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乱世之兆
    “报,洪泽疆境内五省遇灾,万顷良田毁于一旦,百姓无过冬之粮,若不及时开仓放粮,饥荒之灾将接踵而至。”

    “报,紫嫣疆境内六省遇灾,黄水河沿岸堤坝崩裂,水灾倒灌,灾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各地频发哄抢事件。”

    “报,延秀疆境内八省被地震波及,所有地面建筑全部崩塌,无数百姓被废墟掩埋,地震引发山火,火势冲霄,至今尚未熄灭。”

    “报,呈安疆六省崩陷,地震发生之地正巧在战卫军大本营,六十多万战卫军及各省、府、县官吏尽数遭厄,此刻完全瘫痪。”

    “报,蓬莱疆十省全部被地震覆盖,千万百姓遇难,遍地残垣断壁,仿若人间炼狱,各地官员尽数失联,灾民开始哄抢物资。”

    此时虽是深夜时分,但是禁城之内却无人睡眠,朕天宫门前,诸葛一言协同文房殿四大学士正在禀报各地呈现的折子,听到这些数据后,龙塌上的帝君脸上露出一丝悲戚,久久沉默不语。

    “帝君,眼下灾情紧急,微臣等人认为应该派重臣前往灾情赈灾抚民,切不可让天灾演变成**,此刻,蓬莱疆已经有灾民暴乱的苗头了,若是任其滋长,势必成祸。”看到帝君一言不发,诸葛一言轻声建议。

    “传朕旨意!”话音突响,闭目沉思中的帝君,忽然睁开双眼,望着面前诸臣,他语气凝重的吩咐道:“钦赐二皇子远文为钦差,亲赴蓬莱疆赈灾抚民。

    钦赐四皇子远幽为钦差,亲赴延秀疆赈灾抚民,钦赐三皇子远燃为钦差,亲赴呈安疆赈灾抚民,钦赐六皇子远途为钦差,赴洪泽疆赈灾抚民。”

    说到这儿,帝君沉默了片刻,随后继续说道:“钦赐驸马凌侠为钦差,亲赴紫嫣疆赈灾抚民,鉴于琉璃、紫嫣二疆原总督卸任后留驻帝都,着令-------公主夏宁儿前往封地,造福黎民。

    命五位钦差即刻离城前往各自的地区赈灾,免去受灾地区的三年赋税,各省、府、县衙门即刻救灾,安置灾民,平息暴乱,户部启用储备米粮,紧急派发各受灾疆域,优先确保灾民温饱。”

    ……

    凌侠刚从吏部出来,就被太监给传进了宫里,待他弄清事情经过,领取帝君旨意后,他急忙领旨谢恩,跟其他四位皇子面见帝君,听取帝君对赈灾示意的嘱咐。

    因为凌侠是驸马,档次比皇子们低了几级,所以他是最后一个面见帝君的,一见面,帝君便直入主题的询问凌侠,对赈灾事宜有没有什么计划?

    面对帝君的询问,凌侠没有隐瞒,他告诉帝君,当务之急是优先保障灾民的基本生活需求,既粮食、饮水、帐篷、御寒衣物、其次是打击暴乱,绝不能让暴乱蔓延肆虐。

    剩下的便是挖掘废墟,清除死者尸体,届时不管是人类尸体还是动物尸体,一律火化消毒,防止引发瘟疫,然后重新修筑受损河堤,协助灾民重建家园。

    看到凌侠对赈灾事宜已经有了头绪,帝君认可的点了点头,补充了几句之后,他一脸凝重的看着凌侠,语气唏嘘道:“你今天刚刚组建完师团,朕本想留你镇守禁城呢。

    可惜天不遂人员啊,昨日竟然发生这等天灾,亿兆黎民无家可归,朕心如刀割,眼下内忧外患,彭天罡拥兵自立,无限海洋岛国虽然忌惮之下暂时退兵了,但这也只是暂时现象。

    彭天罡和无限海洋岛国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五座疆域又发生了这等天灾,要是平日时分还好些,但眼下这个关头,恐怕不只是无限海洋岛国心怀不轨了。

    咱们的另一个邻居,百万山脉联盟估计也要趁虚而入了,朕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怂恿公主选择琉璃疆?但既然事已成定局,那就只能按照眼下的情况来预防了。

    百万山脉联盟世代居住在百万大山里,他们以山峰为领地,势力最强的祭司居住最大最高的山脉,实力弱小的山主只能选择小型山脉做领地。

    那些山民们虽然原始野蛮,但是他们的战斗力却十分凶悍,先皇在位时曾因边界山峰归属问题跟他们打过几次,后来双方以一座天然雪峰为界限。

    那座雪峰海拔八千多米,长约数千公里,终年积雪,人类和动物根本没法在上面生存,雪峰及其所属山脉归属朝廷,雪峰背面以下的土地归百万山脉。

    琉璃疆紧邻百万山脉联盟的边界线,虽然有那道雪峰充当天然屏障,但那只是中间部位,雪峰两端最边角处的高度只有几百米,对方完全可以翻越过来入侵。

    眼下帝都局势不稳,周围九疆的战卫军又都被太子征调走了,趁着此次天灾事件,宁儿还是去封地为妙,朕担心她去了之后会遇到百万山脉趁人之危,所以思来想去,决定把你也派回去,有你照应着宁儿,朕放心。

    朕虽然不信命,但却感觉这是天数,纵观这几天,邻国入侵,兵马元帅叛变,侍卫犯上作乱,太子离宫,五疆天灾,四位皇子赈灾,宁儿走了,你也走了,偌大的帝都一下子空了。

    平日繁华锦绣的禁城此刻空荡荡,文武百官都在谋求后路,朕认为这次地震是天兆,是上天在警示朕,是先皇在给朕启示,启示朕,这乱世要来了。”

    说到这番话时,帝君脸上尽是唏嘘之色,他看了眼凌侠,随后一脸寂寥的摆了摆手:“说了这么多,朕有些累了,你走吧,告诉宁儿,众多儿女之中,其他人都变了,只有她跟小时候一样,所以朕让她好生活着。

    此刻她应该已经犯病了,犯病时的宁儿,根本记不得朕,所以朕就不见她了,凌侠,你稍后就把她带走吧,这一别,朕恐怕再也见不到你和宁儿的面了,希望你能记住朕的所托,来日若是朝廷有难,你务必要出手助太子一臂之力。”

    “凌侠谨遵圣喻。”说完这句,凌侠转身离开,出了朕天宫,他直奔婉秀宫而去,喊姚歆瑶打开门,凌侠让她跟黎瑾萱收拾公主的衣物,吩咐完,凌侠直接去找夏宁儿。

    看到凌侠来找自己了,晚上的夏宁儿十分高兴,一个劲儿缠着凌侠给她讲故事。

    望着面前天真单纯的夏宁儿,凌侠沉吟了片刻,轻声交给了她几句话,待夏宁儿记熟之后,凌侠拉着她返回了朕天宫,看到凌侠去而复返,司礼太监虽然奇怪,但依旧去里面禀报,不一会,司礼太监高声喊道:“宣驸马和公主觐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