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一手遮天的神秘人
    看到南宫雄霸怒不可竭的表情,凌侠并没有表露出胆怯和惧怕,因为他事先已经猜到这个结果了,就在南宫雄霸掏出佩刀,打算一刀宰了凌侠这个大骗子的时候,凌侠开口说话了:

    “大都督千万别冲动,我虽然去了兵部,但没有交出彭烈,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做了妥善安置,如果大都督伤了我或者是杀了我,我的那些手下就会把彭烈送给兵部的夏尚书。”

    “哼——你以为本官好欺骗不成?如果你没有把彭烈交给夏远霄?那他怎么会升你的职?又怎么可能放你离开兵部衙门?”南宫雄霸满脸的不相信。

    “彭烈的确还在我的手中,以大都督的本事,只要派人查询一下就可验证真假。”话音落下,凌侠顿了顿,然后继续说:“至于兵部晋升我的职位嘛,那是我用一个条件交换来的。”

    “夏远霄会跟你谈条件?你倒是说说,你们交换的什么条件?”南宫雄霸有些好奇。

    “握手言和!”见自己说完后,南宫雄霸一脸的不解,凌侠便解释道:“因为彭烈的缘故,使得军方内斗,结果导致武将势力在“比武招亲”的事情上输给了文官集团,夏尚书对此很是窝火。

    担心继续内斗下去,后面还会被文官集团占便宜,因此夏尚书愿意跟大都督和解,可是因为面子的问题,他不好意思亲自出面,便让我当这个和事佬,希望兵部和禁卫军能够握手言和。”

    “你?”一脸鄙夷的看着凌侠,南宫雄霸露出一丝冷笑:“凌侠啊凌侠,你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啊,且不说你之前只是一个百夫长,就算你现在晋升成了千夫长,又怎么样呢?

    区区一个正七品的芝麻官,竟然妄想调解兵部和禁卫军的矛盾,你觉得你有资格当这个和事佬吗?夏远霄聪明一世,竟然被你这个黄口小儿耍的团团转,这真是太可笑了。”

    “大都督此言差矣。”没有在乎南宫雄霸的讥讽,凌侠一脸淡然对他说道:“这番话之前夏尚书也曾说过一遍,一开始,他也觉得我没有资格,可是我告诉他我手里有彭烈,这就够资格了。

    其实兵部和禁卫军之所以会爆发矛盾完全是叫彭烈闹的,大人获悉彭烈是武震山的同党后,想要把他送到三法司审讯,可是夏尚书却从中阻挠,非要把彭烈拦下,之后双方就爆发了矛盾。

    这么说吧,只要我把彭烈给妥善处置好,将他交到一个兵部和禁卫军都能认可的地方,这么一来,大都督和夏尚书的分歧点就不在了,只要大人和夏尚书握手言和,兵部和禁卫军的内斗就会停止。

    其实大都督要彭烈,无非是想查出袭击禁卫军的幕后主使者,兵部要彭烈,应该也跟幕后主使者有关,而沿途寻找我们的那股神秘势力,肯定也跟幕后主使者有所关联。

    大都督可以回忆一下,武震山出事后,兵部为什么没有跟禁卫内斗?当时夏尚书非但没有跟禁卫军撕破脸皮,反而积极配合三法司的调查,甚至还联手刑部去忠淼省肃查武震山同党。

    可为什么彭烈一出事,兵部那边的态度就转变了呢?武震山的品阶比彭烈高,职务也比彭烈高,按理说,兵部如果真想保全一人的话,那也应该保全武震山,为什么兵部最后却选择了彭烈?

