,顿时令帝君脸上露出欣慰和喜悦,他坐在那里不动,任由夏宁儿帮自己擦泪,看着眼前单纯乖巧的女儿,帝君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歉意,他略带回忆的轻声说道:

    “都说女孩是父母的小棉袄,之前朕不认同这番话,但是现在看来,这话说的还是有道理的,宁儿母妃死的早,很小的时候就被先皇送到外边学艺,吃了不少苦。

    朕对宁儿亏欠很多,此刻她能来见我,朕甚是欣慰,没想到白天对你凶巴巴的宁儿,到了夜里竟然这般听你的话,凌侠,答应朕,你好生对待宁儿,让她开心快乐的活着。”

    “帝君请放心,我一定好好对待宁儿。”神情郑重的承诺了一番,凌侠犹豫了一下,随后他轻声问道:“帝君,嗯-------其实我手里还有一颗洗髓丹,要不?你把它服下?”

    “洗髓丹?你竟然还有一颗?”帝君先是愕然的看了凌侠一眼,随后他一脸欣慰的朝凌侠点了点头:“凌侠,朕没有看错你,别人得到洗髓丹,肯定视若珍宝的藏着,而你却舍得给朕服用。

    就这一点来说,你这个驸马比朕的那些皇子们要有孝心,以朕对他们的了解,要是他们手中有洗髓丹,是万万舍不得让朕服用的,你很不错,真的不错,朕谢谢你了。

    不过可惜了,你要是十年前出现,洗髓丹或许对朕还有用,但是现在晚了,朕的身体已经不是洗髓丹能够救治的了,留着吧,你留着日后关键时刻用,或许能保你一命。”

    听到洗髓丹对帝君没有用了,凌侠心中有些沉重,沉默了一会儿,凌侠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脸希冀的看着帝君:“帝君,我还有最后一事相求,希望帝君成全。”

    “说吧。”帝君没有拒绝。

    “我担心宁儿去到封地之后,身边没人照顾,所以我想请帝君把姚歆瑶、黎瑾萱、还有女侍卫长柳白玉赐给公主,让她们三人做宁儿的贴身保镖,有她们三人保护,我才能放心。

    但是这三人都归皇后娘娘管辖,而且姚歆瑶和黎瑾萱二人之前更是皇后娘娘的贴身女卫,宁儿不敢去找皇后娘娘要人,所以,我希望帝君能够成全,把她们三人送给宁儿。”

    “宁儿,你喜欢驸马说的那三个人吗?”帝君柔声询问夏宁儿。

    “我不认识柳白玉姐姐是谁,但我认识姚姐姐和黎姐姐,她们对我很好的,我很喜欢她们。”夏宁儿说到这儿,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甜甜的酒窝,纯真的微笑,看上去十分开心。

    “好,那父皇就让她们陪着你去封地,让她们照顾你。”帝君从没看过夏宁儿的这种微笑,被她的笑容感染之后,帝君的心情忽然愉快了许多,

    随后,帝君派司礼太监去皇后的寝宫传旨,将姚歆瑶、黎瑾萱、柳白玉三人赏赐给公主做贴身侍卫,接到圣旨,皇后起初不答应,只肯放掉柳白玉,但是对姚歆瑶和黎瑾萱却不放手。

    司礼太监把皇后娘娘的意思说给帝君之后,帝君淡淡的回了一句:“你告诉皇后,她若不想当这个母仪天下的皇后了,便留下姚、黎两名侍卫,要是她日后还想继续坐在后宫之首的位置,乖乖的把人送到朕天宫。

    当司礼太监把帝君的这番话转给皇后时,皇后吓了一跳,急忙派人把姚歆瑶和黎瑾萱的物品收拾好,亲自把那些东西交给柳白玉,让柳白玉去朕天宫找帝君报到。

    凌侠是第一次见到柳白玉,此时柳白玉正一脸感激的看着凌侠,她自幼跟夏宁儿在一起,不喜欢后宫压抑的生活,一直想要回到夏宁儿身边,但是皇后娘娘却不允许她回去。

    之前听说公主有了封地,快要去封地居住了,柳白玉十分难过,本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跟公主在一起了,没想到凌侠居然通过帝君把她从皇后娘娘那里要了出来,接到圣旨时,她又惊又喜。

    当姚歆瑶、黎瑾萱、柳白玉来到朕天宫后,帝君和蔼的嘱咐了她们几句,让她们好生伺候公主,能够听得帝君亲自嘱托,这对她们来说是无上荣耀,三人纷纷表示竭尽全力保护公主。

    该要的也要了,该说的也说了,帝君亲自牵着夏宁儿的手,把她交给凌侠,把语重心长的嘱咐了句“好生待她”,随后,帝君躺回龙塌,背着众人摆了摆手,语气落寞的说道:“走吧,都走吧,朕累了,要歇息了。”

    众人朝帝君叩拜了一礼,随后在凌侠的带领下离开了朕天宫,当凌侠他们走后,帝君缓缓转过身子,停着众人远去的脚步声,帝君眼中露出一丝空洞,他仿佛在追忆着什么,沉默片刻,帝君低声叹息:

    “唉--------一晃眼,朕竟然到了这个年纪,真想回到三十年前啊,那时候先皇再世,母妃恩宠,皇后还没有这般心机,远桀和远幽他们几个年龄尚幼,一家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好生幸福,朕真的很怀念当初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