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平息叛乱
    凌侠一嗓子吼死了许纯阳,惊的叛军侍卫们连连后退,此时的叛军四大首领已经全都战死了,辰星月和震南天被凌侠用机枪射死,许纯阳刚刚被凌侠给吼死。

    虽然众人没有看到龙九重是怎么死的,但是鸿德门旁有一具穿着一品武帅铠甲的尸体,尸体的头部虽然被打烂了,但是根据铠甲来辨认,那就是龙九重无疑。

    除了四大叛军首领之外,凌侠足足杀死了四千多名叛军,要知道那可是四千多名内力修为的高手啊,这种战绩简直惊世骇俗了,恐怕当世三大罡元修为的高手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不管别人能不能做到,至少凌侠做到了。不论凌侠是怎么做到的,总之他做到了。珍馐斋里的人看向凌侠的表情中,充斥着震惊、仰慕、敬佩、欣慰、以及忌惮。

    看到四大叛军首领尽数死在了凌侠手中,群龙无首状态之下的叛军们,哪还敢跟凌侠为敌,见凌侠手持宝刀朝前面走来,叛军们吓得节节后退。

    一幕奇特的景象在帝君和满朝文武眼中上演了,只见凌侠一个人追着六千多名大内侍卫满街跑,那些叛军像躲避瘟疫似得躲避凌侠,因此被凌侠追的一圈圈转。

    ……

    凌侠喊住众人说道:“尔等跟随辰星月四人犯上作乱,犯得乃是诛九族之大罪,稍后南宫大都督就会率领禁卫军进宫平叛,届时,不但你们得死,你们的全家老小全都会被牵连。

    据我猜测,你们参与叛乱也是迫不得已,主谋是辰星月四人,眼下他们已经被伏诛了,如果你们随我去向帝君请罪,我可以帮你们求情,或许可以保你们一命。”

    “驸马爷,实不相瞒,我们也都是奉命行事,辰将军四人命令我等参与叛乱,兄弟们本不想答应,可是奈何我们都中了辰将军的“噬心蛊”无奈之下,这才被迫参与叛乱的。

    当初辰将军答应我等,说只要杀掉珍馐斋里的朝臣,幽禁帝君和皇室成员,就能立下从龙之功,届时不但会给我们解开噬心蛊,还会让我们加官进爵。

    兄弟们都是武人出身,对加官进爵不敢兴趣,但这噬心蛊却委实受不了,因此兄弟们全都受了胁迫犯上作乱,如果驸马肯帮我们求情,我等兄弟们感激不尽。”一名侍卫说道。

    听到这人的话,其他侍卫也都纷纷附和,希望凌侠帮他们求情,弄清事情的经过后,凌侠稍一犹豫,之后点了点头,带领大家伙去鸿德门向帝君请罪。

    鸿德门前,六千多名大内侍卫扔掉兵器,跪地祈求帝君恕罪,凌侠已经把辰星月用噬心蛊胁迫这些人参与叛乱的事情讲了一遍,随后他静静的看着帝君,等到帝君定夺那些侍卫的生死。

    “从龙之功吗?”若有所思的低语了一句,帝君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一时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些参与叛乱的大内侍卫。

    “嗒嗒嗒!”

    “救驾!速速救驾!”

    正在帝君闭目沉思的时候,忽然,珍馐斋外响起了一阵战马嘶鸣声,紧接着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了进来,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了南宫雄霸焦虑担忧的声音。

    当南宫雄霸率领五万禁卫军赶到鸿德门的时候,顿时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门前跪着六千多名大内侍卫,鸿德门里面躺着数千具尸体,而帝君和满朝文武则站在院子里沉思。

    来不及整理思绪,看到帝君平安无恙,南宫雄霸快步跑到帝君跟前,望着帝君古井无波的脸颊,南宫雄霸单膝跪地向帝君请罪,称他救驾来迟。

    “你来的确实有些迟,要不是驸马神勇,朕和这满朝文武恐怕就要被叛军乱刀砍死了,你要是早些过来,朕的那些爱卿也不至于战死。”说到这里时,帝君的语气有些沉痛。

    看了眼单膝跪地的南宫雄霸,帝君平复了一下情绪,淡淡的说道:“跪一会儿吧,今天你该跪,不是跪朕,而是跪那些舍身取义的爱卿们。”

    说到这里,帝君缓缓收回目光,望着门外跪着的那些大内侍卫,他犹豫了片刻,随后侧身询问身旁的文武大臣:“你们都说说,朕该如何处置那些侍卫?”

    一听这话,武将们顿时炸开了锅,众人的意见十分统一,全都建议严惩那些侍卫,武将们是打心底里恨那些叛军,要不是他们犯上作乱,也就不会战死那么多武将了。

    不只是武将们建议严惩那些侍卫了,这一次连文官们也都跟着附和了,满朝文武难得统一意见,大家全都认为该严惩叛军,甚至连几位亲王也表示赞同。

    见大家都认为应该严惩那些侍卫,帝君把目光转向凌侠,语气和蔼的问他:“驸马,说说你的看法,你为什么要替那些叛军求情?”

    “我之所以要替那些侍卫求情,原因很简单,叛乱不是他们的本意,这些人都是被胁迫参与叛乱的,要是把他们都杀死,我觉得有些过了,

    本次叛乱的四名主谋皆已伏法,那些积极主动的叛军也都死光了,今天死的已经够多了,能少杀一点就少杀一点吧。”凌侠唏嘘的回答道

    经过之前的鸿德门之战,凌侠的威望瞬间被拔高了,看到他为剩余的叛军求情,满朝文武稍一沉吟,居然全都答应了下来,没有一个人站出反驳。

    “的确死的够多了。”帝君认同的点了点头,随后他踩着地面上的鲜血和尸体,慢悠悠走到鸿德门前面,看着那些跪地请罪的侍卫,帝君轻叹了口气:“唉……”

    感慨了一番,帝君不疾不徐的说道:“今天是驸马力挽狂澜,要不是驸马,咱们君臣全都得去地下作伴了,眼下既然驸马为那些人求情,那朕就给他这个面子。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身为大内侍卫,却公然犯上作乱,简直是罪不可恕,稍后换掉身上的衣服,交出身份腰牌,收拾一下行囊,然后全都离开帝都吧。

    有了这次的经历,朕也不敢再用你们这些人了,既然驸马替你们求情,那你们就去找他吧,如果驸马愿意收留你们,你们可以跟着他干。”

    听到帝君这话,凌侠先是愣了愣,接着,他脸上随即露出一丝狂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