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祝寿
    虽然边境线频临战乱,但是帝都的人却丝毫没有感觉紧张,他们依旧跟往常一样生活着,仿佛边境的战争跟他们没有关系似的,此时,太子和几位亲王正在为帝君准备寿诞事宜。

    凌侠身为驸马,是帝君的女婿,自然也要出席寿诞的,接到夏宁儿派人送来的请帖后,凌侠暗暗发愁,帝君的寿诞是在白天举行,可白天的夏宁儿却是正常的,稍有不慎,自己很可能还得挨揍。

    平时当着部下们吹吹小牛还可以,可真要当着大家伙的面儿,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公主给揍了,那他一辈子可就抬不起头来了,这是一辈子的污点,绝不能让他发生。

    一番谨慎思索之后,凌侠把曲琴诗给喊了进来,接着,他装出一副神情肃穆的样子,认真的胡诌八扯道:“近来边境告急,叛贼拥兵自立,倭寇蠢蠢欲动,形势不容乐观啊。

    彭天罡之前位居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军界三大巨头之一,如今他叛变自立,虽然尚未公开投敌,但是根据目前的局势变化,彭天罡跟倭寇之间肯定达成了某种协议。

    表面上来看,彭天罡带走了一千万将士,但我有种感觉,他肯定并未把人全部带走,他绝对留下了间谍,也就是细作,那些人平时潜伏在各个军营之中,关键时刻就会站出来搞破坏。

    现在就是关键时刻,没有什么比帝君寿诞更重要的节日了,为了防止彭天罡派遣的间谍危害帝君,咱们必须有所防范,决不能让彭天罡的计划得逞。

    这样,回头你通知柳飘怡和上官慧一声,你们三人再挑几个身手利索的兄弟,装扮成随从护送我去禁城,禁城内不让带兵器,你们想办法弄些家伙什防身,比如那种更够拆组合的奇门兵器。

    对了,去仓库里取一套氧气瓶来,对,就是我上次告诉你的那个铁罐,今天毕竟是帝君的寿诞,我好歹也得准备一些礼物,眼下帝君身体不舒服,没有玩意儿比那个更合适了。

    咳咳-----我首先声明一件事啊,这次带你们进宫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保护我,而是为了保护帝君,其实你们也都知道,我从来都不需要保护------从不需要。”

    ……

    上午时分,朝中重臣、武将巨头、皇亲国戚、以及一些封疆大吏们纷纷前往禁城,在众多前往禁城的队伍之中,一支队伍尤为显眼,那是凌侠所在的祝寿队伍。

    别人进出禁城都是轿夫抬着官轿,可凌侠的队伍却是两辆大马车,四周捂得严严实实,虽然凌侠的伤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他依旧用绷带把自己裹了个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快咽气了呢。

    凌侠把自己裹得跟木乃伊似得,曲琴诗、柳飘怡、上官慧三人从前面的马车上伺候,驾驶马车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那是罗老大假扮的。

    除了他们几个人之外,罗氏四兄弟和虎牙五人在后面那里马车上,虎牙负责驾驶马车,而罗氏四兄弟则帮凌侠抬担架,毕竟凌侠此时是装作病人进宫的。

    被禁城门口的守卫拦下后,对方验证了凌侠的令牌,核实完身份,检查了随行人员和车辆里的物品,看到后面马车里的东西,守卫便想打开。

    刚一伸手,就被虎牙给拦住了,说这些东西是驸马爷敬献帝君的寿诞礼物,如果碰坏了,谁也担当不起,听到是驸马给帝君准备的礼物,守卫们全都不敢碰触了。

    检查无误后,守卫们放行,允许车辆进入宫中,看到这里,许多大臣忍不住出声抗议,面对众人的抗议:“大家都是来给帝君祝寿的,凭什么那个人能坐车进去,我们却得下轿呢?”

    别人虽然不知道驸马的遭遇,但是禁城的这些守卫们,却听说了驸马第一天被公主打残的消息,知道婚礼当天,驸马爷被公主实施家暴,打残送进了太医院。

    正因如此,所以侍卫们在检查身份时,看到凌侠病恹恹的样子,没有人觉得奇怪,因为他们全都知道怎么回事了?受伤不能动弹,派人抬着很正常,如果眼下凌侠没事才叫奇怪呢。

    听到有人出言质疑,守卫们淡淡的回应道:“如果你们是驸马,如果你们被打残了,也可以坐着马车进去。”听到这话,想到坊间的传闻,质疑之人全都闭嘴了。

    凌侠一行人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宫内,按照程序,凌侠需要接上公主,然后跟着公主一起去帝君居住的“朕天宫”请安,请安结束后,去“珍馐斋”用膳,届时,帝君将会陪同大家一起用膳。

    一来到婉秀宫,凌侠就觉得头皮发麻,从马车里坐起身子,做贼似的朝外面看了看,然后他躺又躺了下来,让罗老大去敲门,就说驸马来了,请公主一同去给帝君请安。

    听到吩咐,罗老大也不多想,跳下马车就去敲门,他性子单纯,力气又奇大,那蒲扇大的手掌拍在门环上敲打“咚咚”作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拆门的呢。

    “轻点,你特么轻点,要是把那母老虎惹闹了,回头我还得挨揍。”听到罗老大的“咣咣”砸门声,凌侠顾不上装病,随即蹲在马车上,把头探出门帘,一脸焦急的喊住罗老大。

    “外面谁在敲门?要是再不住手,本公主把你的手掌给砍下来。”这时候,院内传出了夏宁儿森然冰冷的声音,与此同时,一股冷冽的杀气从里面散发而出。

    听到这个声音后,凌侠吓得一个激灵,顿时缩身躲回车里装病,而罗老大感受到那股杀气,也吓得停住了手,迟疑了片刻,悄悄回到了马车旁,装出一副再牵马的样子。

    “将军,你可是天下第一勇士啊,怎么被公主吓成这样呢?”柳飘怡三人表示不理解。

    闻言后,凌侠掀开盖在头上的被褥,由衷叹息道:“没办法,哥们打不过她啊。”

    婉秀宫的院门被打开后,夏宁儿、姚歆瑶、黎瑾萱,三人结伴走了出来,感受到三人身上散发的真气威压后,柳飘怡、上官慧、曲琴诗下意识咽了口唾液,瞬间明白凌侠为什么害怕了。

    此时的夏宁儿明显是经过一番装扮,挑眼看了看面前的两辆马车,随即露出一丝不屑,冷哼了一声,她淡淡说道:“把车停在这里,让人抬着你,然后带着你的礼品随我去给父皇请安。”

    说完,夏宁儿看也不看凌侠,提着一个锦盒,独自朝前面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