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你敢威胁我 上
    仿佛是怕凌侠再次跑了,此时的夏宁儿的紧紧抱着凌侠手臂,无论凌侠怎么说,她就是不肯撒开手,看到她眼神里怯懦委屈的表情,凌侠便任由她抱着自己的手臂。

    “哥哥,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过了一会儿,夏宁儿才注意到凌侠身上缠着的绷带,看着鼻青脸肿耷拉眼皮的凌侠,夏宁儿脸上露出一丝煞气:“谁伤的你?我去找他算账。”

    “别别别------别这幅表情,哥害怕。”夏宁儿生气发怒的时候,那表情跟白天一样一样的,看的凌侠直哆嗦,见夏宁儿坚持要给自己报仇,凌侠只得谎称是自己摔的。

    把伤势的事情糊弄过去之后,凌侠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让夏宁儿取来一张纸和一支笔,然后让晚上的夏宁儿给明天的夏宁儿写一份信,信的题目是《道歉信》

    看到夏宁儿不知道该怎么下笔,凌侠便口述内容,让夏宁儿自己写,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张之后,凌侠让夏宁儿签上名字,担心不保险,他又让夏宁儿从落款处画押摁手印。

    “哥哥,我不是叫白玉吗?可为什么这里的人都管我叫夏宁儿呢?”帮凌侠折叠信笺时,夏宁儿把手搭在凌侠耳边,悄悄的说:“还有人管我叫公主呢,一见到我就下跪。”

    “你难道不记得什么了吗?比如你之前的事情?”凌侠试探着问。

    夏宁儿乖巧的回答说:“我记得啊,你是哥哥,我是妹妹,咱们的家在一个破庙里,后来哥哥给我吃了一粒糖豆,然后我睡着了,醒来之后就在这里了。”

    “再往前呢?你遇见我之前的事情呢?”凌侠追问了一句。

    “再往前?再往前还有什么啊?”夏宁儿一脸疑惑的看着凌侠。

    “没有了,没什么了,我说着玩的。”凌侠心中隐约明白了,服用洗髓丹之后,夏宁儿走火入魔的症状只恢复了一半,白天是清醒正常的皇室公主,晚上则是单纯乖巧的凌白玉。

    或许是因为洗髓丹的缘故,夏宁儿病发之后关于凌白玉的记忆,停留在了飞凤岭遇见凌侠的时间段上,而之前的那些混乱记忆,则全部消失了,但是她的正常记忆却没有受到影响。

    如果凌侠分析的正确,只要自己再给夏宁儿服用一颗洗髓丹,那她的病症便能彻底痊愈,届时不但精神可以恢复正常,功力修为还能精进一大截,搞不好还能晋升至罡元境界。

    凌侠身上虽然还有两颗洗髓丹,但是,就算天塌下来,就算地陷下去,就算要了自己的命,凌侠也不会给夏宁儿服用洗髓丹了,他决不能让夏宁儿彻底恢复正常。

    眼下夏宁儿只康复一半,自己就被揍了个半死,如果他彻底康复,那自己还不得被打死啊?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由衷的希望夏宁儿一直病下去,再说了,人嘛,谁还没个头疼脑热的?

    看到夏宁儿担心自己再消失不见,所以一直缠着自己不肯睡觉,凌侠心中有些唏嘘和怜惜,心中暗道:要是夏宁儿的病症没有康复该多好啊,抬手摸了摸夏宁儿的头发,他柔声道:

    “宁儿乖,这样,哥哥跟你讲个故事,讲完之后你就回去睡觉好不好?哥哥以后每天晚上都会给你讲故事,等到你听完故事就要乖乖回去睡觉,今天哥哥给你讲个灰姑娘的故事吧。”

    接着,凌侠声情并茂的给夏宁儿讲述了一个灰姑娘的故事,把夏宁儿听的如痴如醉,听完故事,夏宁儿恋恋不舍的离开凌侠的房子,返回自己卧室休息了。

    ……

    次日清晨,凌侠正在呼呼大睡,忽然,房门被人“砰”的一声踹开了,只见夏宁儿一脸冰霜的走进屋子,语气冷冽的朝凌侠说道:“今天是我们结婚的第一天,稍后,陪我去给父皇请安。”

    瞅着夏宁儿这幅盛气凌人的模样,估计是恢复清醒正常了,凌侠可不敢招惹这种状态下的夏宁儿,他指着自己的身体,弱弱的说:“我这幅模样动不了,还是你自己去吧。”

    “不就是折了个胳膊腿外加几根肋骨吗?至于这么娇气吗?”鄙夷了一句,夏宁儿朝门外的太监吩咐道:“小猴子、小柱子,待会儿,你们抬着这个废物跟我去父皇那里。”

    听到夏宁儿管自己叫废物,凌侠的火气登时上来了,把头一歪,冷声拒绝道:“帝君昨天说了,允许我免去一切礼节活动,你自己去跟帝君请安吧,我不去。”

    “有、种、你、再、说、一、遍!”看到凌侠拒绝自己,夏宁儿脸颊一寒,随手拿起一个茶碗,用力一攥,茶碗瞬间变了的碎末,轻轻一撒,一层粉末从她手中飘散。

    “咳咳--你别乱来啊--不怕你。”嘴上说着不怕,可是看到夏宁儿冷冰冰的表情后,凌侠心中依旧打突突,眼下自己这身伤还没好呢,别再被揍出新伤来。

    看到夏宁儿表情不善的朝着自己走来,凌侠急忙从身子底下拿出一封信:“这是你昨晚给我写的道歉信,信里说你以后再也不打我了,如果你再伤害我一下,到了晚上之后,自愿被我打回去,白天你怎么打我,晚上就让我怎么打你。”

    “胡说八道,本公主何曾写过这种荒唐的东西。”骂了一句,夏宁儿一把夺过那封道歉信,抖了抖信笺,她随意瞥了一眼,接着,她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一字不漏的看完整封信,夏宁儿完全可以确定笔迹没有造假,签名也没有问题,更离谱的落款处还有自己画押的手印,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上面依旧留着朱红痕迹,

    看着手里的道歉信,夏宁儿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迟疑片刻,她一脸呆滞的问凌侠:“这-----这怎么可能呢------我怎么会给你写这种信------见鬼了------”

    “我哪知道怎么回事?你昨晚进来找我,先是管我叫哥哥,然后就写了这封道歉信,我不收都不行,你硬要塞给我。”说完,凌侠望着目瞪口呆的夏宁儿,继续道:“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姚姐姐和黎姐姐。”

    听到这话,夏宁儿一个转身就破门而出,望着夏宁儿的身影,凌侠顿时松了口气:“我的妈呀,吓死我了,希望能唬住那丫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