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洞察一切的帝君
    罗老大抱着一瓶包裹着红布的氧气罐,罗老二兄弟四人用担架抬着凌侠,柳飘怡、上官慧、曲琴诗三人各捧着一个锦盒,此刻,众人跟随着夏宁儿公主朝朕天宫走去。

    “公主和驸马拜见帝君。”看到夏宁儿一行人之后,门口站着的司礼太监高声喊道。

    约莫片刻,一名身形秀逸的中年男子从里面出来,看到此人后,夏宁儿面无表情的抱了抱拳,语气冰冷的跟对方打招呼:“二哥早。”

    原来这人正是当今二皇子夏远文,或许早就习惯了夏宁儿的冷漠,因此夏远文对她的态度不以为意,面色和善的回应了一句“小妹早,”夏远文便朝凌侠走去。

    之前凌侠在婚礼上见过夏远文,看到他过来了,凌侠装作挣扎的想要起来行礼,刚一动弹,他就被夏远文给按住了,关切的看了凌侠一眼,夏远文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夏宁儿,夏远文沉声道:“小妹,按理说,这是你的家事,轮不到为兄操心,可你看看驸马的模样,女子淑良,惠德贤善,你怎么跟那些悍妇似得粗暴鲁莽呢?

    现在宫里宫外都传遍了,说皇室公主霸道蛮横,结婚第一天就把驸马打进了太医院,之前那些落选的竞争者听到驸马的遭遇后,纷纷大摆流水席,庆贺他们没有当选驸马。

    之前的事情过去了,若是你以后再敢对驸马这般粗暴,为兄绝不客气,我虽然不懂武功,打不过你。但这人伦纲常、道德法理我还是懂几分的,届时为兄要好好跟你辩一辩道理。”

    “呜呜呜------二舅子------亲人啊。”凌侠听到夏远文的话,感动的稀里哗啦。

    夏宁儿看到二哥又开始对自己长篇大论的讲道理了,脸上顿时露出一丝郁闷,走又不能走,听又不想听,夏宁儿一时有些头疼,正在她感觉头大的时候,里面传出一名太监的声音:“帝君宣公主和驸马爷觐见。”

    听到呼喊后,夏宁儿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跟夏远文道了声别,急匆匆的拉着凌侠朝帝君的住处走去,来到门口,姚歆瑶和罗老大等人被太监拦在门口,只有凌侠夫妇有资格入内。

    鉴于凌侠有伤,夏宁儿只得扶着凌侠进去,可刚走了一步,凌侠就嚷嚷腿疼走不动,看到凌侠龇牙咧嘴的样子,想到帝君在里面等候,夏宁儿瞪了凌侠一眼,只好亲自背着凌侠去里面请安。

    “女儿给父皇请安。”

    “小婿给父皇请安。”

    进入内殿后,凌侠闻到一股药味,帝君坐在龙床上,身体倚靠被褥,腿上盖着一层厚被,旁边站立着一名年老的太监伺候,而帝君则一脸笑意的打量着凌侠夫妇。

    请完安,夏宁儿一抖肩膀,随手就将凌侠给摔了出去,猝不及防之下,凌侠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满脑金星的爬起来之后,他忘记了夏宁儿的身份,下意识的骂了句:“你神经病啊。”

    夏宁儿本就因为走火入魔导致精神失常的事情烦恼,听到凌侠的骂声后,她顿时急了,一伸手就拧住了凌侠的耳朵,恼怒的说道:“本公主就是神经病,怎么办吧?”

    “疼疼疼------媳妇------我错了------公主------姐-------轻------轻点-----耳朵快掉下来了。”凌侠被拧住耳朵之后,急忙开口求饶,他这一求饶,顿时露馅了。

    看着凌侠能够自己站起来,而且还用手阻拦自己拧耳朵,夏宁儿更气了:“好啊,敢情你的伤势没事了,你居然装病,让我把你背进来,我------我打你个骗子。”

    “帝君------这------”看到眼前这一幕,老太监皱了皱眉,从来没有人敢当着帝君的面这般喧哗放肆,因此老太监忍不住弯腰低声请示帝君,问要不要制止夏宁儿二人的胡闹之举?

    帝君摆了摆手,示意老太监不要插手,制止了老太监的举动后,帝君一脸轻笑的看着凌侠二人,眼神中露出一丝慈祥,在他看来,这就是小两口打情骂俏,这种场景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

    “别闹了,再闹帝君快生气了,今天是给帝君过生日的,千万别胡闹啊。”看到夏宁儿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凌侠只得搬出帝君来,这招果然奏效了,听到这话,夏宁儿顿时收手了。

    “呵呵-----闹完了?”和蔼的问了一句,看到夏宁儿面色羞红的样子,帝君假装训斥的说道:“宁儿,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再跟以前似的胡闹了。

    朕活着还能照应照应你,要是哪一天朕驾崩了,只有驸马能照顾你了,别老欺负他,要不是他当初送你一颗洗髓丹,你现在还是那副疯疯傻傻的模样呢,哪能站在这儿欺负他。”

    “什么?洗髓丹?他------他给过我洗髓丹?”夏宁儿一脸震惊的看着凌侠,要不是此话从帝君口中说出,她决不会相信此事,凌侠竟然舍得把无价之宝洗髓丹送给自己,这可能吗?

