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公主的怪病 下
    一开始时,没人插手公主殴打凌侠的举动,可是后来,听到凌侠呼救的声音越来越弱,眼瞅着揍的快断气了,担心闹出人命来,那两名中年宫女只得冲进屋子制止了公主的家暴行为。

    “恩-----恩人呐-----”

    这是凌侠失去意识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此时的凌侠,鼻青眼肿脸蛋鼓,淤青淤紫血抓痕,肋骨折了七八根,浑身抽搐吐白沫,两名宫女看到之后差点没认出来。

    宫女们都知道,公主极力反对这次比试招亲,但碍于帝君和太子的面,夏宁儿纵使心有不甘也只得认命,因为这是一朝帝君的天子君令,她不接受也得接受。

    正是因为知道公主心有不甘,所以大家猜到了她会发脾气,所以太子特地吩咐宫女递话,提醒凌侠注意一下,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公主竟然下手这么狠。

    看着面前浑身是伤的凌侠,感受到他的气息越来越弱,宫女蹲下替凌侠把了把脉,接着,左边那名宫女急忙朝门外喊道:“速去太医院传太医,另外赶紧通知帝君和太子,驸马快不行了。”

    当天,禁城里面热闹了起来,帝君露个面儿便回寝宫歇息了,留下太子和另外八大亲王正在前面款待宾客,不一会儿,一名小太监前来禀告,说公主把驸马爷给揍废了。

    听到这话后,太子和九大亲王顾不上多说,急忙朝婉秀宫赶去,此时,帝君、皇后、太医院的几名首席太医全都来到了婉秀宫,看到已经陷入昏厥了凌侠,众人脸上露出不同的表情。

    大约一炷香之后,太医院的院首来到帝君面前,神情恭敬的回禀情况,称凌侠虽然受伤严重,但是他体内修炼的某种护体的内功,因此伤势虽然严重,但生命却没有危险。

    太医院已经治疗过了,只要修养一段时间,凌侠身体就能康复,不过嘛,虽然没有闹出人命,但凌侠这段时间内不能四处走动,因此建议让凌侠从婉秀宫中安心静养。

    按照规矩,凌侠和公主成亲之后,还有一大堆的礼节要进行,比如参拜长辈,拜访亲王,宴请文臣武将,给太子请安,聆听帝君教诲等等,因为伤势严重,这些礼节全都无法进行了。

    得知凌侠生命无碍,帝君长出了一口气,礼节可以不进行,但是人不能有问题,这倒不是帝君多么在乎凌侠,而是此事事关皇室颜面,如果新驸马不到半天就被新娘子给打死了,这要是传出去,外界会怎么看待皇室啊。

    吩咐太医院多用些好药,让婉秀宫里的小太监和宫女好生伺候凌侠,说完这些,帝君一脸怒气的看着夏宁儿:“今天这件事情就算了,如果还有下一次,朕就不客气了。

    虽然朕不会把你怎样,但你这婉秀宫里的太监和婢女,可就被你连累了,要是驸马再有什么闪失,朕就杀光这婉秀宫里的人,然后把你送到皇后那里,让皇后教导你规矩。”

    夏宁儿一开始还没把帝君的警告放在心上,可是当帝君说出要杀光婉秀宫里的人时,她心里忽然一寒,尤其是后面那一句,让皇后教导她规矩,更令夏宁儿发怵。

    原来,夏宁儿的母妃在剩下夏宁儿四岁的时候,便因病去世,鉴于当时夏宁儿年幼,帝君便让皇后照顾夏宁儿,跟大部分电视剧里演的一样,皇后表面上很疼爱夏宁儿,可私下里却经常虐待她。

    后来帝君无意中发现了此事,便派人把夏宁儿接走了,当时先帝还在,看到夏宁儿骨骼津奇,属于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就亲自出面,把尚且年幼的夏宁儿,连同一名宫女的孩子送去异人之处修习武学。

    虽然小时候的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是皇后娘娘却在夏宁儿心里留下了阴影,听到要是自己再对凌侠施展家暴,就会被送到皇后那里学习规矩,夏宁儿脸色一白,气焰顿时消散了几分。

    警告完公主,吩咐好下人,下令免去凌侠后面的繁文缛节,不用按照宫中规则逐个行礼参拜了,安排完这些,帝君招呼众人返回,热闹的婉秀宫随着这些人的离开,顿时安静了下来。

    到了夜间时分,凌侠缓缓恢复了意识,经过半天的修养,他终于清醒了过来,想起白天的惨痛经历,看到此时自己缠的跟个木乃伊似得,凌侠不由得一脸悲戚。

    早知道会这样,打死他也不会参加这次的竞选啊,怪不得帝君要考人心呢,怪不得太子这么急着嫁妹妹呢,怪不得皇室连自己的家底儿都不打听就拽着自己跟公主拜堂呢,原来这家的闺女有特么暴力倾向啊。

    夏宁儿啊夏宁儿,你怎么变成这幅德行了,要是早知道你是这种脾气,当初老子说什么也不会送给你“洗髓丹”啊,治好了你的病,提升了你的修为,你竟然这么对待我,我心里委屈啊。

    结婚第一天,连话都没有说上三句,自己就被揍的不能洞房了,这要是继续下去,还不知道会遭受什么样的非人待遇呢?万一夏宁儿把自己虐的生不如死怎么办?不行,我得退婚。

    ……

    “公主,现在是晚上了,请您回去吧,奴婢二人奉帝君之令,暂时保回驸马爷,请公主不要令奴婢二人为难。”正在凌侠胡思乱想之际,外面传来了中年宫女的声音。

    一听公主又来了,凌旭顿时吓了一哆嗦,害怕自己在挨揍,他赶紧大声喊道:“我不见她,二位姐姐,你们给我拦住她,我说什么也不见她。”凌侠的语气有些抽搐,声音里带着哭腔。

    “哥哥,是你吗?我听到你的声音了。”门外传来了夏宁儿激动的声音,不知为何?原本正准备转身离开的夏宁儿,听到凌侠的声音后,顿时激动起来,不顾两名宫女的阻拦,她冲进了凌侠居住的房间。

    当夏宁儿进来之后,一脸雀跃的朝凌侠跟前跑来,待夏宁儿看到凌侠的样子后,她脸上露出兴奋激动的样子,双手紧紧抱着凌侠的收兵,一脸委屈的说:

    “哥哥,真的是啊,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呢,呜呜呜-----你终于来看我了,这段时间白玉好想你啊,哥哥-----你再也不能不要我了。”

    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夏宁儿,虽然穿着打扮跟白天没有两样,可这气质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上午的夏宁儿冷艳高傲,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清高,但此时的夏宁儿却阳光灿烂,一脸乖巧听话的纯真。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凌侠忽然有些懵逼:“怎么会这样,这-----这特么是怎么一回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