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平息哗变
    (禁jin)卫军大都督府,南宫雄霸正在跟几名副将布置换防任务,忽然,一名亲兵急匆匆的跑进了“议事厅,”看到一众主帅后,这名气喘吁吁的喘着粗气:“大都督------不-----不好了……”

    望着士兵慌张失措的样子,南宫雄霸微微皱起眉头,一脸不悦的训斥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我是怎么教导你们的?遇事要冷静,切不可焦虑,要淡定。”

    斥责完亲兵,南宫雄霸面色不愉的瞪着对方,看到亲兵收敛了气息,退到门外轻轻敲门等候,南宫雄霸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说罢,什么事?”

    “启禀大都督,东城军团发生哗变事件,东星师团十万(禁jin)卫军集体哗变,他们围住了军团长南宫冉,此刻,哗变效应正急速传播,就咱们唠嗑的这一会儿工夫,估计哗变范围已经增加到了两个师团。”亲兵不疾不徐的汇报说。

    “哦,原来是军队哗变啊-----哗什么-----哗变?”愣了愣之后,南宫雄霸顿时急的跳脚了,看着亲兵慢思条理汇报的样子,他气的破口大骂:

    “卧了个槽的,这么重要的事(情qing)你特么不早点说?不知道轻重缓急啊?都哗变了你还磨磨唧唧,走,赶紧去东城兵团,要是再晚一会儿,恐怕整个东城军团都哗变了。”

    南宫雄霸从名“名将榜”上的排名是第十,不得不承认,他带兵治军还是有一(套tao)的,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就率领北城军团、西城军团出现在了东城军团的大营门口。

    此时哗变已经覆盖到了东星、东月两个师团,东(日ri)师团的师团长看到苗头不对后,当机立断的将队伍带离了军营,因此师团里的士兵受到太大影响。

    当南宫雄霸率领两个军团的兵力进入大营后,看到(情qing)绪暴虐的士兵们,他轻轻抬起左手,看到南宫雄霸的手势,他(身shen)后两个军团的二十万名士兵随即高声呼喊:“吼!”

    二十万铁血士兵高声一吼,声浪滚滚,气势如虹,如同巨钟高鸣,又似战鼓轰擂,那些(情qing)绪暴虐、已经失去冷静的士兵,被这一声震天((荡dang)dang)地的吼声一惊,顿时激((荡dang)dang)了一下,接着,士兵们渐渐恢复了清醒。

    “谢天谢地,终于来了,他要是再晚来一步,这里可就失控了,太及时了。”此时,内心最激动的人就要数凌侠了,他虽然想要借势烧两把新官上任的火,但没想到这第二把火烧过头了。

    当士兵们积压的不满(情qing)绪爆发后,居然演变成(禁jin)卫军哗变,而且覆盖了整整两个师团,这时凌侠已经控制不住士兵们的(情qing)绪了,他只能寄希望于南宫雄霸,此时此刻也只有南宫雄霸才能震慑住哗变的士兵。

    果然,南宫雄霸凭借多年积攒的军威,瞬间震慑住了数万士兵,来的路上,南宫雄霸已经查清了士兵哗变的经过,吼住那些士兵后,他冷冷的瞅着凌侠:“蛊惑军心哗变,当斩。”

    “大都督所言极是,来呀,把蛊惑军心哗变的主要当事人南宫四霸王给斩了,要不是他们四个,(禁jin)卫军又怎么会哗变。”凌侠假装听不懂南宫雄霸的话,竟然当众要斩杀南宫四霸王。

    趁着众人给南宫四霸王解绳索的空隙,凌侠把那些个被南宫四霸王欺压的士兵拽到南宫雄霸跟前,让他们把南宫四霸王平(日ri)里的所作所为说一遍。

    接着,凌侠又将之前撕碎的告示捡起来,因为之前装((逼))时把告示撕扯的太碎,所以没法拼接,无奈之下,凌侠只得攥着一把纸屑,递给南宫雄霸当证据。

    待那些士兵倾述完,凌侠把通令官和几名百夫长喊到南宫雄霸跟前,让他们把今晚的事(情qing)禀报一番,众人不敢隐瞒,把凌侠上任之后,南宫四霸王的所言所行,凌侠的一举一动,以及南宫冉赶来后的经过,详细的禀报了一番。

    听到凌侠曾当着士兵的面夸奖自己体恤下属,(爱ai)惜将士,与兵将同吃同住,跟兵士同甘共苦,南宫雄霸的表(情qing)稍微好转了一些,再看向凌侠时,他眼中的冰冷减少了几分。

    见南宫雄霸的态度缓和了许多,凌侠忍不住又添了把柴禾,他站出来揭发南宫冉:“大都督,之前军团长大人说帝都整个(禁jin)卫军兵团皆属于南宫家族,这句话可有些狂妄了,末将听到此话后,担心这番话引起外界猜疑,迫不得已之下,这才组织兄弟们予以纠正。”

    “南宫冉,你当真说过帝都整个(禁jin)卫军兵团皆属于南宫家族这句话?”南宫雄霸表(情qing)(阴yin)沉的看着南宫冉,他掌管百万(禁jin)卫军,独揽帝都军事大权,颇受皇室忌惮,因此他平(日ri)里极为谨慎,生怕一个不慎会引起猜忌。

    就在南宫雄霸满心烦躁时,南宫冉一脸紧张的来到近前,望着南宫雄霸的脸色,南宫冉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语气慌张的回答道:“这-----末将一时(情qing)急之下-------的确------说过这番话。”

    亲耳听到南宫冉承认了,南宫雄霸一脸(阴yin)沉的看着他,平复了一番(情qing)绪,他咬牙切齿的指着南宫四霸王:“你那四个不成器的儿子,有没有欺辱兵士、枉顾军法、嚣张跋扈、蔑视军纪?”

    “这个--------嗯-------这-------”吱呜了片刻,南宫冉硬着头皮说道:“他们四个年纪尚幼,不知军纪森然,因此-----平(日ri)里行事稍稍有些出格,大都督放心,末将一定会好好调教的。”

    “唉------慈父多败儿啊!”叹息着叹了口气,南宫雄霸一脸失望的看着南宫冉,来之前他本想保下南宫冉,以牺牲凌侠的代价来平息哗变,可是眼前这番变故令他措手不及,当着一众将士的面儿,他就是有心徇私也无能为力。

    见所有士兵都在盯着自己,南宫雄霸从心中衡量了一番,稍后,他语气洪亮的宣布道:“东城军团长南宫冉治军不利,引发士兵哗变,即刻起免去其东城军团长职务,消除品阶,革除军籍。

    南宫保、南宫卫、南宫朝、南宫廷四人无视军纪,败坏军风,嚣张跋扈、欺辱兵士,即刻起免去四人百夫长之职,消除品阶、革除军籍,责令其四人终生不准从军。”

    接着,南宫雄霸扫视面前士兵:“尔等(身shen)为帝国士兵,竟敢哗变反抗,按照军纪本应严惩尔等,但念在此次哗变事出有因,故不予追究尔等责任,下不为例,若再敢行此举动,必格杀勿论。”

    宣读完对南宫冉父子和一众士兵的处置决定,南宫雄霸眉头微皱的看着凌侠,心中盘算着该如何处置这个刺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