    夏宁儿震惊,凌侠比她更震惊,呆滞了片刻,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帝君,下意识问道:“这事------你怎么知道的?我的意思是公主都不知道这件事,帝君怎么会知道此事呢?”

    闻言后,帝君轻声笑了笑:“白天的宁儿虽然不记得服食洗髓丹的事情了,但是晚上的宁儿却记得啊,朕问过了,据晚上的宁儿所说,她在飞凤岭有一个大哥哥。

    那个大哥哥给她吃了一颗糖丸,吃了糖丸之后,她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后来朕询问了苏景庵,得知宁儿在飞凤岭时化名白玉,而她身边当时的确有一个年轻的哥哥,名字叫凌侠。

    宁儿回宫之后,体内的功力虽然节节暴涨,但是却没有溃散征兆,反而根基稳固,功力浑厚,在冲击真气桎梏时,丝毫没有遇到瓶颈阻隔。

    加之宁儿苏醒之后,神志瞬间恢复了一半的清醒,这都是不可思议之事,普天之下,能够有如此神效的药物只有一种,那就是隐仙山无量观的洗髓丹。

    苏景庵是举人出身,此人虽有些城府,但是担当不大,他的能力朕是知道的,阴兵借道、劫持公主的事情,乃是军旗会策划,且不说苏景庵没本事侦破此案,就是有,他也不敢得罪那些人。

    所以,当他带着公主来朕面前领功时,朕就知道这其中另有缘故,后来朕知道了你的存在,既然你舍得把这天下第一珍宝送给宁儿,朕自然要招你为婿了。

    你难道真的以为朕就是凭借一道考题把你选为驸马了?呵呵------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实不相瞒,朕是看到你跟无量观有关系,所以才把宁儿托付给你的。

    此番比试招亲,远桀想要赢乾坤胜利,远文希望秋落北赢,远幽盼着南宫岫胜出,在外人看来,朕是为了平衡各个势力,所以才选你为驸马,其实他们错了,朕一开始就选中了你。

    自从你押解彭烈进入帝都之时,朕就一直在关注着你,你的性情、你的胆识、你的风格、你的智慧,朕都十分满意,尤其是你在比试招亲上的表现,更令朕感觉意外。

    原本朕打算在你遇到困难时暗中出手帮你一次呢,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一路过关斩将,最后更是战胜了赢天的孙子和北麒麟,这等本事,足以配得上公主了。”

    听完帝君这番云淡风轻的话,夏宁儿和凌侠全都震惊的目瞪口呆了,努力平复了一番,凌侠吃惊的问道:“帝君-----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呵呵------朕乃一国之君,自然要耳聪目明了,虽然朕因病久不上朝,但这天下的事情,还是要掌控在手中的。”说到这儿,帝君脸上闪过一丝落寞:“只不过,大多时候,朕都要装作不知情而已。”

    “可是既然帝君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没有阻止------彭天罡叛变呢?”凌侠不解的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帝君眼神里透出一丝睿智,他语带双关的低声道:“许多问题都不是看表面的,要往深里看,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武将势力这座山上却盘踞着三头猛虎和一头狮子。

    都知道朕时日无多了,所以都在准备后路,朕活着时,老虎和狮子平起平坐,可要是真到了朕驾崩的那一天,恐怕新任帝君要给那三头老虎和一头狮子分个尊卑、排个高低了。

    久居上位,谁甘心被取而代之呢?所以,有心人就开始寻找后路,纵使彭天罡叛变,可那一千万将士总不能全都心甘情愿的跟着叛国吧?呵呵----除了八疆领主之外,其余都是假象而已。”

    凌侠似懂非懂的听完这些,脑子仿佛闪过一丝线索,但仔细一回味,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到,虽然猜不透帝君的想法,但是凌侠隐约有种感觉,这一切的一切,帝君应该都是知情的。

    说了这么多,帝君有些疲惫,他看了看时间,对凌旭二人吩咐道:“你们先退下吧,今天是朕的寿诞,朕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中午用膳的时候,趁着大家都在,朕会把公主的嫁妆送给你,。

    驸马,你和公主去外面商量一下,看看想要哪座疆域当嫁妆,届时朕当着群臣提问你们的时候,要是你们答不上来,那朕可就收回这份大礼了,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