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血战鸿德门 终
    凌侠不但一个人挡下了所有的叛军,更打退了三次叛军的冲锋,要不是亲眼所见,任谁都不会相信这一切,看着凌侠大发神威的背影,众人全都陷入了呆滞中。

    “这-----这是驸马?”帝君一脸震撼的看着眼前一切。

    “凌侠-----他居然这么神武?”夏宁儿脸上充满了意外。

    正当帝君等人因为凌侠的表现而喜出望外时,叛军那边却吃足了苦头,震南天看着成片倒下的叛军尸体,语气惊怒的吼道:“那个黑不溜秋的铁棒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这般厉害?”

    “我没见过此物,估计是一种暗器。”回应了一句,许纯阳对正节节后退的侍卫们吩咐道:“冲锋,给我冲,我就不信挡不住那鬼东西。”

    “冲啊!”

    叛军们听到吩咐后,随即又组织了一次冲锋,结果还没冲到鸿德门跟前就已经没人了,看到这儿,龙九重急的大声喊道:“撤、赶紧撤回来。”

    不一会儿,残余的几十名侍卫撤到了许纯阳面前,擦了擦额头上的鲜血,对方语气苦涩的告诉许纯阳:“大人,算了吧,别冲了,真挡不住那鬼东西啊。”

    “挡不住也得挡,根据时间计算,禁卫军快要过来了,咱们务必要在禁卫军赶到之前攻陷此地,否则就万劫不复了。”说完,震南天挥舞了一下兵器,亲自带人冲锋。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面对依旧不知死活的叛贼们,招呼他们的只有机枪声,随着一阵不间歇的疯狂扫射,凌侠脚底下堆积了一堆厚厚的子弹壳,而他对面则铺满了尸体,残肢断臂横飞,鲜血积淌成河。

    第五波了,凌侠已经挡住叛军的五次冲锋了,此时他手里的子弹只剩下几百发了,望着空空如也的弹药箱,凌侠心中有些焦急,暗骂:“该死的南宫雄霸怎么还不过来支援呢?老子快撑不住了。”

    五千多发子弹换来的是三千多具叛军尸体,一万多名侍卫叛军此刻只剩下七千人左右,而叛军的四大首领此刻也只剩下许纯阳和龙九重了,就在刚才,震南天率人冲锋时被凌侠用机枪打成了筛子。

    此时此刻,叛军们已经被凌侠给打的心寒了,一个人居然能抵御一万多人,这传出去根本不可能有人相信,可问题是不管别人信不信,凌侠他确确实实做到了。

    许纯阳看着面前的这幅局面,眼珠已经变成血红色了,他神情阴冷的看着凌侠,擦了擦宝剑上的鲜血,用剑指着凌侠,口中怒喝道:“来呀,随我一起冲,我要将这小贼千刀万剐了。”

    看着许纯阳阴森森的表情,凌侠毫不畏惧的回应道:“我乃帝君诰封之天下第一勇士,乃是夏宁儿公主之夫君,乃是当朝皇室驸马,我乃凌侠是也,何人敢与我一战?”

    说话的时候,凌侠朝龙九重悄悄使了个眼色,收到凌侠的示意后,龙九重侧目看了看珍馐斋西侧的假山下,稍一犹豫,随后察不可觉的点了点头。

    许纯阳没有察觉凌侠和龙九重之间的异常,听到凌侠张狂的话语,他顿时怒火中烧,待凌侠话音刚一落下,许纯阳便率人暴起进攻,力求能击毙凌侠,杀入珍馐斋。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没有任何回答,迎接许纯阳和他身后那些叛军的只有机关枪发出的“突突”声,只见枪管冒着青蓝色的火花,一发发子弹犹如流星飞逝般朝对面射去,每击中一具身体,便会带走一条生命。

    “突突突--咔咔------嚓嚓……”

    听到异响之后,凌侠心中顿时一哆嗦,暗道了一声“糟糕”,低头一看,子弹已经打光了,枪膛因为没有子弹,发出了“嚓嚓”的异响,无奈之下,凌侠只得关掉机枪。

    别人不知道凌侠为什么停住了,全都一脸疑惑的打量着凌侠,感受到周围的视线,凌侠从地上捡起一把刀,一脸冷酷的跳上木箱,注视着对面的叛贼,他仰天怒吼:“来啊。”

    不得不说,凌侠这一吼想当装逼,只见他浑身血红,周遭尽是尸体,脚下遍地鲜血,连空气都弥漫着一股血腥,而凌侠却手持一把正滴淌鲜血的宝刀,仿若修罗魔神一般伫立在那里。

    许纯阳刚刚被几发流弹射中了身体,腿部、手臂、肩膀、腹部全都中枪了,此时他用手捂着腹部的伤口,脸上苍白的看着前方,望着对面威风凛凛的凌侠,许纯阳心底冒出一丝凉气。

    凌侠看出许纯阳伤势严重来了,所以他摆出一副正义凌然的样子,斜握着宝刀,在帝君和夏宁儿等人惊讶的目光中,缓缓朝许纯阳走去,望着迎面走来的凌侠,许阳身后的那些叛军,惊吓之余如同潮水般连连后退。

    来到许纯阳面前,凌侠将手中宝刀随意一抛,用手指着许纯阳,气贯丹田,大喊了一声:“许纯阳,”凌侠在此,你可敢与我为敌?吼!”

    听到凌侠这装逼霍霍的叫唤声,许纯阳又急又气,之前自己活蹦乱跳的时候,凌侠光躲在后面开枪突突人,现在自己伤势严重,眼瞅着就要驾鹤归西了,这货竟然蹦跶出来向自己发起挑战,望着对面满脸装逼的凌侠,许纯阳想送他四个字“过分了啊。”

    原本就是强弩之末的许纯阳,被凌侠这一嗓子给气的七窍冒烟,怒火攻心之下,他嘴角溢出一口鲜血,用手指着对面的凌侠,哆哆嗦嗦了半天,一口气没提上来,活生生被气死了。

    这一幕被周围的人看在眼中,顿时掀起了惊天波浪,他们不知道许纯阳是被凌侠气死的,他们只看到凌侠大吼了一声之后,许纯阳便口溢鲜血,暴毙而亡,众人误会之下,以为许纯阳是被凌侠这一嗓子给吼死的。

    “这-------真不敢置信,许纯阳竟然被驸马给活生生吓死了。”

    “天呐---------驸马这一吼之威竟然如此霸道,竟吼死了许纯阳。”

    “驸马居然吼死了一名真气修为的武帅,真不愧天下第一勇士之名。”

    望着如同九天战神一般伫立在鸿德门前的凌侠,他的无敌形象已经深深烙印在了众人的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