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新官连烧两把火
    刚刚凌侠上任时,面对南宫四兄弟的下马威,他没有退缩,而是借势来了一出新官上任三把火,把上任后的第一把火烧向了南宫四霸王,利用惩治南宫四兄弟的事(情qing)树立自己威信。

    本以为这件事(情qing)会就此终结,可没想到打了小的、引来了老的,南宫四霸王他爹也就是东城军团长南宫冉居然出面了,面对南宫冉咄咄((逼))人的气势,凌侠索(性xing)把心一横,决定再烧一把火。

    此时,南宫冉被凌侠挤兑的哑口无言,望着四周有无数士兵都在看他,南宫冉绝不能让凌侠把威信树立起来,沉吟了片刻,他眼睛一眯:“小小千夫长竟敢以下犯上,真以为本将对你无可奈何吗?

    本将今(日ri)以东城军团长之名,宣布解除凌侠千夫长之职,他不再担任第四千人队的千夫长,杖责四百,革除军籍,永不录用,东城兵团所有将士须与此獠划清界限,不得与其有任何接触。”

    “将军以和罪名问罪与我?”凌侠没有丝毫紧张惧怕。

    “本将治罪一个人,不需要任何罪名。”南宫冉冷笑道。

    “我可曾触犯军纪法律?”凌侠不卑不亢的质问。

    “东城军团本将说了算。”南宫冉露出一丝(阴yin)笑。

    “原来军团长把朝廷的(禁jin)卫军当成了自己的私兵。”凌侠说道。

    “是又如何?莫说东城军团了,帝都整个(禁jin)卫军兵团皆属于南宫家族,你殴打了南宫家族的嫡子,就要承受南宫家族的怒火。”南宫冉一脸的狂横和张扬。

    “假如末将触犯了军纪国法,军团长治罪末将,末将不敢不从。可如果军团长把东城军团当成了自己的私兵,徇私枉法而问罪于我,末将心中不服。

    末将虽说刚刚加入(禁jin)卫军,但却知道(禁jin)卫军纲领,(禁jin)卫军隶属(禁jin)城,忠于朝廷国家,守护帝都安危,保卫朝廷核心,威震八荒**,它属于国之重器,绝不是某些人的私兵。

    (禁jin)卫军大都督姓南宫,但是大都督却从未把(禁jin)卫军当成南宫一族的府兵私产,相反,大都督对手下士兵极为(爱ai)惜,每当有(禁jin)卫军士兵受伤患病时,大都督都亲自问候关(爱ai),与士兵同吃同住。

    但是反观军团长,你不但把自己的四个儿子养在(禁jin)卫军里混(日ri)子,对于他们祸害士兵、违反军纪的事(情qing)不闻不问,更以权谋私把他们四个晋升到了百夫长一职,他们何德何能?凭什么能当上百夫长?”

    说到这儿,凌侠高举双手,指着被吊在营房门口的四小霸王,环视了一圈,高声询问周围的那些(禁jin)卫军士兵:“像这种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被军团长晋升为百夫长,(禁jin)卫军兄弟们,你们服不服?”

    “嗯……”

    “这……”

    “呃……”

    “咳……”

    凌侠问完这句之后,本以为会有人响应自己,可他环视了一圈后,周围那些士兵全都吱吱呜呜的不敢开口,有些士兵想要附和几句,但是看到一旁的南宫冉后,那些人全都把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南宫冉对眼前的这一切很满意,看到凌侠怂恿了一番之后,没有一个人敢出声附和凌侠,南宫冉露出一丝冷笑:“看到了吗?这就是南宫家族的震慑力。”

    面对南宫冉的得意和挑衅,凌侠无奈的耸了耸肩,他转了一圈,看着四周那些敢怒不敢言的士兵,凌侠面无表(情qing)的叹息了一声:“我之前是战卫军,虽然(身shen)在战卫军大营,但心里却羡慕(禁jin)卫军。

    都说(禁jin)卫军士兵铁骨铮铮,宁死不屈不弯腰,都说(禁jin)卫军士兵豪气纵天,不惧强权护大夏。都说(禁jin)卫军士兵忠孝仁义,亿万兵中第一军。可是今天一看,你们配不上这种称号。

    不怪四个毛孩子敢欺负你们,也不怪别人把你们当做私兵,原来你们本就是一群怂包,被人欺负了连句话都不敢说,你们有资格守护大夏黎民吗?大家都是男子汉,你们现在掏掏自己的裤裆,看看裤裆里代表男子汉的那玩意儿还在么?”

    语气失望的点评了一番后,凌侠走到营房门口,把那些写有四小霸王欺辱士兵事迹的告示揭下来,揉成团撕碎扔到空中,满天碎屑飘散下,凌侠中气十足的怒吼了一声:“再问一遍,你们、服、不、服?”

    “不服!”

    “不服!”

    “我们不服!”

    “我们全都不服!”

    被凌侠这么一刺激,周围士兵压抑多年的(情qing)绪,终于全都被激发了出来,士兵们歇斯底里的呐喊着,高举着手中的兵器,发泄着积压已久的怨气和不满。

    随着众人的感染传播,一开始只是第四千人队附和呐喊,紧接着变成了万人响应,几息之后,整个师团沸腾了,与此同时,东(日ri)、和冬月两个师团的士兵也收到了感染,纷纷朝校练厂这边过来支援。

    “你-------你们-------放肆-------大胆……”看到士兵们出现了“哗变”的苗头,南宫冉害怕了,他急忙吩咐各师团长、万夫长、千夫长出面镇压各自的士兵,可为时已晚,将领们出面已经不管用了。

    “哥------怎么会这样呢?要是军队哗变,父亲大人可就罪责难逃了,这------这该如何是好?”

    “唉------早知道这样,之前就不该招惹那个姓凌的,谁想到他竟有这般本事?现在悔之晚矣!”

    “不好,父亲大人压不住了,师团长和万夫长也都压不下了,军心哗变,这怎么办呢?”

    “完了------哗变了,真不该招惹千夫长,要是知道会有这个下场,我肯定躲他远远的。”

    原本看到南宫冉来撑腰,一脸得意,想要报复凌侠的南宫四兄弟,现在全都傻眼了,看到士兵们暴戾森然的(情qing)绪,他们四个这才感觉害怕,此刻南宫四霸王悔的肠子都青了,后悔自己招惹了凌侠。

    不只是南宫四霸王懊恼后悔,就连南宫冉也被眼前的局势给吓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区区七品千夫长,竟然能够鼓动军团士兵哗变,早知道会这样,他决不会招惹凌侠。。

    军队士兵哗变,主帅副将死罪。看着气愤填膺的士兵,听着排山倒海般的呼啸声,想到后期要承担的责任,南宫冉额头上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