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血战鸿德门 上
    闻听此讯,现场众人全都吓呆了,他们本以为十八名一品武帅出门,足以抵御那些侍卫们,可是没想到,才仅仅半盏茶的时间,就战死了十五名武帅,剩下三人也都身受重伤。

    直到此刻,文臣武将们才被惊醒,他们之前认为侍卫军马纵使犯上作乱,可是这里有帝君坐镇,南震天四人也

    不敢弑君,可是眼下他们知道自己错了。

    既然南震天四人敢动手屠杀一品武帅,那就跟杀其他人,既然已经动手了,那么杀一人跟杀百人没什么区别了,只要侍卫军攻进来,珍馐斋里的人谁也别想活命。

    想通这一点,平日里满胸城府的朝臣们全都慌神了,往日那些文臣们看不起武将,眼下却都把希望的目光投到武将势力身上,希望他们有人站出来抵御侍卫军。

    众人惊慌之下纷纷乱喊乱叫,二皇子看到蹲在门口的凌侠,顿时抓着他手臂,语气激动的喊道:“驸马,你是天下第一勇士,赶紧去御敌啊-----驸-----驸马?你怎么了?”

    喊了半天,看到凌侠没有反应,二皇子吓坏了,还以为自己把凌侠给摇晕了呢,急忙请人查看,诸葛一言精通医术,上前检测了一番,叹息着告诉大家:“别指望驸马了,他被吓晕了。”

    天地良心,凌侠只是因为看到那几人身上的血,晕血症犯了而已,根本不是被吓晕的。

    看到平日里一个个镇定自若的朝臣们,此刻惊慌失措的样子,帝君不由的感慨,只有在面临生死的考验时,才能看清一个人的品质,有的人平时装的无所畏惧,可关键时刻却极不靠谱,比如此刻吓晕过去的凌侠。

    失望的看了凌侠一眼,帝君叹息了一声,语气平静的喊了一声:“慌什么慌?有朕在呢,一点点小事就乱成这样,平时的镇定从容都去哪儿了?

    之前朕的十八名爱卿英勇御敌,他们都是好样的,战死的那十五名爱卿,是朕最忠心的臣子,他们是为朝廷战死的,是为了夏朝的稳固牺牲的,尔等应该永世铭记。

    这里虽然聚集了数十名一品武帅,但是朕知道,这些武帅也好,武职总督也罢,大多都是凭借军功晋升的职务,而震南天四人却是靠着修为晋升的职位。

    所以大家都是一品武帅,可功力造诣却有高有低,之前请愿出站的十八名武将,大多是内力巅峰修为,只有一两人有真气境界的功力,因此才不敌对方四人。

    震南天、辰星月、龙九重、许纯阳四人乃是真气三重修为的高手,算是这宫里最顶级的高手了,这样,凡是真气修为的武将去门口御敌,真气修为之下的爱卿就不用去送死了。”

    听到帝君吩咐后,武将那边走出七人,这七人都是真气境界的修为,虽然他们都是真气境界的高手,但是跟震南天四人比起来还差了好几重的修为,这一去,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朝帝君拜了拜,朝四周武将抱了抱拳,思忖一下,七人又朝文臣们拱了拱手,接着,七人互相击掌,豪迈一笑,昂首挺胸,头也不回的朝鸿德门跑去。

    望着七人的身影,帝君眼眶微微一红,武将们默默攥拳,就连平日里互不和睦的文臣们也都沉默了,平日里纵使再不和睦,至此危急时刻,却是这些武将挺身而出,即使知道此去无回,依旧舍身战斗。

    沉寂片刻,诸葛一言,三公,以及所有文臣全都双手抱拳,抬于头顶,躬腰施礼,神情肃穆,望着七名武将的背影,众臣语气悲哀的齐声呼喊:“恭送同僚。”

    望着七名勇士舍身取义的慷慨,再看到被吓晕的凌侠,夏宁儿气的直跺脚,瞅了昏迷不醒的凌侠一眼,夏宁儿对姚歆瑶吩咐道:“把这个废物扔到柴房去,别让我看到他。”

    ……

    “将军,醒醒,你快醒醒啊。”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之后,凌侠看到曲琴诗蹲在一旁呼喊自己,晃了晃神,凌侠渐渐恢复清醒,瞅了瞅四周,他有些纳闷:“我怎么跑到柴房来了?”

    “是公主让那个姓姚的宫女把你送过来的。”接着,曲琴诗把事情的经过对凌侠讲述了一遍,说完,曲琴诗看着凌侠,问道:“将军,现在局势危急,咱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凌侠苦笑着摇了摇头:“外面有一万名内力修为的侍卫守着,领头的四人全是真气修为的高手,别说珍馐斋里的那几名武帅了,就是再来几十名也没用。

    鸿德门外面的那种阵容简直就是无敌万人队,就算把我的万人队调来都白搭,除非,我从忠淼省带来的武器都在,要不然就只能等死了?看来这次是无力回天了。”

    “你说的武器是咱们上次从忠淼省那个山谷里取来的东西吗?当时你把一个铁棒子和几个装着铜钉子的木箱单独放着,说这些是关键时刻保命的武器,不让大家乱碰。”曲琴诗问道。

    听到这话,凌侠点了点头:“对,就是那些玩意儿,那个铁棒子叫重型机关枪,木箱里那些铜钉子叫做子弹,那些是我从老家带来的,要是那些东西在手,还真能挡住那些叛军,支撑到禁卫军赶来,可惜那些都放着军营了。”

    “那些东西都带来了。”曲琴诗回答道。

    “什么?都带来了?你什么时候带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呢?”凌侠一时没回过神来,语气有些茫然。

    听到询问,曲琴诗一五一十的回答道:“你昨天不是说近期宫里不稳定,要我找几个功夫好的人随同,再选几个不容易认出来的奇门兵器防身吗?

    我把这话告诉了罗老大,让他看着去办,结果他我兵器库里找了一圈,就把你之前交代说保命的武器给带来了,就放在后面装礼物的马车上。”

    “来的时候没人发现吗?”凌侠目瞪口呆的问。

    曲琴诗摇了摇头:“没人拦着,进宫的时候,门口的侍卫还看了看那些东西,可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以为是礼物呢,因此也没阻拦,就给放行了。”

    “这特么也可以?”凌侠定了定神之后,随即露出狂喜之色,一脸兴奋的看着曲琴诗,问她:“东西呢?在哪儿?快拿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