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帝君的托付 上
    听到老崔没有经费了,凌侠苦笑了一声,但他没有含糊,随即说道:今日帝君正巧赏赐了我玉币十箱,金币百箱,十万玉币,一百万金币,这些钱足可以养活一个兵团了,这些钱我全都留给你,你给我好好干出一番大名堂。”

    “谢谢将军,有了这些经费,我就可以多建立几个分站了。”高兴的说完这句,老崔汇报了最近的成绩,这段时间,他的情报员已经发展到三千多人了。

    这些人现在分布在各个军营和衙门机构之中,另外老崔从帝都建立了十个秘密分站,每个分站都独立代号,全都配备了一批精干的情报员,专职收集各类情报。

    分站和分站,情报员和情报员之间都是单线联系,情报资源通过特殊渠道传递,若是有人不幸被发现,纵容对方供述了所有信息,也绝对查不到分站和其他情报员。

    为了防止被其它情报机构发现情报站的存在,老崔特地组建了一个反侦查机构,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帮情报站和情报员掩饰行踪,防止别人察觉情报站。

    截止到目前,已经有两股势力盯上了情报站,一股是交易楼,另一股是军旗会,他们都试图派人渗透进情报站,但是全部失败了,后来对方派人打击情报站。

    为了掩人耳目,老崔故意暴露了一个分站,他事先把分站伪造成总站的样子,然后假装被发现,分站被毁掉后,老崔便处于潜伏状态,如此一来,对方以为得手了,便不再关注情报站。

    听完老崔的汇报,凌侠点了点头,他深知做情报的危险,嘱咐老崔注意安全,随后,两人一边返回一边探讨,商议情报站未来的发展计划和方向。

    鸿德门事件当天,凌侠喊来自己万人队的士兵,把包括许纯阳四人在内的叛军尸体辨别了一番,登记核查了身份之后,全都运到了城外焚烧,烧完尸体,凌侠派老崔把遗留的子弹头捡走。

    接着,凌侠取走了鸿德门那里遗留的子弹壳,派人取水不断的清洗地面,直到把鸿德门清洗干净为止,做完这些,凌侠率人离开皇宫,深夜,他去树林里送龙九重离开。

    回到军营之后,许多人来找凌侠,那些人有千夫长也有万夫长,甚至还有几名师团长,原来,帝君的命令已经传了下来,那些人知道要被整编重组,然后去边境抗敌。

    为了不背负戴罪之身,众人纷纷来找凌侠,希望能够被凌侠收编,因为帝君的圣旨里说了,允许凌侠从四个军团中抽人组建师团,如果被凌侠抽中,就不用去边境了。

    没有理会那些人,凌侠直接来到侍卫营,白天共有一万零七百六十名侍卫参与叛乱,经过清点之后,凌侠杀死了四千三百六十人,此刻还剩下六千四百人。

    白天时候,这些侍卫被人从宫里撵了出来,被安置在凌侠所在的万人队,太医院的御医来此为他们化解了噬心蛊,在救治的时候,太医们的脸上全都带着一丝鄙夷。

    因为听说他们是叛军,所以他们十分受禁卫军排挤,一天都抬不起头来,直到看到凌侠此刻来到了临时大营,侍卫们的眼神中才算有了一丝起色。

    看到众人脸上萎靡的样子,凌侠随即便猜到了原因,他没有安慰众人,而是寻找姬墨和岳千峰,听到凌侠的喊声,一名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和一名体型精壮的男子从人群站了起来。

    二人之中,身材消瘦的人叫姬墨,五官端正,眼睛有神,一看就是精明能干之人,体型精壮那人是岳千峰,相貌威严,气势如岳,绝非奸诈阴险之辈。

    看到凌侠喊走岳千峰二人,侍卫们有些紧张,担心凌侠会对二人不利,结果凌侠只是把他俩叫到一旁,递给二人一封信,让二人慢慢观看。

    也不知道信笺了写了什么?当岳千峰和姬墨看完信封后,原本有些悲伤的眼神顿时变得十分激动,二人对凌旭跪下连叩了三个头,对天发誓,此生只忠于凌侠,绝无二心。

    听到二人的誓言,凌侠亲切的把他俩扶起来,然后一手牵着一个,来到侍卫们的面前,当众宣布道:“虽然我的这个师团还没有组起编制,但这不妨碍我任命武将。

    从现在起,岳千峰就是我师团的万夫长,姬墨为万人队巡察台长使,明日我会想办法补齐你们万人队,届时,你们将会是这大夏朝天下第一的万人队,你们会用军功洗刷今日的耻辱。”

    “多谢将军,我等定不辱使命!”岳千峰二人神情激动的说。

    “多谢将军,不辱使命。”

    “多谢将军,不辱使命。”

    看到凌侠如此重视自己,不但重用了岳千峰,居然连姬墨也被重要,这二人乃是侍卫们的主心骨,此刻看到二人被凌侠折服,心甘情愿的听从差遣,众侍卫也都跟着附和,高声呼喊口号。

    安抚完这些大内侍卫,凌侠总算松了口气,他刚想回去歇息一下,忽然,宫里司礼太监亲自来军营找凌侠,一见面,对方语气恭敬的告诉凌侠,帝君深夜有请。

    听到大晚上的帝君找自己,凌侠多多少少有些奇怪,来不及多想,他随即跟随太监进宫面见帝君,当凌侠和司礼太监来到朕天宫时,看到四名轿夫抬着一顶小轿而来。

    轿子停稳之后,一名身穿布衣,脚踏麻鞋,鹤发童颜,相貌普通的人从轿内走了下来,这人三捋长须,一副文绉绉老学究的模样,就好像是私塾里的教书先生。

    初看那人的年龄也就五十岁许,再一看感觉像六十,看着看着有种年过七旬的感觉,可重新打量那人时,对方依旧是五十来岁的模样。

    默默观察了对方片刻,凌侠顿时明白了,之所以会有这种错觉,那是因为对方的眼神,对方的眼神虽然平平无奇,却流淌着岁月的痕迹,仿佛此人能够看透一切似得。

    就在这时,朕天宫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开门的竟然是当朝太子夏远桀,打开门,太子快步走到台阶下,居然神情恭敬的对凌侠和老者施礼:“西城先生,凌侠兄,父皇已经恭候多时了,请随我来。”

    “西城先生?”听到对方名号后,凌侠稍一沉思,随后露出一丝惊讶,眼前这名老者竟然的当朝帝师,被誉为西城绿竹和天妖绿竹的绿竹翁。

    帝君为何要在此刻把自己和绿竹翁唤到这朕天宫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