    很简单,彭烈跟武震山不是一路人,武震山虽然是兵部的大将军,但他却背着兵部执行了其它势力的命令,事情败露后,兵部察觉了异常,所以他们积极配合朝廷调查,目的应该是为了拔除体内毒瘤。

    那股神秘势力既然能够支配武震山伏击禁卫军,这就表示他们潜伏在军队系统内,武震山行动败露,面对三法司的外部侦查,以及兵部和刑部的内部调查,幕后主使者即使再神秘,也得露出端倪。

    但是大将军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兵部和刑部从忠淼省进行了一番内部调查后,除了罢免几名军官,之后便没有了动静,但是没多久,兵部就以剿匪的名义,打乱了忠淼省战卫军的军队序列。

    短短几天的时间,忠淼省的战卫军便被打乱收编,甚至有的被遣散,那些被收编的战卫军,要么被调离忠淼省,要么被混合整编送上了战场剿匪,换句话说,忠淼省战卫军经历了一次兵部的大洗牌。

    从表面上看,兵部这么做无可厚非,可仔细一想,兵部的行动明显有些操之过急了,假如武震山此刻供出了一些同伙,恐怕找人都没法找,即使找到了人,能不能送到帝都还不知道呢,就像我这次。

    如果我这次稍微大意一点,半路上就得让人把彭烈给劫走,那股神秘的势力敢击杀战卫军,之前更敢伏击禁卫军,这说明他们的首领要么胆大包天,要么就——能够一手遮天,我更倾向于后者。”

    “你是说,那个能够调动武震山,下令伏击禁卫军,意图绑架公主的幕后主使者,是一个一手遮天的人?”听到凌侠的分析,南宫雄霸露出一丝凝重:“一手遮天?你确定?”

    “大都督要是早几天问我这个问题,我或许还不确定,但是经历了这次护送彭烈的任务,尤其是看到这次兵部的表现后,我还真有些确定了。”说到这儿,凌侠看了眼南宫雄霸:

    “那个幕后主使者既然选择从战卫军里面发展势力,这表示对方很看重军队。根据兵部之前打乱忠淼省战卫军的举动,以及兵部这次公然跟禁卫军抢人的表现。

    我判断夏尚书应该是知道了那人的身份,甚至也知道了对方暗中培育军方势力的事情,但是夏尚书却没有揭发,而是选择了帮对方善后,这次大张旗鼓的跟禁卫军抢人,搞不好也是受对方所托。

    夏尚书即是疆域之主,又是皇室亲王,连他都顾忌对方,难道对方不是一手遮天的人物吗?那人之所以不想让大都督得到彭烈,其实就是担心彭烈进到三法司,毕竟,三法司首脑都是忠于帝君的人。”

    凌侠的话在南宫雄霸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望着面前神色平静的凌侠,南宫雄霸惊骇的已经呆滞了,平复了一会儿,他才勉强使自己冷静下来:“你指的难道是那个人?可他为什么要绑架公主呢?”

    “我谁也没指,既不知道那个人的身份,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绑架公主。我只知道兵部尚书没有追查武震山私自调兵的背后细节,更知道刑部尚书至今没有查出绑架公主的幕后凶手。

    虽然彭烈暴露了,但那跟兵部和刑部没有关系,因为那是三法司查出来的,其实我已经猜到了答案,这起案件查到最后,最好的结果是不了了之,这也是我不交出彭烈的原因。”凌侠目光深邃的说。

    “会是这样吗?”沉吟了一会儿,南宫雄霸问凌侠:“你怎么确定夏远霄跟那个人不是一伙儿的?”

    “因为夏尚书为了跟你握手言和,可以不在乎彭烈的归处。”说完,凌侠轻轻一笑:“没见到彭烈就让放我走,这说明夏尚书根本不担心彭烈被三法司审讯,他担心的只是文官集团,假如夏尚书跟那人是一伙儿的,我现在可来不到大都督这儿。”

    “不错,如果夏远霄跟那个人是一伙儿的,那他此时肯定正严刑逼供的找你要彭烈呢。”自言自语了一句,南宫雄霸闭目沉思了一会儿,随后他睁开眼睛,叹息了一声:“罢了,握手言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