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公主的怪病 上
    “一拜天地!”

    “二拜父母!”

    “夫妻对拜!”

    在进行礼仪时,凌侠感觉公主的行动有些僵硬,每次都需要身边的那两名中年宫女帮忙,就好像,那两名宫女在帮助公主完成婚礼仪式似得。

    凌侠心中隐约有些期待,期待公主见到自己时的样子,当初公主落难至飞凤岭,巧遇凌侠,两人虽然只相处了短短的一天,但是心中却互相种下了情愫。

    看着对面婀娜多姿的公主,凌侠在幻想两人见面后情形,恐怕夏宁儿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当初那个大哥哥来到宫里找她了,不但如此,还打败了数万名竞选者,成为了她的新郎。

    之前夏宁儿因为练功反噬导致走火入魔,变得神志不清,服下天霄子的“洗髓丹”想必已经恢复正常了。如果夏宁儿知道是新郎是自己,会不会激动的疯掉?

    就在凌侠一脸欣喜的等着给夏宁儿惊喜时,吏部的官员宣布新郎新娘返回洞房,待新郎官揭开新娘子的红盖头,互相更换礼服之后,夫妻二人出来宴谢宾客。

    一众宾客的祝福声中,凌侠和公主跟随一行仪仗队来到了“婉秀”宫,这里是公主的专属住处,六间正房,两间偏厢,一个小院,平日里公主住在正房之中,宫女和太监住在偏厢。

    因为凌侠是被帝君招为驸马的,所以他的情况跟上门女婿差不多,婚后吃住都是由娘家负责,也是这层关系,婉秀宫便成了凌侠和公主的婚房所在。

    禁城宫殿实在是太大了,凌侠他们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婉秀宫,一进门,便看到门前站立两名长相清秀的小太监,穿过院落,两名十**岁的宫女从房门口迎接。

    看到凌侠和公主被仪仗队送回来了,两名宫女先是施礼给二人请安,接着,她俩打开房间,恭恭敬敬的把凌侠和夏宁儿请进卧室,小宫女看了眼凌侠,随后低头离开。

    “驸马爷,太子命奴婢转达两句,公主最近性情有些易怒,望驸马爷多多忍让几分,奴婢二人在外面等候,若有差遣,可传唤奴婢二人。”嘱咐了两句,那两名陪同公主的宫女也退了出去。

    在宫女离开的时候,凌侠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二人从始至终仿佛都一直抓着公主,直到她们退下时,方才松开自己的手,虽然有些诧异,但凌侠没有多想。

    当宫女们全都退下后,凌侠抖了抖肩,接着他一脸微笑的朝公主走去,来到公主跟前,凌侠爱惜的打量了夏宁儿一眼,接着,他伸手揭开了盖在夏宁儿头上的红盖头。

    当盖头被揭开之后,夏宁儿那绝世娇美的容颜顿时展露在凌侠面前,只见夏宁儿肌肤如雪,明眸皓齿、凝脂似玉,雪白脸颊透着淡淡粉红,长发直垂腰部,倾城绝色,令凌侠看的呆滞如痴。

    痴望了片刻,凌侠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不知为何?他心中有着奇怪的感觉,虽然眼前的夏宁儿还是之前的样貌,但是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一样。

    仔细感觉了一番,凌侠找到了原因,是眼神变了,之前的夏宁儿眼神里充满着单纯和天真,可此时夏宁儿双眸似水似冰,眼神带着谈谈的冰冷,给人一种冰凉高傲的感觉。

    “宁儿?白玉?是我啊?我是凌侠啊。”看着对面眼神冷冽的夏宁儿,凌侠主动跟对方打招呼,可他说了半天,夏宁儿只是冷冷的看着他,那种感觉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怎么了?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凌侠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头,一脸愕然的看着夏宁儿:“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呢,我是凌侠啊,是你以前的凌哥哥,现在的驸马。”

    “驸马”这两个字一出口,登时激怒了夏宁儿,原本坐在床上不言不语的夏宁儿,听到“驸马”两字时,霎时间怒了,她一伸手就抓住了凌侠是手腕,随手一摔就把凌侠摔到了墙角。

    “放肆,谁是你的白玉妹妹?你一个人站在那里胡言乱语也就罢了,竟敢以驸马自居?”秀眉一瞪,夏宁儿面色阴沉的怒斥道:“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我就卸了你的嘴。”

    “不-我没胡说,我真是你的凌哥哥,难道你忘了?飞凤岭?白玉妹子?那该死的易知县?还有武将军?”凌侠虽然被摔的七荤八素,但此时却顾不上疼痛,一脸诧异的看着夏宁儿。

    “简直一派胡言,本公主从未离开过禁城,哪来的飞凤岭?我更不认识什么易知县和武将军。”话音落下,夏宁儿一脸愤怒的朝门口走去,她刚打开房门,就被那两名中年宫女给你堵了回来。

    拦住夏宁儿,一名宫女面无表情的说:“帝君和太子殿下有令,此番公主招选驸马已经昭告天下,望公主遵循君令,请公主自行更换礼服,如若公主不肯,奴婢二人只能助公主一臂之力了。”

    “你们不要仗着是皇后的贴身宫女就敢放肆,要不是你俩以二打一,本公主岂能被你们劫持着去拜堂,哼------有本事咱们一对一。”夏宁儿语气清冷的说道。

    虽然夏宁儿坚持出去,可那两名宫女始终不为所动,依旧不肯让夏宁儿离开,那二人乃是皇后的贴身宫女,两人都是真气四重修为,属于宫里一等一的高手。

    夏宁儿之前是内力境界修为,服用了洗髓丹之后,功力暴涨了一阶,竟然突破内力巅峰壁垒,晋升至真气境界修为,面对那两名宫女,如果她一对一还有胜算,但是以一战二却不是对手。

    看到宫女不肯放自己离去,夏宁儿狠狠的关上房门,气冲冲的回到房里,此时凌侠刚站起身来,看到夏宁儿像是变了个人似得,他急切的想要了解情况,便走过来找夏宁儿询问。

    结果凌侠刚走到跟前,还没来得及仔细询问,正巧赶上夏宁儿心烦气躁,看到凌侠张口就是“白玉妹妹,”夏宁儿的怒火顿时爆发了,抬腿便朝凌侠踹了一脚,接着,她一个纵身贴了过去,骑在凌侠身上,挥动双手,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暴揍。

    “救命啊!”

    “我不娶公主了。”

    “别打脸,哎呦!”

    “我不当驸马了,快特么来人啊,要出人命了啊!”

    拜堂当天,婉秀宫中传出了凌侠痛苦的哀嚎声,听到凌侠歇斯底里的呼喊,门前的宫女和太监们全都忍不住捂上了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